原标题:这个高平人!一块二买了件三千年前的商代青铜器,真的是商王后“妇好”之物?

上周末,应同事之邀,去省博物馆看了趟展,了解不少殷商文化和一位传奇女人的故事。

中国史 1司母辛铜方鼎本报记者 邱爽摄

1972年,

中国史 2

  讲述一位全能王后的传奇经历

高平的李玉振花1.2元

中国史 3

  “王后 母亲
女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日前在首都博物馆亮相。此次展出的文物包括青铜器、玉石器、甲骨器和陶器共411件套,分别来自中国社会科
学院考古研究所和河南博物院,部分文物属首次公开展出。这位中国历史上有据可查的第一位女将军,一生有着怎样传奇的经历?请大家跟着记者,到展览现场一探
究竟吧。

从当地的一家废品收购站原价买回

2017年是殷墟考古发掘九十周年,也是妇好墓发掘41周年。

  时代角色:中兴的王后

一件造型独特的“小铜盒”。

41年前的1976年,正是妇好墓的发现,这位之前只存在于甲骨文记载中的传奇女性,终于得到考古证实。

  1976年考古学家在安阳殷墟发掘了5号墓,该墓是目前已发掘的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墓葬,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朱乃诚介绍:“墓中出土青铜器上的‘妇好’铭文,以及以往出土的甲骨文当中对妇好事迹的记录,表明这座墓的墓主人就是商王武丁的妻子妇好。”

中国史 4

妇好,生活在公元前12世纪前半叶,距今约3200年,是商王武丁的王后,也是中国历史上有据可查的第一位女性军事统帅。在现存的甲骨文献中,她的名字频频出现,仅在安阳殷墟出土的1万余片甲骨中,提及她的就有200多次。

  武丁是商朝第23任君主,他起用出身低微的傅说为相,内修国政、外击强敌,将商朝国力推向鼎盛,史称“武丁中兴”。妇好墓中出土的大量青铜器、玉器、货贝、骨器和牙雕等文物,共计1928件,展现了武丁时期社会空前繁荣的景象。

2008年12月,

那么妇好又是怎样一位女性,为什么在甲骨文中出现频率如此之高,她的平生又有怎样的故事和经历呢?

  展览序厅一进门就能看见两件体型非常大的青铜斝(jiǎ,酒器),首都博物馆策划研究部副研究员冯好介绍,妇好墓出土的近两百件青铜礼器中,各种酒器占了大多数,体现了商人好酒的特点。这些青铜酒器造型和纹饰异常华丽,表现了商代在青铜冶铸方面高超的技艺。

75岁的李玉振因突发心梗不幸去世。

初识妇好

  社会角色:祭司与战神

李玉振之子李俊杰在整理父亲遗物时,

去展馆的路上,好友就充当历史小老师跟我讲解,因为她是河南人,对中原文化很感兴趣,这次我也是为了陪她。一路上就先聊起来了。

  妇好与我们所熟知的其他王后形象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她能够主持重要的祭祀活动,并且率领将士四方征战。“在出土的甲骨刻辞里,有几十条记载了她带领商
王朝举行重大祭祀活动。”冯好说,“祭祀在当时是非常重要的国家活动。一位女性能够代替男性主持祭祀,说明她的地位很高。”

无意中发现了这件“小铜盒”。

我说:妇好这个名字还取得真好,古时候的人也很会取名字的,妇好,妇好,就是好女人吧。

  妇好还是一
位能征善战的巾帼英雄。朱乃诚提到这样一条甲骨卜辞:“贞登妇好三千登旅万,乎伐[羌]。”意为妇好统率了1.3万人的军队,征伐西北方的方国羌。冯好解
释说,不能拿现在的军队人数和当时相比,根据甲骨卜辞记载,“一次战争,征兵人数一般是3000人左右,而妇好一次就征兵1.3万人,这是我们目前看到的
商代征兵最高纪录。”

经过近10年来不间断的研究考证,

同事对我这个无知小白笑着说:妇好并不姓妇,她是嫁给武丁以后,武丁给了她相当丰厚的封地和人口,在她的封地上,她得到了“好”的氏名,尊称为“妇好”,是一种身份和权利的象征,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就可以用这个名字的。

  展厅中有一对两件大铜钺,一件重9公斤,饰有虎食人纹,另一件重8.5公斤,饰有龙纹,两件铜钺均刻有“妇好”铭
文。关于这两件铜钺的用途,学术界有不同的观点。朱乃诚认为:“铜钺上有‘妇好’铭文,确实为妇好本人所使用。挥舞这两把大铜钺,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
的。”由此可见妇好身强体壮。而冯好则认为,铜钺是由新石器时代的玉钺演变而来的,在当时不是实战兵器,而是军权的象征。“妇好墓出土了4件铜钺,目前所
知商代出土铜钺最多的墓为7件,妇好墓是第二多的,说明妇好的军事权力是相当高的。”

并结合国内相关专家的鉴定,

后面同事还跟我讲了好多,印象中妇好是一位集恩宠与才华于一身的王后,只可惜英年早逝感,只活了33岁。

  无论是实战兵器还是军权的象征,众多的随葬兵器以
及甲骨卜辞中的记载,都印证了妇好执掌帅权、戎马一生的传奇经历,在她死后,武丁还将她作为战神来祭祀。“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商朝那样一个男权社
会,妇好能以女性身份参与这两件最重要的国家事务,足见她的才干出众和商王武丁对她的信任。

得出了惊人的结论:

中国史 5

  家庭角色:妻子与母亲

这件刻有铭文的“小铜盒”很可能是

司母辛鼎

  作为武丁的妻子,妇好也有“女为悦己者容”的一面。展览展出了数量众多的骨笄、玉人、玉鸟等造型精美的装饰性器物。“依据甲骨文的记载,商王武丁一共娶
了64位妻子,其中法定配偶是3位,妇好是其中最早去世的。”朱乃诚介绍说。尽管英年早逝,但这并不影响武丁对妇好的宠爱。妇好去世后,武丁将她葬在宫殿
区内、池苑之畔,墓上建有享殿,供武丁与后代追思祭拜。“这说明武丁对妻子的去世非常不舍,我们后来还发掘了武丁第二位法定妻子的墓葬,就位于偏远的王陵
区了。”冯好说。

商代末期的商王武丁之妻、

王后、母亲与女将

  在数量众多的随葬品中,有4件妇好儿子祭献的器物,展览序厅正中的司母辛铜方鼎就是其中一件,也是妇好墓出土的最重的
一件青铜器。铜方鼎原为一对两件,口沿下一周夔(kuí,龙纹的侧面像)龙纹为主纹饰。铭文“司母辛”铸于口下内壁,意思是妇好的子女为祭祀亡母辛而铸此
鼎,“辛”是妇好去世后在宗庙被供奉的庙号。“此鼎重达117.5公斤,需要四个人同时搬动。”冯好讲述了布展时遇到的难题,“普通展柜因为开门的关系,
只能两个人同时往上搬。所以我们特别设计了这个展柜,允许四个人站在四边同时使力。”

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女将军“妇好”所用之物。

进入展馆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这个方鼎:司母辛方鼎,是所属殷墟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这件器物
器身呈长方体,有两耳直立于口沿上,口沿下装饰一圈夔kuí龙纹。鼎的腹部四面每
面各有夔kuí龙四条。四柱足粗壮,足根部有兽面纹。此鼎重达117.5公斤,是不多见的商代大型重器

  为了让观众更加真实地看到妇好墓的现场情况,展览
特别设置了一个1∶0.9的复原墓坑,坑边放有VR(虚拟现实)眼镜,观众戴上眼镜,就能看到妇好墓的深度和随葬品,向上还可以看到享殿的3D模拟动画。
冯好说:“不光是为了满足大家的好奇心,也是想通过妇好的葬礼让观众了解妇好对于她的家庭和当时的社会有多么重要。”

中国史 6

内壁铸有铭文“司母辛”三字:
“司”有祭祀的意思。有观点认为,“司”是商王宫中的女官,其具体职务是掌管宫中祭祀,是世妇中地位最高的一种。

  来源: 光明日报作者:邱爽 李韵

父子“考古迷”

她们来自不同的诸侯国。由于她们身居要职并常伴商王左右,因此常常会被商王选为配偶。妇好就是这样被武丁选中的。
“母”是指母亲。 “辛”是妇好的庙号。庙号就是在宗庙被供奉时所用的尊称。 

在高平,熟悉李玉振、李俊杰父子的人,不仅知道这对父子是“考古迷”,而且还是当地很有名气的“草根学者”。

因此,有学者认为所有带有“司母辛”字样的器物,都是妇好的儿子孝己jǐ为她做的祭器。而大家熟知的司母戊方鼎也是如此,因被国家博物馆被广泛大家更广为了解。

李玉振是当地知名的兽医。由于热衷研究当地传统文化,他先后发表了《高平是中华丝绸的发祥地》等多篇考古论文。2008年12月29日,李玉振突发心梗,弥留之际留话给长子李俊杰:“多看看、多翻翻我的书籍。”

妇好墓中,出土了460件各式青铜器,这些器具上都刻有妇好的铭文,这次特展中展出了妇好生前使用过的各种生活器皿,铜斝、铜爵、圆鼎等盛酒器、炊煮器。

中国史 7

从这些造型风格各异的随葬品中,不仅反映了武丁时代物质文明的发展,也让我们看到妇好生前钟鸣鼎食,备受恩宠的一面。

1985年,李俊杰从部队复员。受父亲的熏陶,李俊杰对长平之战颇感兴趣,近些年来先后出版《长平之战史乘》《长平之役志乘》等专题研究书籍,成为晋城“研究长平之战第一人”。

未完待续、、、、、

“父亲溘然长逝,留下一件没有头绪、没有说法、没有名堂的商代青铜小方盒子。”李俊杰在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一个类似礼盒的布包装方盒,上面有一个标签:“带铭文‘妇好’二字的方形器人食用器,珍贵”。

看到父亲熟悉的笔体标签,从那时起,李俊杰开始对这件器物进行考证研究。一转眼就差不多十个年头。

中国史 8

1.2元买下的“废品”

作为一名医生,李玉振生前获得过国家医学专利。他的药方奇特,其中有方剂药中有一味“铜绿”的中草药。李俊杰听父亲解释说,“铜绿”是长期生长在铜器上的药材。

为获取“铜绿”,高平当地的废品收购站成为李玉振经常出现的地方,看到收购站收回的铜器,就刮点“铜绿”粉末回家。1972年,为找“铜绿”,李玉振又来到高平县寺庄废品收购门市部,在一堆废铜烂铁堆里无意中发现一件浑身上下都是“铜绿”的一件小长方形青铜盒。

中国史 9

看着造型独特的“小铜盒”,李玉振不忍心将其被铜解厂熔化,于是便照原收购价1.2元将其买了下来。

李玉振的突然去世,对李俊杰打击不小。为了不留遗憾,他决定将父亲所留下的“古玩意儿”,一件一件整理出来,作为历史遗物建一个博物馆留给后人参观。

当翻出礼盒里的“小铜盒”时,李俊杰感到器物外形特殊,为给以后留下可查阅的资料,于是决定为与此有关的高平县寺庄废品收购门市部主任刘富荣拍摄了几张照片。没想的是,刘富荣已于2003年去世。1995年李俊杰曾在废品收购门市部为刘富荣拍下一组黑白工作照片,也算是对如今缺憾的一个弥补吧。

中国史 10

1995年,刘富荣(右)在寺庄废品收购站

“小铜盒”上的铭文是“妇好”

8月22日晚7时,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见到了刚从外地出差回到晋城的李俊杰。

他从礼盒中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件被用卫生纸卷成的“纸绳”缠绕着的器物。去掉缠绕其上的“纸绳”,一件周身布满绿色锈迹的青铜器摆放在桌上。

与经常见到的青铜器相比,眼前这件青铜器的器型显得身材“娇小”:高15厘米,长14.5厘米,宽12厘米。青铜器分为顶盖和器身两部分,顶盖上有四只立体凤鸟造型,而器身四面布满凤鸟图案。

中国史 11

据《山海经》记载解释:“凤鸟首文曰德,翼文曰顺,膺文曰仁,背文曰义,见则天下和。”李俊杰说,凤鸟是道德仁义和谐的美好象征。

李俊杰打开台灯,手持一支小手电筒,光束不管是照射在顶盖,还是器身,青铜器周身长满的结晶体晶莹透亮,就像钻石一样闪闪发光。“如果是在不同颜色的光源下,这些结晶体就会发出不同的光泽。”在李俊杰的指点下,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看到,青铜器的器身有许多鼓起的“泡痕”,轻轻去掉,里面也露出熠熠发亮的结晶体。“这种斑痕业内俗称‘鸡屎斑’,是青铜器历经一定年代才能出现的现象。”这件青铜器出现的现象,与故宫博物院编《你应该知道的200件青铜器》、丁孟《论古代青铜器鉴定的四大要领》记载的特点相吻合。

青铜器器身底部成凹形,就在凹下去的部位有铭文。李俊杰说:“这是当时在铸造这件青铜器时,为将刻有‘妇好’铸在底部,上刻铭文的印章在盖章时形成了凹形。”篆体字字形较大,几乎占去青铜器底部的三分之一。

“这两个字,就是‘妇好’二字。”李俊杰说,当年父亲买回青铜器后,将器物上的泥土和“铜绿”进行过清理。“父亲生前对它很是钟爱,知道它的珍贵。从礼盒书写的标签文字可以看出,父亲已经认出了上面的铭文是‘妇好’二字,只是没有进行过深入研究和考证。”

顺着“妇好”二字的思路,多年来李俊杰一直想解开这个疑惑:“妇好是商代末期,商帝武丁之妻,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女将军。难道这件青铜器真的是妇好所用之物?”

查阅资料得知,1976年,考古工作者对位于河南安阳的妇好墓进行发掘。这座长约5米、宽约4米、7米多深的墓穴,墓上建有被甲骨卜辞称为“母辛宗”的享堂,是殷墟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墓葬。据说享堂原是商王武丁为祭祀妻子妇好而修建的宗庙建筑,尊其庙号为“辛”。

妇好墓虽然墓室不大,但保存完好,随葬品极为丰富,共出土青铜器、玉器、宝石器、象牙器等不同质地的文物1928件。值得注意的是,“妇好”铭文成为同类出土文物中的佼佼者,器小字大,特别彰显文字铸艺。经专家论证,妇好墓出土的大批青铜器,为殷商时期铸造最高工艺水平。采集的铜料是从云南运输过来的,经过千年地下埋藏,自然会生成一些结晶体。这些青铜器距今已有3300多年历史。

没想到的是,经与安阳殷墟青铜器拓片铭文比对,李俊杰父亲留下的青铜器上的铭文及其他特征与前者完全相同。

尽管找到了证据,但李俊杰却不敢大意,仍在寻找各种途径证实自己得出的结论。

机会来了!几年前,为筹建长平之战遗址博物馆,高平市有关部门邀请中国社科院专家就此考察。作为“晋城研究长平之战第一人”的李俊杰进入专家们的视线。

“我一直有建立长平之战博物馆的念头。”李俊杰记得,当时自己见到的都是中国社科院的夏商周三代考古专家。于是,他就将父亲留下的这件青铜器让专家们鉴赏,最终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去年,当时其中的两位专家先后专程来到晋城,再次对这件青铜器进行鉴定。”

中国史 12

“妇好”之物缘何流失在外?

从当年留下的标签来推测,李玉振认为自己买回的是一件“人食用器”青铜器。而从器物小巧玲珑的模样来看,李俊杰觉得很像是女人常用的首饰盒或胭脂盒之物,于是他给起名为“妇好胭脂盒”或“首饰盒”。

尽管“妇好之物”得到确定,但李俊杰心中仍存许多疑问。

1976年,国家发掘“妇好墓遗址”,是自1928年古史学家董作宾发掘甲骨文后对殷墟的首次大型考古研究活动。根据当年发掘的情况来看,妇好墓随葬品极为丰富,出土青铜器、玉器、宝石器、象牙器等,不同质地的文物1928件,刻有铭文的青铜器有近200件,其中有“妇好”铭文的就有上百件之多。

妇好墓保护完整良好,历史上并未发现被盗掘痕迹,意味着“妇好”墓室的物品,不可能流失在墓葬之外。

这件与妇好有关的精美之物会出现在高平?

按照郭沫若的定义,李俊杰手中的青铜器统称为“商代青铜方彝”。

“‘妇好方彝’出现在墓室之外,是很离奇,但又很正常。墓葬物品,不可能是她生前的所有和全部。流落民间的可能是赏赐、赠送、遗失等,多种情况并存。”李俊杰说。

据《易·未济九四》记载:“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与《既济九二》记载:“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表述相同。《竹书纪年》记载:“武乙三十五年,周王季伐西落鬼戎,俘二十翟王。”根据这些史料记载,说明妇好将军对鬼方进行长达3年的战争,此物有可能为带入战场的赏赐物。

最原始的“鬼方”,即古典意义上的“鬼国”。“鬼方”与“鬼国”究竟在哪里呢?李俊杰说,商代时期,“鬼方”也是说“鬼国”,在广义上讲是一致的,古上党地区应当是商代古鬼方与鬼国的核心区域。

据《路史》记载:“赤狄,隗姓。赤狄潞氏皆隗姓,故上党地。”李俊杰研究认为,“鬼方”是隗姓的地方。隗与槐皆之同音为姓,“鬼”为隗与槐姓的简写,为神农氏炎帝魁部落后裔。

据他推测,“妇好方彝”在上党地区出现,有可能是商王武丁之妻妇好将军当年征战上党地区“鬼方”的遗存物证之一。他认为,这件青铜器的出现,有助于揭开商代“鬼方”“鬼国”之谜。

中国史 13

妇好

妇好,好姓(古音(zǐ),同子姓),中国历史上有据可查(甲骨文)的第一位女性军事统帅,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女政治家。“妇”为亲属称谓。铜器铭文中又称“后母辛”是因为她的庙号称辛,即乙辛,周祭卜辞中所称的妣辛。祖庚、祖甲的母辈“母辛”也就是她。

中国史 14

出土的大量甲骨卜辞表明,在武丁对周边方国、部族的一系列战争中,妇好多次受命代商王征集兵员,屡任军将征战沙场。曾统兵1.3万人攻羌方,俘获大批羌人,成为武丁时一次征战率兵最多的将领。参加并指挥对土方、巴方、夷方等重大作战,著名将领沚、侯告等常在其麾下。在“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传·成公十三年》)的商代,妇好还经常受命主持祭天、祭先祖、祭神泉等各类祭典,又任占卜之官,为武丁统治集团的重要成员。曾率兵镇压奴隶反抗斗争。竭心尽力维护奴隶主阶级统治和特权,深受武丁宠幸,被封于外地,担负守土、从征的重任。卒于武丁时期。

中国史 15

因此武丁十分喜欢她,她去世后武丁悲痛不已,追谥曰“辛”,商朝的后人们尊称她为“母辛”“后母辛”。妇好墓于1976年于河南安阳殷墟发现,墓中的谜团正在不断发掘之中。

中国史 16

采写: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吉毅

编辑:山西晚报全媒体编辑 赵亮

未经申请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