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讯 14日下午,虽然阴雨绵绵,但三坊七巷水榭戏台因成为首届福建省福州评话展演季的书场而暖意融融。福州评话表演艺术家张彬官开讲评话《闽都别记》,涌来了200余位评话迷,创下了水榭戏台修复之后一场演出观众最多的记录。新华社、中新社也派出记者采访。

图片 1

6月21日,恰逢中国传统节气中的夏至。于福州乌塔会馆上演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州评话和伬艺专场表演,拉开2017“文化福州?艺术闽都‘宜夏’榕城文化艺术季”序幕。

  《闽都别记》成书于清乾隆年间,共四百零一回,120多万字。它以章回小说形式描写了福州地区的社会生活,记录了大量的民间传说、历史故事、地方掌故、风俗习惯、名胜古迹、俚谣俗谚、方言土语等等,保存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可以补正史、方志的不足,是研究福建地方史和社会学、民俗学及语言学的重要参考资料。有人说,要了解闽都历史风俗,应先读《闽都别记》。这也是张彬官以开讲《闽都别记》亮相首届福建省福州评话展演季的原因。

11日,首届福建省福州评话艺术展演季“闽韵流香·福州评话名角篇汇演”在福州乌山脚下的海峡文博院举行,现场观众多为“白发一族”。

21日,恰逢中国传统节气中的夏至。于福州乌塔会馆上演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州评话和伬艺专场表演,拉开2017“文化福州·艺术闽都‘宜夏’榕城文化艺术季”序幕。

  张彬官,1956年生于福州仓山城门。他将讲评话作为自己的终生事业,源于小时候听了一次评话大师毛钦铭的评话。那次,毛钦铭深入乡间讲评话,大师的精彩表演和乡亲们对评话的如痴如醉,使张彬官立志一辈子献身评话事业。于是,他拜毛钦铭为师学习评话。张彬官坚持评话表演30余年,获奖众多,曾被评为福州评话十佳演员。他还是福建省曲艺家协会会员、福州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福州市创新评话艺术团领导成员。

福州评话,素有“中国曲艺活化石”之称,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作为福州老百姓曾经最喜爱的文艺样式之一,2006年,它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如今,这个“活化石”却面临着失传之忧:市场萎缩、演员改行、创作陈旧、后继乏力……

福州市曲艺团著名评话演员、福州“评话三杰”之一黄仲梅的第三代传人刘宜威声情并茂地表演传统评话《怒打韩通》。

  在今天的福州评话界,56岁的张彬官仍属少壮派,这也使得他对振兴福州评话有极强的使命感。表演结束,他对众多来祝贺他演出成功的评话迷们坦承:我们的艺术水准与前辈们的水平距离还很大,我们需要不断学习。他认真征求观众及与会专家的建议。他说:看到有这么多听众来听,我们没有理由不更加努力。

这让艺人和福州评话的爱好者们忧心忡忡,许多人开始站出来,力挺这项在苦苦挣扎中的古老艺术,为它的传承、发展尽一份力。

福州市曲艺团著名评话演员、福州“评话三杰”之一黄仲梅的第三代传人刘宜威声情并茂地表演传统评话《怒打韩通》。

  14日,先后有200多位观众从四面八方赶到水榭戏台听评话《闽都别记》。如果说,前天是座无虚席,14日则可说是站无空间。不少人因为连站着听的地方都没有,一边说着明日一定早点来,一边带着遗憾而去。还有评话迷埋怨雨下个不停,说要不然天井里还能站些人。

“大腕”们的隐忧

舞台上,福州市曲艺团二级演员、福建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州伬艺项目传承人林艳红等自弹自唱福州伬艺《虾米俤》;著名评话演员、福州“评话三杰”之一黄仲梅的第三代传人刘宜威声情并茂地表演传统评话《怒打韩通》精彩纷呈,时不时博得台下观众阵阵喝彩声。

  14日,张彬官开讲迎来的第一次掌声,是他将福州晚报对振兴评话所做的努力编到评话里,声情并茂地连唱带说,得到了观众的认同,报以掌声。据了解,这也是福州晚报第一次入福州评话。

6月11日上午,乌山脚下格外热闹。作为首届福建省福州评话展演季的压轴大戏,“闽韵留香·福州评话名角名篇汇演”在这里举行。这是近十年来,老中青三代评话名角的首次同台演出。

福州市曲艺团著名评话演员、福州“评话三杰”之一黄仲梅的第三代传人刘宜威声情并茂地表演传统评话《怒打韩通》,受到福州市民喜爱。

  (福州晚报记者 刘琳文 杨勇)

81岁高龄的福州评话国家级传承人毛钦铭,已阔别舞台多年,此次为了让更多福州人重新认识福州评话艺术,他再度登台表演一段《飞龙传·瓜园招亲》,博得阵阵喝彩;已较少出现的评话伬唱也东山再出,著名评话名角方民忠和伬唱名角林艳红登台再现经典之作《孔雀东南飞》;国家一级演员王秋怡以其独创的“牵丝嗓”演讲现代题材,韵味悠长……

福州市曲艺团著名评话演员、福州“评话三杰”之一黄仲梅的第三代传人刘宜威声情并茂地表演传统评话《怒打韩通》,受到福州市民喜爱。

但是,在精彩热闹的背后,却是这些名角大腕、文艺界人士对评话艺术前景的担忧。

林艳红说,有人把伬唱比作古城福州飘忽不散的灵魂。福州儿女不论走到天涯海角,耳畔都会回荡起这温暖肺腑的乡曲。

“现在我们表演,来听福州评话的年轻人很少,都是老年人居多,有些福州的年轻人也听不懂福州话了。”表演结束后,大汗淋漓的王秋怡擦着汗对记者说。

刘宜威表示,希望借榕城文化艺术季的平台,把福州评话这门“非遗”传统艺术形式进行推广,让年轻一代得以了解、传承。

的确,虽然现场看台、楼梯上都坐满了人,但从舞台上向下望去,来看评话的,都是白发老人,年轻人寥寥无几。

福州市曲艺团二级演员、福建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州伬艺项目传承人林艳红精彩演绎福州伬艺。

“许多地方已经好多年没听到铙钹声了,要不是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加以保护,下一代年轻人将不知评话为何物。”著名福州评话编剧黄宗沂感叹道。

福州市曲艺团二级演员、福建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州伬艺项目传承人林艳红精彩演绎福州伬艺。

省曲艺家协会常务理事、一级编剧徐鹤苹谈起几十年来,福州评话的步步式微,也感到万分惋惜:“上个世纪60年代,福州有2个评话团队,100人左右。发展到80年代已有11个团队,绝大多数的区县都有自己的评话团队。但到了90年代,福州评话艺术表演人员急剧萎缩,大多数区县的表演团都消失,如今只剩下福州、闽侯和创新曲艺团,人数回到了60年代的百人左右,演出场次也寥寥。”

福州评话从悠远的唐宋走来,诉说着历史的一路风尘,在中国曲艺大家族中有“人文活化石”之美称。“现场听评话,沉浸在不绝如缕的钹声里,会感觉千年百载时光的流转,深深被吸引。”现场观众、“90后”在读女硕士生王玮对中新网记者说。

观众变了,评话没跟上

据介绍,从夏至到立秋的50天里,艺术季将举办2场大型文化比赛、31场精品文艺演出、8场大型文创活动、近100场公益性文化活动,不仅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带来精彩的表演,还有带着榕城特色的剧目表演轮番上演,充分展示闽都文化魅力。

回忆起评话风行福州的场面,身为评话编剧的黄宗沂自豪感十足——

主办方表示,此次艺术季将集中展示五年来福州市文化发展成果,不仅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还将有优质的文化艺术项目落户福州,推动本地文化活动品牌的建设。

那时候,福州城乡只要有人烟所在,就能听到评话的铙钹声,爱好文艺的乡亲,都会哼上几句评话序头,说上几段评话故事。一场表演下来,听众少则一两百人,多则上千人,特别是名家演出,邻村的群众都会从三五里外赶来,跟赶集似的热闹。那时候,协会有创作组、每月有书会,老演员看家书少则一二十本,多则三五十本,每逢重大节日,评话艺人倾巢而出,散布在乡村各个角落。

福州市曲艺团二级演员、福建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州伬艺项目传承人林艳红精彩演绎福州伬艺。

当年如此繁荣的福州评话,为何如今却遭遇如此尴尬?

福州市曲艺团二级演员、福建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福州伬艺项目传承人林艳红精彩演绎福州伬艺。

“评话先生越来越老,书本越讲越旧,书价越来越高,市场越来越小,听众越来越少。”
20多年前,鼓楼区曲艺团团长、评话名家王东晞先生就曾这样概括福州评话。用来形容当下的局面,仍然再合适不过。

作为福州市宜夏艺术季的重大落地文化赛事之一,“夏青杯”朗诵大赛福建赛区比赛暨福建诗词大会将在艺术季期间密集推出。目前,福建省的12个分赛区的比赛已经完成,福建赛区总决赛也将在福州举办。

“上世纪90年代之后,群众文化娱乐的方式极大地丰富起来,观众的眼界开阔了,但是福州评话艺术的前进步伐太慢。”徐鹤苹分析,“老的表演艺术家一个个都离开了,新的人才却很少。福州的曲艺培养机构太少了,评话艺术人才非常不够,书目也在减少。”

有闽剧版《人民的名义》之称的《兰花赋》在艺术季期间将再次上映,也将由刚刚荣膺第28届戏剧“梅花奖”的吴则文领衔出演。

听众断代,是福州评话式微的症结所在。有演员坦言,现时讲书经常遇到这样的尴尬局面:听众少,少到只有七八人。东家为了招揽听众,发糖果、香烟、八宝粥,即使这样,听的人也多不到哪里去。

此次艺术季由中共福州市委宣传部全程策划,在炎炎夏日为民众送去沁人心脾的文化艺术享受。

“现在人民群众的文化水平和审美观普遍提高了,但评话书本却存在格式陈旧、内容陈旧、人物陈旧、语言陈旧的现象,听众注定只有老人,注定一天比一天少。中青年有太多的娱乐,不愿往老人堆里扎,小孩讲普通话,听不懂评话。这一拨老人走了,新一拨老人还会听评话吗?”黄宗沂说。

后继无人,是评话几十年来始终面临的危机。评话和演员都是在演出市场中孕育成长的,市场不景气,便很难招来新人,即使招来了,没有发展前景,也很难留得住。继承成问题,发展则更难。

“一个铙钹一个天”

“福州评话是多么有魅力的艺术,一个演员撑起一个场,‘一个铙钹一个天’,让你两三个小时站着都不愿意走。它是福州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挥之不去的故乡情结,是在外的游子心头那一份思乡之情。”省曲协副主席、市曲艺团团长陈晓岚这样形容福州评话。

传承好评话,是历史遗存给福州的任务。所幸的是,福州评话的式微已经引起许多人的重视。

持续五个月的首届福建省福州评话展演季,是由省曲艺家协会、福州市民俗文化研究所等单位为了培养评话新人、激活评话市场而设立。五个月来,为观众奉献了70余场评话演出,举办三场学术研讨会,宣布了“保护福州评话倡议书”,编纂了第一册福州评话少儿培训教材,并在小学开办了福州评话少儿兴趣班,由评话名角授课。在一定程度上,让福州评话重新出现在市民面前。

近年来,福州市曲艺团在振兴评话方面也作了许多努力。如抓精品创作,产生一批优秀曲目和演员,在全省乃至全国获了大奖;建立八旗义演书场、尽量吸引听众等等。“针对听众越来越少,我们在福州选了九个社区,定期去演出;加上政府的接待性演出、老百姓花钱请我们的表演,这样算下来一年也有700场演出。”
陈晓岚说。

评话艺人们也在积极“自救”。作为福建省民间文化十大优秀传承人,这几年,王秋怡和她的同行们不断地在走进校园、走进乡镇表演评话,把评话艺术带到学生和广大人民群众之中,让他们认识到福州评话这种表演艺术形式,也让更多人听一听福州话。“福州评话和其他戏曲形式有很大不同,不但有评也有唱,是民间方言地区的较突出的表演形式,我相信在有福州方言的地区一定会有人看的。”

“福州评话是深深扎根福州地方文化的艺术,有深厚的土壤。只要有福州话的地方就会有福州评话。”王秋怡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