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掘单位: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临沂市文广新局  沂水县博物馆
  
发掘领队:郝导华   

   
规模较大、规格高、结构特殊、时代明确、出土遗物丰富,是山东近几年来东周考古最重要的发现之一“纪王崮”位于山东省沂水县西北40公里处,隶属泉庄镇。崮顶面积约0.45平方公里,为沂蒙山区唯一有居民曾常年居住的大崮,号称“沂蒙七十二崮之首”。现整个山崮已开发为旅游景区,名“天上王城”。

发布时间: 2012/4/19 9:42:45 被阅览数: 次
文/本报记者乔显佳片/本报记者张中
沂水纪王崮崮顶春秋大墓考古正在进行中。18日,考古人员主要对墓室部分进行清理,以期开棺解开诸多疑问,为林林总总的墓主身份寻找定论。
一直在现场指导本次考古工作的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教授任相宏认为,崮顶春秋墓从发掘到现在,处处透着一个“怪”字,并断言:“小怪”将积累成“大怪”。
第1怪>> 诸侯葬在山巅上
任相宏眼中的“怪”,首先是这座墓葬选择的地点。一般来说,春秋时期诸侯王的墓葬,都是在都城之中,建设在平原地带,纪王崮春秋墓建在海拔577.2米的山巅上,全国绝无仅有。
古墓选在山顶将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比如交通不便,运输困难。任相宏根据多年考古发掘研究经验分析,成殓墓主的棺椁以及为数众多的随葬品不可能是在山上制作的。如何从山下运上来是一个大难题。如今的天上王城景区四面几乎都是陡峭的山崖,古代遗留下6处山门,可以登上崮顶。只有走马门,才可以让宽大的棺木通过马车拉拽上山。2500年前的古人是不是从此上来,暂时无从得知。
据介绍,相对棺室一次制成,不排除椁室是材料上山之后,另行组装。目前,考古人员共发掘出成组马车4辆,据估测,若不被施工破坏,原有马车可能达到10辆。已发现的4辆车均有使用痕迹,很有可能是墓主人生前使用的马车。
也正是因深藏人迹罕至的荒凉崮顶,且历代史籍中未发现有记载,使它成为国内同时期考古中极为罕见的未遭盗掘的诸侯王级墓葬。
第2怪>> 青铜重器不合礼制
任相宏说,崮顶春秋墓葬从出土器物以及墓室规格等方面综合考虑,“有可能是山东有春秋考古以来分量最重的”。经清理统计,在南北长28米、东西13.6米的范围内,北边箱出土以乐器为主的青铜器51件,南边箱出土以礼器为主的青铜器35件。任相宏发现,这些青铜器与1975年沂水县刘家店子莒国墓出土青铜器外形有较大差别。“怪怪的,感觉不合礼制。”任相宏说。
除了这86件青铜器,还发掘出土一种叫“斤”的青铜器,以往山东春秋墓非常少见;一件三角形的大型“戈”,据专家讲叫鍨,这种青铜器以往在中原地区都不多见,在山东是首次发现,主要出现在我国南方等地。它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墓中还出土一件外形犹如龙头的东西,名称暂且不知。另外,还出土一件玉戈,尽管体积较小,但制作十分精美。
任相宏说,上述4件多为礼器,等级高,出土时摆在一起,它们的存在再次证明崮顶春秋墓为诸侯王或国君级别的大墓。
第3怪>> 成片灰痕因何而留
在墓室西侧一道平台上,出现一片长28米、宽3.6米的草木燃烧留下的黑灰。省考古所所长郑同修非常关注灰痕下埋有什么,并大胆推测可能有殉人。
但考古队往下发掘了十几厘米发现,没有证据表明下面有殉人,也没有出土其他物件。预计下面还有20厘米,下一步会发现什么?任相宏说,这些灰痕的出现很奇怪,是古人祭祀所留,还是其他缘故?
目前,崮顶春秋墓中发现至少5具陪葬者的遗骸。郑同修介绍,陪葬和殉葬意思完全不同,前者埋葬的是墓主的亲近者。比如2005年省考古所曾发掘一座战国墓葬,经骨龄测量,竟有43名年龄在18-25岁的年轻女性为其陪葬。陪葬者有自己的棺木,甚至有随葬品。而殉人则是像殉羊、殉狗一样杀人随葬。崮顶春秋墓葬有出土殉人的可能性。
第4怪>> 3处陪葬墓夹在椁室中
任相宏介绍说,从发掘情况看,崮顶春秋墓的墓室和车马坑近在咫尺,原来应是同在一座封土堆之下。而在以往考古部门发掘的春秋时期墓葬中,墓室与车马坑均分开。考古专家分析,也许是崮顶的狭长地形,使得当年修建墓葬者决定因地制宜,特别设计了这座结构“很怪”的墓葬。
郑同修还提到,崮顶春秋墓的3处陪葬墓均夹在椁室中间,这在以前未曾出现过。为何如此安排,值得探究。
除此之外,就车马坑而言,2号车上载有鼎、鬲、敦3件倒置的青铜器,以及铜矛等,也是以往春秋考古中所未见的。这3件青铜器分别是煮肉、盛肉之物,任相宏认为,它们相当于今天的“行军锅”。
任相宏表示,深埋于高山之巅的这座春秋大墓,缘何有如此多的奇怪之处,吸引考古人员去继续发掘研究,不排除与当时一些不为人知的政治事件有关。
来源:齐鲁晚报 编辑:秋痕

  
“纪王崮”位于山东省沂水县西北40公里处,隶属泉庄镇。“崮”是沂蒙山区特有的一种地质景观,其特点是山顶部平展开阔,其周围峭壁如削,再向下坡度由陡至缓。“纪王崮”崮顶面积约0.45平方公里,为沂蒙山区唯一有居民曾常年居住的大崮,号称“沂蒙七十二崮之首”。现整个山崮已开发为旅游景区,名“天上王城”。

   
2012年春节前夕,天上王城景区管理委员会在崮顶修建水上娱乐项目的施工过程中,意外发现了部分青铜器及其残片。临沂市文广新局、沂水县文广新局闻讯后,立即赶往现场,责令停止施工,对受损文物遗迹进行覆土保护,同时收缴了出土文物,并及时上报山东省文物局。省文物局责令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赶赴现场考察,确定为一座古墓葬(M1),需进行抢救性发掘,随即上报国家文物局。


  
   
2012年春节前夕,天上王城景区管理委员会在崮顶修建水上娱乐项目的施工过程中,意外发现了部分青铜器及其残片。临沂市文广新局、沂水县文广新局闻讯后,立即赶往现场,责令停止施工,对受损文物遗迹进行覆土保护,同时收缴了出土文物,并及时上报山东省文物局。省文物局责令山东考古所赶赴现场考察,确定为一座古墓葬(M1),需进行抢救性发掘,随即上报国家文物局。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2年2~7月,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当地文物部门,组成考古发掘队对墓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期间,得到了各级文物主管部门、地方政府及景区的大力支持。

文物考古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经国家文物局批准,2012年2~7月,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当地文物部门,组成考古发掘队对墓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期间,得到了各级文物主管部门、地方政府及景区的大力支持。

   
在纪王崮顶上,自南向北分布着三个大的岩丘。其中,最大的一个在中部,俗称“万寿山”。海拔高度为577.2米,也就是纪王崮的最高点。而最南部的岩丘位于景区“天池”的南邻,俗称“擂鼓台”,这次发掘的墓葬就位于“擂鼓台”的北部。

  
   
在纪王崮顶上,自南向北分布着三个大的岩丘。其中,最大的一个在中部,俗称“万寿山”。海拔高度为577.2米,也就是纪王崮的最高点。而最南部的岩丘位于景区“天池”的南邻,俗称“擂鼓台”,这次发掘的墓葬就位于“擂鼓台”的北部。

 

  
   
墓葬形制较为特殊,墓室与车马坑共凿于一个岩坑之中。墓葬破坏较为严重,其北部为早年修蓄水池时被毁坏,墓葬的东半部分也已遭到完全破坏,侥幸的是墓葬主墓室部分保存较好。根据残存部分判断,墓圹呈长方形,墓葬南北长约40米,东西宽约13米左右,其南部为墓室,北部为车马坑。

文物考古 2

 

 

文物考古 3

   
墓葬形制较为特殊,墓室与车马坑共凿于一个岩坑之中。墓葬破坏较为严重,其北部为早年修蓄水池时被毁坏,墓葬的东半部分也已遭到完全破坏,侥幸的是墓葬主墓室部分保存较好。根据残存部分判断,墓圹呈长方形,墓葬南北长约40米,东西宽约13米左右,其南部为墓室,北部为车马坑。

 

   
该墓葬为带一条墓道的长方形岩坑竖穴木椁墓,由墓室、墓道、车马坑三部分组成。墓葬口部整体呈长方形,墓壁斜内收,西部二层台保存相对较好,东部二层台破坏较为严重。

车马坑

   
墓道东向,位于墓葬东南部,正对内椁室,呈东高西低的斜坡状,与墓室交接处被景区施工破坏。东西残长4米,南北宽3.6米。

  
   
该墓葬为带一条墓道的长方形岩坑坚穴木椁墓,由墓室、墓道、车马坑三部分组成。墓葬口部整体呈长方形,墓壁斜内收,西部二层台保存相对较好,东部二层台破坏较为严重。 

   
椁室位于墓室中部,由外椁和内椁构成,外椁北部被景区施工破坏。从残存痕迹推断,外椁南北长10.7米、东西宽5米。内椁位于外椁中部,其东部被景区施工破坏掉一小部分。内椁呈长方形,长3.26米、宽1.94米。盖板横向,塌落在棺上。在内椁的底部,分别横向放置两根南北向垫木。其南、北各有一个边箱,在内椁和边箱之间及棺室西侧分布着三个殉人,皆为一棺。

 
   
墓道东向,位于墓葬东南部,正对内椁室,呈东高西低的斜坡状,与墓室交接处被景区施工破坏。东西残长4米,南北宽3.6米。

   
棺室为重棺,外棺木质已朽,仅存木灰和漆皮,呈长方形,东西长2.5米、南北宽1.35米。内棺呈长方形,长2.25米、宽1~1.04米。腐朽严重,仅存两端端板,部分侧板只存有少许木质。棺上髹有较厚的红漆和黑漆。在棺内的底部铺有一层厚约6厘米的朱砂。人骨已腐朽不存,仅在头部发现一些已腐朽的灰白色粉末,应是墓主的骨骼腐朽痕迹。从朽痕和头饰、项饰看,墓主头向东,葬式不清。在墓主人骨架周围有大量朱砂。

   
   
椁室位于墓室中部,由外椁和内椁构成,外椁北部为景区施工破坏。从残存痕迹推断,外椁南北长10.7米、东西宽5米。内椁位于外椁中部,其东部被景区施工破坏掉一小部分。内椁呈长方形,长3.26、宽1.94米。盖板横向,塌落在棺上。在内椁的底部,分别横向放置两根南北向垫木。其南、北各有一个器物箱,在内椁和器物箱之间及棺室西侧分布着三个殉人坑,皆为一棺。

   
在朱砂之间,亦即墓主的周围出土了数量较多的玉器,器形有玉琮、玉戈、玉虎、玉人、玉觿、玉璜、玉环、玉玦、玉牌饰等等,另有玛瑙、绿松石串珠等。内椁下有殉犬一只,应象征“腰坑”,但没有明确的范围。

  
   
棺室为重棺,外棺木质已朽,仅存木灰和漆皮,呈长方形,东西长2.5、南北宽1.35米。内棺呈长方形,长2.25米、宽1~1.04米。腐朽严重,仅存两端端板,部分侧板只存有少许木质。棺上髹有较厚的红漆和黑漆。在棺内的底部铺有一层厚约6厘米的朱砂。人骨已腐朽不存,仅在头部发现一些已腐朽的灰白色粉末,应是墓主的骨骼腐朽痕迹。从朽痕和头饰、项饰看,墓主头向东,葬式不清。在墓主人骨架周围有大量朱砂。

 

  
   
在朱砂之间,亦即墓主的周围出土了数量较多的玉器,器形有玉琮、玉戈、玉虎、玉人、玉觿、玉璜、玉环、玉玦、玉牌饰等等,另有玛瑙珠、绿松石饰、骨珠等。内椁下有殉犬一只,应象征“腰坑”,但没有明确的范围。

文物考古 4

 

 

文物考古 5

   
殉人三个,分布在内椁的北、西、南三面。殉人均有各自的木棺。南北两侧的殉人头向东,西侧的殉人头向南而面向东。在南侧殉人的左下肢处,随葬一件铜舟。

 

   
南边箱为木质结构,已朽为灰痕。东西长3.6、南北宽1.7米。箱上部有一层厚5-9厘米的动物骨骼,主要是动物的肋骨和肢骨。其下,从有陶器的范围向东,有一层较厚的鱼类等小动物的骨骼。部分鱼骨架完整。由于较细小,部分已塌落于器物的下面及周围。箱内随葬有陶器、铜器、漆器。出土铜器有鼎、鬲、簠、罍各7件、铜敦3件,另外,还有5件铜羞鼎。所有铜器锈蚀较为严重。陶器仅有陶罐7件。随葬的漆器皆已完全腐朽,仅存痕迹,器形难辨。

玉人

   
北边箱也为木质结构,其东部被施工破坏一部分。东西残长3.46米、南北宽1.6米。北边箱内出土铜錞于2件、甬钟一套9件、镈钟一套4件、钮钟一套9件、石磐一套10件、铜舟4件,铜征、铜甗、铜罍、铜壶、铜盘、铜匜、古瑟各1件。另外还有铜剑、钺、斤、箭头、凿等。施工破坏出土的有铜盂、鼎、豆炉、罍、剑、箕、盘各一件,其中,铜鼎铭文5行27字(含两字重文):“华孟子作中叚氏妇中子媵宝鼎,其眉寿万年无疆,子=孙=保用享”。铜盂铭文7行38字(含两字重文):“惟王正月初吉丁亥,邛白厚之孙 
君季  自作滥盂,用祀用飨,其眉寿无疆,子=孙=永宝是尚”。

   
殉人坑三个,分布在内椁的北、西、南三面。殉人均有各自的木棺。南北两侧的殉人头向东,西侧的殉人头向南而面向东。在南侧殉人的左下肢处,随葬一件铜舟。 

 

 
文物考古,   
南器物箱为木质结构,已朽为灰痕。东西长3.6、南北宽1.7米。箱上部有一层厚5-9厘米的动物骨骼,主要是动物的肋骨和肢骨。其下,从有陶器的范围向东,有一层较厚的鱼类等小动物的骨骼。部分鱼骨架完整。由于较细小,部分已塌落于器物的下面及周围。箱内随葬有陶器、铜器、漆器。出土铜器有鼎、鬲、簠、罍各7件、铜敦3件,另外,还有5件铜羞鼎。所有铜器锈蚀较为严重。陶器仅有陶罐7件。随葬的漆器皆已完全腐朽,仅存痕迹,器形难辨。
  

文物考古 6

   
北器物箱亦为木质结构,其东部被施工破坏一部分。东西残长3.46、南北宽1.6米。北器物箱内出土铜錞于2件、甬钟一套9件、镈钟一套4件、钮钟一套9件、石磐一套10件、铜舟4件,铜铙、铜甗、铜罍、铜壶、铜盘、铜匜、古瑟各1件。另外还有铜剑、钺、镞、凿等。施工破坏出土的有铜盂、鼎、罍、剑等,其中,铜鼎铭文5行27字(含两字重文):“华孟子作中叚氏妇中子媵宝鼎,其眉寿万年无疆,子=孙=保用享”。铜盂铭文7行38字(含两字重文):“惟王正月初吉丁亥,邛白厚之孙
君季  自作滥盂,用祀用飨,其眉寿无疆,子=孙=永宝是尚”。 

 

 
   
墓室东侧的二层台被施工破坏,只残余东南角。西侧二层台完整,其底面经过焚烧,局部烧成红烧土面。在其上部发现大量的动物骨骼、牙齿、碎陶片等。   

   
墓室东侧的二层台被施工破坏,只残余东南角。西侧二层台完整,其底面经过焚烧,局部烧成红烧土面。在其上部发现大量的动物骨骼、牙齿、碎陶片等。

   
车马坑位于墓葬的北部,其南部被景区施工破坏,北部于2003年修蓄水池时破坏,现存南北残长7.5米,东西上口宽4.1~4.4米,东西底宽3.6米。残存马车四辆,中部两辆遗迹完整,南北两端的两辆遭到破坏。每辆车有两匹马,马骨保存较好,木质车体腐朽严重。马车为独辕车,由车衡、车辀、车舆、车轮等构成,马头部位一般有马饰、马镳等,脖子部位一般套一圈铜串珠。车衡部位有车轭等。在2号车内出土有鼎、鬲、敦三件车载青铜礼器,这种现象非常少见。

   
车马坑位于墓葬的北部,其南部被景区施工破坏,北部于2003年修蓄水池时破坏,现存南北残长7.5米,东西上口宽4.1~4.4米,东西底宽3.6米。残存马车四辆,中部两辆遗迹完整,南北两端的两辆遭到破坏。每辆车有两匹马,马骨保存较好,木质车体腐朽严重。马车为独辕车,由车衡、车辀、车舆、车轮等构成,马头部位一般有马饰、马镳等,脖子部位一般套一圈铜串珠。车衡部位有车轭等。在2号车内出土有鼎、鬲、敦三件车载青铜礼器,这种现象非常少见。

  
   
除西侧二层台与墓室的西二层台相连外,车马坑东侧还有一利用页岩形成的相当于“生土”的二层台。台南部被景区施工毁坏,北部的西部被蓄水池打破。台顶面不平整,凸起的平面间形成多处凹槽。现存平面上又有成排成列的柱坑,坑中部为柱洞。这可能与当时的建筑有一定的关系。

   
除西侧二层台与墓室的西二层台相连外,车马坑东侧还有一利用页岩形成的相当于“生土”的二层台。台南部被景区施工毁坏,西北部被蓄水池打破。台顶面不平整,凸起的平面间形成多处凹槽。现存平面上又有成排成列的柱坑,坑中部为柱洞。这可能与当时的建筑有一定的关系。

  
   
根据出土的器物及墓葬形制,M1应属春秋中晚期。据清代康熙十一年《沂水县志》记载:纪王崮“在县西北八十里,巅平阔,可容万人,相传纪侯去国居此”。然而根据考古发现,此墓却有许多莒地的风格。因此,墓地性质的确定有待进一步的研究和考古新发现。

   
在纪王崮山顶上还有古城墙、胭粉泉、六大城门等多处历史遗迹。在纪王崮以西的深门峪村附近,还存在点将台、拦马墙等古代遗迹。根据出土的器物及墓葬形制,古墓属春秋时期。而该墓的发掘,为这些遗迹的年代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旁证。据清代康熙十一年《沂水县志》记载:纪王崮“在县西北八十里,巅平阔,可容万人,相传纪侯去国居此”。然而根据考古发现,此墓却有许多莒地的风格。因此,墓地性质的确定有待进一步的研究和考古新发现。

   
考古发掘情况表明,纪王崮春秋墓规模较大、规格较高、结构特殊、时代明确、出土遗物丰富,是山东近几年来东周考古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具有十分重要的科研与保护价值,引起了学术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墓葬凿建在七十二崮之首的纪王崮上,而崮是沂蒙山区特有的一种地质景观,这种现象实属罕见,是一种全新的埋葬类型
。椁室与车马坑凿在一个岩坑之中,也少有发现。为以后的考古学研究,提供了新的线索。墓葬出土的文物量大精美,时代特点鲜明,不仅出土带铭文的青铜礼器,还出土成套的编钟、编磬等乐器及成组的玉器等。因此,为东周礼乐制度的研究及铜器、玉器制造工艺和技术的研究等提供了一批非常珍贵的实物资料。无论墓葬所处的环境、墓葬的结构、内部出土的文物等,都蓄含丰富的文化内涵。这次考古新发现,对揭开纪王崮历史传说的神秘面纱,对研究该地区历史和春秋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工艺技术、墓葬制度等具有重要的科学、历史和艺术价值。(郝导华)

   
考古发掘情况表明,纪王崮春秋墓规模较大、规格高、结构特殊、时代明确、出土遗物丰富,是山东近几年来东周考古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具有十分重要的科研与保护价值,引起了学术界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墓葬凿建在七十二崮之首的纪王崮上,而崮是沂蒙山区特有的一种地质景观,这种现象实属罕见,是一种全新的埋葬类型
。椁室与车马坑凿在一个岩坑之中,也少有发现。为以后的考古学研究,提供了新的线索。墓葬出土的文物量大精美,时代特点鲜明,不仅出土带铭文的青铜礼器,还出土成套的编钟、编磬等乐器及成组的玉器等。因此,为东周礼乐制度的研究及铜器、玉器制造工艺和技术的研究等提供了一批非常珍贵的实物资料。无论墓葬所处的环境、墓葬的结构、内部出土的文物等,都蕴含丰富的文化内涵。这次考古新发现,对揭开纪王崮历史传说的神秘面纱,对研究该地区历史和春秋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工艺技术、墓葬制度等具有重要的科学、历史和艺术价值。该墓又发现在天上王城景区,游客较多。因此,通过宣传,能促进公众考古的开展,使考古成果惠及民众,提升当地文化,促进旅游开发等。同时,也为进一步保护和展示利用打下了比较好的基础。(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郝导华 邱波 张子晓 尹纪亮 耿涛 李健)

 

(《中国文物报》2012年10月12日8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