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制度的比较

清末中国人选择制度的漫谈

制度自信是一个国家的民众对自身制度的认可,是对制度绩效的一种积极评价,这种积极评价是建立在客观的制度绩效基础之上的。

一剪闲愁

世界史 1

决策效率;制度;中国;政党制度;政治制度

从秦朝开始,中国两千年一直是承秦制,为什么中国有此超稳定结构?虽然有朝代更替,但沿用秦制两千年一直没变,为什么?

Mania

制度自信是一个国家的民众对自身制度的认可,是对制度绩效的一种积极评价,这种积极评价是建立在客观的制度绩效基础之上的。决策效率、执行效率和最终成效都是制度绩效的有机构成部分,决策效率的高低影响着制度绩效。在当前的语境下,“制度自信”中的“制度”指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一整套相互衔接的制度体系,不仅包括作为我国根本政治制度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还包括作为我国基本政治制度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以及建立在上述制度基础上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等各项具体制度。人们常说我国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这突出说明了我国的制度优势,尤其是我国政治制度在决策效率上的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独特设计,决定了就决策效率而言,我国的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比以三权分立、多党竞争为主要特征的西方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具有非常突出的优势。

相对应的是,中国超稳定结构,造成中国富庶两千年。置于世界史背景下看,秦制真是天才构想

1919年中国爆发了五四运动,当时绕中国一圈,除了革命革命再革命的俄国,都是殖民地。1919年的中国是一个被殖民地和封建君主制国家包围的国家,当年的中国人也是单纯的可怕,洋洋自信自己是远东唯一的共和国。

根本政治制度:决定一国决策效率的基础

Mania

五四运动还是有私心,要读历史。尤其要读民国史,尤其尤其要读民国政治史,尤其尤其尤其要读民国政治思想史。

一个国家决策效率的高低,首选取决于该国的根本政治制度。西方国家采取以三权分立即分权制衡为基本原则的政治制度,而中国则采取了“议行合一”为基础的根本政治制度,两相比较,议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在决策效率上具有明显的制度优势。

盯着制度也不完全合适,中国政治制度史也是不断演变的。比如在汉宋,尤其是西汉和南宋,就比较的倾向于削弱君权。在唐明清,就比较强调君权。强调的原因和方式不一样。

今天中国各种乌烟瘴气污泥浊水的回潮,80%有民国祖师爷,20%可以一眼看出所以然。

三权分立原则在西方国家政治制度中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其中美国的政治制度最为典型地体现了这一原则,即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各自独立,三权的法律地位完全平等,在实践中相互监督、相互牵制。三权分立原则最初是资产阶级要求与封建贵族分权,是适应资产阶级革命的需要,向封建阶级争夺政权的产物。但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和发展,封建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分权逐步让位于资产阶级内部的分权。三权分立原则在西方国家资产阶级反对封建专制的斗争中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是资产阶级夺取政权的指南,同时为资产阶级夺取政权之后平衡各种政治力量搭建了妥协、合作的平台。因此,三权分立相对于封建专制和个人独裁是一种历史的进步,它有利于调整资产阶级内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但这种权力制衡往往导致国家不同机构之间的相互扯皮,使国家的权力不能完全集中,导致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决策效率和执行效率低下。鉴于此,列宁对未来无产阶级政权组织形式的期望是,“摆脱议会制的出路,当然不在于取消代表机构和选举制,而在于把代表机构由清谈馆变为‘工作’机构”。中国共产党总结了资产阶级分权制衡原则和议会制的弊端及其在中国不成功的实践,创造性地提出了“议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一剪闲愁

一剪闲愁

“议行合一”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一种根据民主集中制建立起来的权力结构,其中立法权高于行政权和司法权,表达国家意志的立法权和执行国家意志的行政权是一致的,行政权和司法权必须服从立法权,不能与立法权相抗衡。毛泽东早在抗日战争行将结束之际,就提出了对未来政权组织形式的设想:“新民主主义的政权组织,应该采取民主集中制,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决定大政方针,选举政府。它是民主的,又是集中的,就是说,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只有这个制度,才既能表现广泛的民主,使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有高度的权力;又能集中处理国事,使各级政府能集中处理被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所委托的一切事务,并保障人民的一切必要的民主活动。”邓小平用简明的语言指出了人民代表大会制的优点:“我们实行的就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院制,这最符合中国实际。如果政策正确,方向正确,这种体制益处很大,很有助于国家的兴旺发达,避免很多牵扯。”

汉唐宋元明清制度,都是在秦制大框架下的修修补补。

咨议局:1905年,清廷向全国人民宣布实行“预备立宪”。次年,颁布九年预备立宪诏——这成为中国政治参与的开端——与此同时,模仿西方立宪制国家国会的咨议局开始在各省筹设。1907年10月清廷正式下令筹设咨议机关。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并不是对西方议会制或三权分立制等政体的完全否定,而是吸收了西方代议制的精髓,并借鉴了苏联的苏维埃制度,根据自己的国情建立起来的。首先,它创造性地解决了执政党与代议机构的关系,确立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确立了党在国家权力结构中的权威地位,有助于党对国家政权的领导,有利于全民意志的统一。这是保证决策效率的领导基础。其次,民主集中制原则保证了我国决策效率的组织基础。建立在民主集中制原则基础上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一方面体现了广泛的人民民主,另一方面,又保证了人民意志的统一和国家权力的统一,保证了决策的效率。邓小平同志指出:“我们的制度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社会主义国家有个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干一件事情,一下决心,一做出决议,就立即执行,不受牵扯。……没有那么多相互牵扯,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就这个范围来说,我们的效率是高的。”第三,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有利于中央政令统一,把各种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迅速组织调动起来,保证了高效的决策能够产生高效的执行效果。

Mania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
10月19日上谕筹设。次年7月22日颁布咨议局章程及咨议局议员选举章程后,各省着手选举。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摄政王载沣(1883~1951)命各省根据《咨议局章程》设立咨议局。

姚崇明确提出了,皇权固则天下安。明朝把宰相都削了啊。

至1909年9月,全国除新疆外各省都设立了具有地方议会形式的咨议局。并于10月14日同时召开第一次常年会。1910年10月3日又召开第二次常年会。

——百度

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帝王是老板,先成立项目,选用一个最合适这个项目的员工来做项目经理。然后再制定项目管理规则和任务目标,根据整个项目的进度和绩效,完成效果,对项目经理进行绩效评估。

1912年清朝倾覆。鸦片战争、太平天国都没能倾覆清朝,而咨议局做到了。清廷罢免铁路总理杨寿潜,浙江咨议局带头抗旨。时间是1910年,并产生连锁反应。

根据绩效评估,定他的奖金。如果完不成的,则扣发工资,将为普通员工甚至辞退,甚至涉嫌刑事犯罪报警抓起来坐牢。后世之人,受儒家对法家长期以来的污名化妖魔化影响,一听到法家,就以为是喊打喊杀的酷刑伺候。

Mania

其实不是这样,法家的主旨,就是项目导向,以应事为宗旨,在法家的眼里,没有解决不了的项目,只有不能胜任的庸才。按照现代社会的眼光来看,法家的思想,是很现代很超前的。

药不对症,是要吃死人的。

自从管仲商君韩非之后,中国几千年以来,社会组织这个庞大的机器,都是以法家的思想来运转的。所谓,三千年皆施秦政。

一剪闲愁

Mania

咨议局是代表地方利益,议员是离开农村移居城市的缙绅们担任。

首辅制度是权摄,不是法定和官方意识形态支持的,大一统的官僚制度也不是中国政治制度的全部。

cry on my shoulder

康河的桥

渐进式好还是激进式好?

明朝权臣对皇帝地位制约也很深啊!所以用宦官来制约大臣。

一剪闲愁

Mania

从鸦片战争开始,稳定中国两千年的社会结构开始发生变化,至今未定型。在之前,任何外来民族与势力进入中国,都被这种稳定结构社会同化。中国被鸦片战争打蒙了,开始全面学习西方。

比较完善的还是三省六部制,明朝真没有什么权相。一个个炙手可热的内阁大学士,基本皇帝都能轻松在制度内咔嚓掉。

Mania

康河的桥

民国连着战国。

张居正呢?

一剪闲愁

Mania

是的,民国六个字可以概括、军阀混战、被侵。

张居正也没有权相的地位,如果太后和冯宝有一个掉链子张居正只能瞎,事实上最后也瞎了。威权的顶层,制衡的中层,普遍参与的底层,这是在秦制的框架下,最终中国政治比较清明的时期普遍实际拥有的政治制度。

Mania

这一点,和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是契合的,亚里士多德认为最好的政治是君主、贵族和民主的结合,只不过中国人比他走的远一步。比如,民主,在中国就变成了普遍参与。

你是哪个国家的人?要知道这个问题到80年代,还有可能难倒山沟沟里的村妇村夫。

普遍参与和民主的区别,实际上比柏拉图更巧妙的补充了民主政治的缺失。柏拉图理想国要哲学家王,看准的就是城邦民主的病。政治,至少一般行政是带有极大的对直间接经验的要求的,是有一定的技术性的。

几个大的现代国家都是革命过的。

民主政治一旦无条件扩大,就会陷入人人有责没人负责的境地。柏拉图去从民主的外面找解决方案,寄望哲学家王去说服事实上的盲目民众,不现实。

cry on my shoulder

中国为参与政治划定了一定的条件,一方面参与政治必须有相当的直间接经验的累积。另一方面国家应该为这种直间接经验的累积提供条件。

第一次改革开放-洋务运动学的军事,失败了。第二次辛亥革命学的政治制度,失败了。被同化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是数量的绝对优势地位

最终使得能达到条件的人基数足够庞大,政治的参与也就在不民主有条件的情况下,事实的做到了条件允许下的最广泛的参与。

Mania

近代西方政治理论喜欢用法律法治去约束民主可能的盲目,照样有问题。一方面,法条来自民主原则;一方面,法条又要限制民主原则;这是一个自循环式的死结。所以标榜民主的西方政治,在实际操作中根本只能退回精英政治。

秦国的成功,和共产党的成功也是有共同点。我是觉得土改的经济意义已经很多人分析了,土改的社会心理学的意义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一剪闲愁

先秦西周春秋的国家认同是怎样的?秦是怎样的?汉唐是怎样的?宋明清是怎样的?

西方政治制度构建是那几个因素?三权分立吗?

cry on my shoulder

Mania

那会没有国家概念国家意识,跟部落的性质差不多,董仲舒功不可没。

孟德斯鸠说权力制衡,没说三权分立。是因为恰好美国是三权分立,就约定俗成成了三权分立。但是,几经摸索,美国人的总统的法定可能权限其实和皇帝(尤其是西汉的皇帝)差不了多少。

一剪闲愁

中国的权力制衡,最后还有一个事实的权威,皇帝也是有条件的。理论上中国没有君权神授,人君获命于天,拿到的是命,命就是命令。授权在其次,授命是第一位的。权是为了履行命令而赋予的。这种命,后来又可以理解为使命。

是儒学的大一统、天下观,大学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每个精英的自觉。

姚崇说皇权固则天下安,不是说要皇帝去制衡大臣。而是说皇帝要在知道自己做皇帝是为了什么、使命是什么的前提下,允许皇帝便宜行事。

Mania

调动具备制度制衡的百官去行使皇权,制衡的还是百官。法家有势术法,就是这种调动制衡的技术手册。

儒家和国家主义像不像?很像。儒家和国家主义一样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国家主义把国家作为前提,儒家的类似国家主义的表达,是一个近乎伦理的链条的结果。

世界史 2

另外,董仲舒这个人我很不喜欢。他对大一统的贡献、对两汉社会整合的贡献,不如汉武帝。

来源 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cry on my shoulder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儒家和国家主义很多方面是重合的

Mania

董仲舒并没有意识到他要去创造一个时代和一种未来,他没有这种自觉,只是推销自己的思想而已,有这种自觉的是汉武帝。

cry on my shoulder

世界史 ,他是个谋士而已

Mania

但是国家主义绝不会允许丁忧。

cry on my shoulder

怎么看英国的光荣革命和法国的大革命之间的对比?两个不同的道路,这两个对中国的晚清走向很有借鉴意义。

法国走的激进路线,彻底的革命,革命的结果是革出来一个拿破仑皇帝,英国光荣革命的妥协换来的是日不落的大英帝国。或许晚清该走光荣革命路线。

Mania

北洋政府关于巴黎和会和学生运动的通电:“且此亦属法兰西的革命动乱,必无可取”。北洋政府时代,中国知识阶层的共识是法国革命不可取。

cry on my shoulder

晚清最后几年的清末新政改革的步子迈的大,比如什么咨议局,可惜大家已经不耐烦了

Mania

不耐烦的合情合理。

cry on my shoulder

直接葬送晚清的保路运动中,晚清政府的做法也不一定就是错的,铁路国有的政策是对的。

Mania

和这些都没关系了。还是最开始说的,在一个普遍没有建立现代国家认同的社会,你出于“国家利益”的行动,没有可能获得支持。

民间没有国家认同,知识分子早就民族主义盛行要祛除鞑虏,现在我们看,国家利益要求我的私人集团让度部分权益,再正常不过,当时的人不这么看。

cry on my shoulder

如果当初大家都有妥协的意愿,采取渐进式改革,或许结果大不一样。中山先生后来改了,不驱除鞑虏,要五族共和。

Mania

北洋以后的国家认同,在知识分子之中虚幻的建立起来了,袁世凯称帝的考量也不完全是没有政治自觉的胡闹。

cry on my shoulder

那会,最适合中国的政治制度或许是君主立宪制,虚君制。董仲舒也用天人感应限制皇帝权力,所以英国的这个君主立宪制和董仲舒的这个有点类似。事实上,英国也学习借鉴了中国的文官制度。

Mania

虚君共和好,但是做不到。满清做不到。北洋也做不到。两汉的社会整合,是历史选择了董仲舒,不是董仲舒创造了历史。而选择的董仲舒,是因为其他学派不能满足历史的需求。

事实上,董仲舒以前的战国时代,有各门各派从不同某个方面,解决了大一统的社会整合问题。而董仲舒的学说在很多方面是退步的。

来源: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