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繁衍生息中,龙和虎以其威武神圣,共同构筑了民族的图腾。龙为天子和神圣的象征,虎则深入到了民间,成为百姓的保护神。各类民间艺术都以虎为创作对象,如民间说唱、剪纸、年画、雕刻(石、木)、泥(面)塑、刺绣、布艺等。其中布老虎就是一种古代就已广为流传的儿童玩具,是俗雅共赏的民间手工艺品。

从小到大,父母亲都特别喜欢给我买传统的喜庆物件,比如布老虎,这个习惯从未变过,直到现在。红彤彤的小物不仅寄托着父母亲的虔诚的祝福,也透着浓烈的地域风情,每每看到,都能把我瞬间带到那个梦回牵绕着的地方,遥望着残缺,昨日的城楼,吼一句秦腔,你热泪纵横,娘亲还守在城门外,妹妹在风雨中等待…

老虎是凶猛的野生动物。它雄健壮伟,威风凛凛,勇猛顽强,无所畏惧,向有王者风范。对于生产和生活条件都很落后的古人来说,虎的凶猛强大无疑是对他们的威胁。他们惧虎、怕虎,继而由惧怕到敬畏,把虎当做图腾崇拜,并尊之为祖,奉之为神,多方面祈求它庇护保佑,这便产生了崇虎习俗。

  布老虎的传说和习俗

图片来源于网络

神明贤能的“祖宗”

  布老虎主要产地集中在山东、河南、山西、陕西四省。在山东17市均有流传,尤以潍坊、临沂、滨州、胶州、济宁、枣庄最具特色。有关布老虎起源的传说,各地都有很多不同的版本。比较一致的说法是据《山海经》记载,相传在东海渡朔山上有一棵树枝弯曲伸展三千里的大桃树,一直伸向东南方的鬼门,山洞里的鬼神都要由此出入。树下有兄弟两个神将把守,名叫神荼、郁垒,两人力大无比,技艺高强。兄弟俩驯服了山上的虎群,命令它们看管好桃树。通过他俩的辛勤劳动,桃树长得枝繁叶茂,眼看着桃子就要成熟了,一群恶鬼冲上山来,企图抢摘桃子。兄弟俩指挥着群虎与群鬼拼杀在一起,哥哥用桃木棍将鬼击倒,弟弟用苇绳将鬼绑住。打翻一个,捆住一个,虎便吃掉一个!不一会儿就消灭了大部分的恶鬼,剩下的恶鬼见势不妙,狼狈逃去。战斗胜利了,神荼、郁垒的名字传遍了人间。老虎的名气也随之大震,成为百兽之王、恶鬼的克星,是坚强、勇敢的象征,被祖先视为神兽。此外,在民间方言中,虎与福谐音,有赐福、镇宅、生财等文化内涵。因此,虎形器物常被人们用来避邪。

布老虎的存在源于民间百姓对虎的崇拜。虎崇拜最早源于伏羲时期,早于后世所崇拜的龙图腾。老虎不仅勇猛无敌,而且对自己的幼崽特别保护,故民间有“虎毒不食子“的说法,因此,人们把虎作为生命保护神和繁衍生育之神。

民俗学家乌丙安曾说过:“在我国东北、华南产虎的山林间,民间崇拜虎和虎神已成为古老传统了。”事实正是如此。我国东北的赫哲、鄂伦春、达斡尔等少数民族,过去都生活在深山老林中,靠狩猎为生。他们经常跟老虎“亲密接触”,对老虎非常崇拜。赫哲族人的阿克腾卡氏族,认为其始祖为一赫哲女子跟虎婚后所生,因而他们不怕虎,也不猎取所喜欢吃的动物,将虎奉若神明。鄂伦春人还把老虎尊为“兽王”,如果在狩猎中误杀了老虎,要像安葬长辈一样为老虎举行隆重的葬礼。

  老百姓更是把虎看做是儿童的保护神,小猴孩,你别哭,给你买个布老虎;白天拿着玩,黑夜吓麻胡。民间在春节、元宵节以及新生婴儿洗三(婴儿落生三天时)、百日、周岁生日、两岁生日,以及平日里喜欢让孩子穿虎头鞋、戴虎头帽、睡虎头枕,有些地区连小围嘴也绣成虎头形。山东沂水民间还流传很多关于老虎的俗语,如家里有狮虎,平安又幸福,摸摸虎头,吃穿不愁;摸摸虎嘴,驱邪避鬼;摸摸虎背,荣华富贵;摸摸虎尾,十全十美。

与此同时,在社会生产力低下的时代,百姓们对于自然和疾病都无法科学地去认识,只能将其之于看不见、摸不着的恶鬼。百姓希望战胜它,于是便把这个希望寄托在理想中的英雄人物和老虎这种猛兽身上。

我国西南的少数民族中,也有许多崇虎民族。如居住在云南巍山、南涧等地的彝族自称是“虎族”,不但以虎自命,其十二兽历法也以虎打头。住在凉山和哀牢山的彝族自古以来都实行火葬。据说人死后若不火葬,就难以还原为虎了。还有的地区的彝族有过“老虎节”的风俗。“老虎节”从每年农历正月初八日落时开始,到正月十五太阳升起时结束。节日期间,全村户户敬香供“虎神”,每户人家都要从门前到屋里跳一场舞,以驱邪除祟,求“虎神”保护。他们认为只有过虎节人口才会繁盛,六畜才会兴旺,庄稼才会丰收。白族也把虎奉为祖先,自称是虎的儿女。他们还把白虎当神供奉,并认为人被虎食后就可以成仙。而纳西族则把虎当作贤能的象征。他们认为虎日吉祥,选择虎日外出可得到虎的保佑。虎日出生的孩子也被认为非同一般,备受重视。

  新中国成立以前,医学不发达,新生的娃娃夭折多,要把一个小孩养大成人确实不容易。乡民们把孩子夭折认为是邪魔作怪,而老虎被认为是威力无比的象征,能降伏一切。因此,人们把老虎作为娃娃健康成长的保护神。妇女们用布做一些老虎放在家里。端午节,把做好的布老虎里边装上艾叶,缝在娃娃肩膀上,叫艾虎,用来镇邪除恶。同时,鲁南地区流行送老虎枕头的育儿风俗。新生儿要在出生8-12天时绞头,一般是女孩第9天、男孩12天。俗称九绞娘娘十绞官,十二绞得是状元,也有的则是九绞娘娘八绞官,十二绞得是状元。姥姥来绞头,并送布老虎,表示祝福。

1. 布老虎的简易制作

驱鬼御凶的“门神”

  布老虎无尖角、硬刺,突出了团块美,符合民间玩具共有的造型法则,显现出一种简约美和质朴美。在沂水农村,布老虎伴着小娃娃长大,白天是玩具,晚上是枕头。小孩枕这种枕头不易落枕,十分舒服。

布老虎制作,从一针针、一线线的缝制中,将满腔的爱意缝入其中。而今,市面上也随处可见布老虎,但那些多是流水生产的玩具,少了几分传统的味道。一个地道的布老虎(包括虎头鞋、虎头帽)必须是纯手工缝制的,制作工艺极其复杂,虎眼、虎眉、虎嘴、虎鼻,不仅要靠针线和布缝制而成,还要辅以刺绣、拨花、打籽等多种针法。

族也有崇虎的习俗。因为老虎的形象威武雄壮,古人便把它当作门神供奉,于除夕日将虎的画像张贴在门上,以驱鬼御凶,趋吉避害。这种风俗,最早可追溯到周代,《周礼》上就有“居虎门之左,司王朝”的记载。东汉学者应劭在《风俗通义》中说:“上古之时,有神荼与郁垒昆弟二人,性能执鬼。度朔山上有桃树,二人于树下简阅百鬼,无道理,妄为人祸害。神荼与郁垒缚以苇索,执以食虎。于是县官常以腊除夕饰桃人,垂苇茭,画虎于门,皆追效于前事,冀以御凶也。”这说明“画虎于门”之风在汉代已广泛流行。至晋代,此风仍兴盛不衰。晋干宝在《搜神记》中写道:“今俗法,每以腊终除夕,饰桃人,垂苇索,画虎于门,左右置二灯,像虎眠,以驱不祥。”以后这种习俗又不断发展、演变,从贴门神扩展到悬挂带虎的图画。如华北各省除夕时,家家都在正厅内悬挂镇宅的“神虎图”,福建漳州则流行除夕挂《五虎图》年画,而山东潍坊一带则在除夕挂《神虎图》年画,其意都是让“神虎”保佑,驱鬼御凶,守家护财,确保平安。

  布老虎的风格特征

制作布老虎的材料及工艺也各不相同,较常见的是把棉布、丝绸缝制成形,内部有的装填锯末、谷糠、棉花,也有的在虎肚子里边充以蚕沙、艾叶或荞麦皮、豌豆皮。[1]

避邪禳灾的“瑞兽”

  因为布老虎是纯手工制作,所以没有统一的规格式样,心灵手巧的妇女们用手头不同的材料,凭着自己的想象和审美缝制出造型和形态迥异的布老虎。她们缝制的布老虎,改变了老虎原形,在形态上夸张了布老虎的头部,虎头的大小几乎与虎身相同,大幅度地收缩了老虎的身子、尾巴,缩短了四条腿,并突出表现了眼睛、嘴部,腿部和尾部大多比较短小,以头大、眼大、嘴大、身小来突出布老虎勇猛威严的神态,凸显了不肖形似,而求神似的传统艺术风格。

匠志Craft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虎还被视为“瑞兽”,是勇猛、威严、正义、吉祥的象征。根据这一特点,古人还把许多物品做成虎形,用以避邪禳灾。

  由于我国各地、各民族风俗习惯不同,布老虎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装饰和姿态,有的稳重宁静,有的活泼乖巧。如作为国家文化名片的山西黎侯虎,四肢粗胖,昂首站立,大有武将关公的风范;陕西关中地区的布老虎就特别喜欢使用五毒图案;拟人化的河南淮阳布老虎则是早期人类繁衍崇拜的物化和象征;山东各地的布老虎则着重在头部设计,宽大的嘴,洁白锋利的牙齿,两只粗壮的牙齿向两边吐露,借以表现老虎的雄威。但是嘴角做得弯弯向上,似有嘻笑状,加上黑白相间的球状眼睛,脑门上黑黑的王字,又叫兽中之王变得憨态可掬。

我国许多地方,人们在五月端午这天要佩戴用艾叶制成的“艾虎”,产蚕茧的地方则佩戴用蚕茧制成的“茧虎”,还有的在儿童背上系彩帛制的虎头,以此来“镇五毒”,消祸殃。

  在沂水农村给小孩做的布老虎,用的是做衣服剩下的边角余料,用料方便,色调鲜艳,在造型上夸张变形,重在寄情寓意,追求神似而不拘泥于形似的特色,达到了怡情寄趣的目的。它不仅反映着农民意识和民间文化心态,还具有装饰效果,强调喜庆色彩。特别有趣的是这种布老虎,除了虎头上那个王字可以代表老虎的兽中之王身份外,那圆凸的眼睛,直端的耳朵,弯曲上翘的尾巴,粗短的腿和猫相差无几。它既能使人感到虎的威猛雄壮,又能使人感到猫的娇憨天真。圆鼓鼓,胖乎乎,十分讨人喜爱。其主要风格特征:

2. 各地布老虎特色

有些地方,给儿童穿虎头鞋,戴虎头帽,玩虎头形布玩具,甚至连孩子的枕头也做成虎形,据说这样就可以保佑孩子平安,长命百岁。陕西省西府等地婴儿过满月时,舅家要送去一只黄布做的小老虎,祝愿孩子将来像老虎一样威武强健;进大门时,要把布老虎的尾巴折断一节,丢在门外,以使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无灾无难。在浙江海宁地区,每到端午时节,人们除了赛龙舟、包粽子等活动外,外婆和舅舅还要为新出生的小外甥准备虎头帽、老虎衣,由外婆在端午节这天送到女儿家。家家户户的孩子这天都戴虎头帽,穿老虎衣,沐浴在老虎的“恩赐”之中。

  山东境内的布老虎色彩多以红、黄色为主,黄、红色也是我国北方传统文化中喜庆和吉祥的颜色。但沂水布老虎在色彩上却不拘泥于黄、红两大主色调,也用黑、青、白、花、蓝色土布及蓝印花布料。色块对比强烈,热烈明快,使得整个布老虎形象鲜明生动。

不同地区的百姓在制作布老虎时会将各自地域的文化和审美习惯融入其中,从而创作出极具当地艺术风格特色的作品。不过,在差异之外,不同地区的布老虎间也存在一定的共性,最典型的就是:三大一小的造型特征:说的是嘴巴大、脑袋大、眼睛大,躯干小。[2]

江浙地区在年节时,有剪虎形“老虎柏子花”相互赠送的习俗;而山西、陕西等地则有除夕、清明时做虎馍祭祖或相互赠送的习俗,这些都是祈求“虎神”保佑,平安吉祥。晋南民间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柳叶菜,虎头馍,祖先坟冢把头磕。陈麦馍馍您吃着,七月十五您回来,给您蒸个大枣果。”歌谣唱的就是清明节用虎馍祭祖的习俗。

风俗习惯 ,  另外制作布老虎的工艺也各不相同。如虎腹内部有的装填锯末、谷糠、棉花,也有的在虎肚子里边充以蚕沙、艾叶或荞麦皮、豌豆皮。沂水布虎的腹内填充物则有荆种子、桃枝、菊花、艾草、黄芪、雄黄、当归、朱砂等各种中药。除有镇宅避邪之说外,还有祛风湿、强脑健肾、宁心安神、芳香驱虫的功效。

【色彩】

迸人的崇虎习俗,有利于虎的保护,所以虎在我国的分布曾经十分广泛。然而,由于这种尊崇是建立在人虎力量对比之上的,当虎的力量强大、人的力量相对较弱时,人便畏虎、敬虎,把虎奉若神明;当人的力量强大起来,尤其近现代用上先进武器时,自大的人类便不再把虎放在眼里,遂对它滥捕乱杀,使其很快成为濒危动物,有的种属已经灭绝。因此,要使虎等野生动物切实得到保护,还必须提高国人对人与动物和谐相处、保护生态环境的重大意义的认识,并用法律形式约束人们的行为。仅靠传统的崇虎观念,已难以起到保护作用了。

  布老虎的传承发展

陕西双头五毒虎枕头

■相关链接

  以布老虎为主打产品的沂水民间手绣技艺,已有百年历史。由于受外界干扰少,因而形成了浓郁的地方色彩,构图简练,配色明快,绣工精致,针脚细腻,朴实、匀称、夸张、有较强的装饰性。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布老虎这一民间艺术品也被外来游客看重,出售价格看好。许许多多的农村妇女把自己制作的布老虎带往城里或旅游景区销售,为振兴经济作出了贡献。

陕西双头五毒虎枕头

野生东北虎:境内不到20只

  冯骥才先生在一次讲话中指出:进入市场后,有的地方就开始往布老虎身上添加亮片,所有的布老虎基本上跟明星大腕在舞台上一样,文化的丰富内容没有了,文化的地域性没有了,这是文化的一大损失。我们保护文化遗产,不是拿它发财,而是要留给后人共享。我们必须要让后人知道我们原来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它的源头是什么样子。

北方喜欢将红黄两色作为布老虎制作的主色,再搭配上各种刺绣和布贴装饰,让布老虎总体呈现出一种大气、喜庆的格调;

东北虎在长达百万年漫长岁月的演化过程中,适应了北方的气候和生活条件。在自然状况下,雌性东北虎平均两年半繁殖一次,因而虎种群增长比较慢。除了人类,东北虎在野外没有天敌,但东北虎幼仔有时也会面临母亲乳汁不足、气候恶劣、疾病其他猛兽袭击的威胁,有些幼虎就夭折了。虎一般能够活20~25岁,但在野外,虎的寿命一般不超过15年,大多数的生命历程常常由于夭折、饥饿、争斗、疾病、人类的猎杀而提前中止。

  《周易乾卦文》说:云从龙,风从虎,龙虎相合成为一个国家雄伟强盛的象征,是中国最早出现的图腾,历来受到人们的推崇。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角度看,布老虎在艺术创作上,仍然要坚持集朴素与美观于一身,要保持民族的精神和风格,依照民间美术和手工技艺的特点进行扶持、发展。

历史上,东北虎曾经分布广泛。当时由于人烟稀少,森林繁茂,东北虎也是“虎丁兴旺”,以致“诸山皆有虎”。但随着人类生活范围的增加和森林面积的减少以及漫无节制的大量捕杀,东北虎的种群数量大幅度下降,其分布范围迅速向北退缩。上世纪80年代末期,长白山区的虎已经基本绝迹,只有少数个体残存于吉林珲春市。1998年,来自中、美、俄三国的虎豹保护专家对吉林省的东北虎数量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吉林省长白山区东北虎的数量已仅为7~9只了,而东北虎在长白山区的分布已由20世纪90年代初散布于长白山区,退缩为两个较狭窄的分布区。据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统计,目前全世界仅余500只左右的野生东北虎,大部分生活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中国境内只有不到20只……

  (作者为山东省民俗学会副会长、山东大学中国节日研究基地副主任,本文节选自其在大众讲坛的讲座)

蓝色印花布老虎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蓝色印花布老虎

南方沿海,多以蓝色印花布作为布老虎创作的主要原料,风格秀气,质感朴素;

蜡染布老虎

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喜欢用蜡染布料制作布老虎,这让老虎具有浓烈的民族气息;

山西黎侯虎

山西黎侯虎

中原地区,河南、山西等中部省份的布老虎则多采用彩绘布制作,装饰绘画风格浓烈,有一种强烈的中土气息。

【纹饰】

“王”字,是布老虎装饰的关键性素材,不管布老虎的神态多么憨厚,只要它的额头上出现了这个王字,其百兽之王的气魄就会被生动地展示出来。

布老虎的眼睛大多会采用乳钉纹装饰,形状多为圆形或者杏形,象征女性,含有敬畏生命之意。

图片来源于网络

布老虎的眉毛多为云纹,鼻子多为鱼纹或如意纹,二者寓意吉祥和多子。

此外,布老虎的嘴一般都很大,嘴边一般会装饰上胡须以显霸气。耳朵则多采用灵芝耳的造型,寓意福禄祥和。

除了五官的造型和纹样,布老虎躯干上的装饰,既有象征富贵的牡丹纹,也有寓意平安祥和的莲花纹,有时候也会出现纯粹的虎斑纹搭配艾草形状,代表驱病辟邪之意。[3]

3. 阴阳五行观

在阴阳五行观有水能生金的观点,而五行中的水与黑色相对应,故还有一些地区会出现金色纹饰的黑色布虎,用以表示对财富的追求与期盼。此外,在阴阳五行中,虎为阳,鱼为阴,所以虎头鱼尾枕就是阴阳合一的象征,代表着天地合一的特殊涵义

双头虎枕:象征阴阳相合,可以祛灾,保护娃娃的平安。

单头虎、直卧虎等:则是作为全家保护神。

虎头鱼尾枕

4. 民间布老虎情怀

除了老虎枕,中国很多的地方的父母也喜欢用老虎的造型来打扮孩子,头戴虎头帽,脚踏虎头鞋,寓意孩子能够健康成长,强壮健康。

虎头帽要 [四平]

小孩头戴虎头帽,用丝线绣出老虎的五官,而虎脸是最有讲究的,用各种颜色混合修成的虎眼炯炯有神,红色虎耳威严耸立,可谓虎虎生威,而虎脸上的布一般有四层,首先一层布打底,然后再刷上一层面糊,干了之后再粘上一层布,这样下来不仅结实耐用,更重要的是象征着孩子“四平”,和虎头鞋的“八稳”是对应的。其次,虎头帽的两边还有两条小辫,形似“小扫帚”,寓意着你能够把灾难都统统扫走。帽子边上绣着一圈小铃铛,象征着平安,而且小朋友戴着虎头帽,走到哪铃铛就想到哪,大人就知道孩子在哪儿了。

虎头鞋 [八稳]

虎头鞋相对虎头帽来讲,做工要更加的精致和细密,讲究也更多一些,一双地道标准的虎头鞋必须全部用手工缝制。从打袼褙、纳鞋底、做鞋帮、绣虎脸、掩鞋口,直到把鞋帮和鞋底缝到一起,一双虎头鞋算是基本竣工了,但还要经过一番装饰,等扎上虎须,缝上带子之后,才算大功告成。

过去的虎头鞋,鞋底和鞋帮是一体的,不能有接头或者断开,和虎头帽一样,虎头鞋也必须要用缎子做,象征着做人端正,其工艺和虎头帽上的工艺一样,不过是用8层布来做袼褙,寓意“八稳”。而虎头鞋的带子表示代代相传,必须是妈妈亲手缝上去,希望孩子好养活,把根留住。

老一辈人讲究,刚出生的孩子都要准备一套虎头鞋、虎头帽和虎头枕,过了白天就可以用了。精心制作的虎头鞋、虎头帽和虎头枕,红红绿绿非常喜庆。

致读者:

传统不是怀旧的情绪,

传统是生存的必要

作为民间艺术创造活动的产物,布老虎不论在内容或者形式上都展现出寻常百姓的真实生活诉求。它不但具备高度的实用功能,更具有突出的审美价值,是人间真善美的艺术化身。

穿着布衣的老虎,哪里会是老虎

是我母亲缝制的,手工艺品

它友善,我温良。

布衣的老虎,我和你交流表情

布衣的老虎,你憨态可掬

安坐我家写字台上

我们共处一室,分享书香

分享尘世片刻的宁静

—《布老虎》

写完这篇布老虎,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思乡之情又油然而生,就让这布老虎寄托我的感情,陪着我那日渐衰老的父母亲吧。

Reference

图片来自于网络

[1] http://www.baike.com/wiki/布老虎

[2] 《布老虎布艺艺术特征》

[3] http://designmag.cn/我国民间布老虎布艺装饰的艺术特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