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级领导干部历史文化讲座: 中国民俗文化的根基及其深刻影响 主讲人:乌丙安
时间:2004年9月25日

今天,当我们强烈呼吁保护中国传统民俗节日文化的时候,不能不对中国民俗节日文化传承的濒危状况做出分析,特别是对它们濒临失传的原因进行论证。

高度的文化自信从哪里来?它来自中华5000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优秀传统文化,来自我们对传统文化的坚守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而二十四节气,作为中国古老而科学的“时间制度”,亦是这宏大命题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中国民俗文化的根基及其深刻影响》这个题目,我觉得太严肃了,有点板着面孔说话,既不符合民俗文化的大众化特点,也不符合我的性格。我的学术性格是活泼的和通俗的。其实,我是在给大家讲一个古老而又现代的童话,讲讲故事。实际上文化就像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活在我们人间。民俗文化是个人类的大课题,中国民俗文化更是中国文化的大课题,而中国的文化又影响着世界,影响着人类。现在国际上有很多学者,特别是国外的汉学家几乎都在讲,二十一世纪的文化将是中国的文化,好像世界上人类的文化正在或即将发生什么变化。一、中国民俗文化及其特点(一)什么是民俗文化?首先说一说我所讲的这个民俗文化到底是什么?大家知道,人类文明是从人类的文化中衍生出来的,也就是说文化中精英的东西才是文明,是优秀的文化在推动人类进步才是文明,这就是我们国家所讲到的先进文化;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先进文化决不是平平常常地诞生的,自古以来文化就是鱼龙混杂的,文明总是和它的孪生兄弟野蛮伴生在一起诞生的。聪明的人类居然发明了战争。当我们歌颂居里夫人时,你哪里知道她发明的是杀人的武器。连居里夫人自己都不能意识到这样残酷的后果。高文明、高科技、高进步往往伴生的是破坏自然生态的野蛮,我们也不能想象把炸弹绑在人身上是什么样的痛苦,但就有人这么做,而且是一种文化的精神力量在促使他或她,为此而赴汤蹈火,去炸敌对国家的人群。现代文明同时也伴生着现代野蛮。现代战争的野蛮已经使我们很恐怖了,而恐怖战争就更加危害人类。所以当我们探讨文化的时候,应着眼于它的多角度和多侧面。我今天给大家讲的跟过去有些教授讲的可能有些不一样。我所讲的东西恰恰是另外一面,这个另外一面并不是负面的一面,而是过去人们不大关注的文化层面。这就是我说的民俗文化,或者说是人类文化的根基,是人类最根本的基础文化,日本把它叫做基盘文化。我们中国过去往往从文化分层的角度又把它叫做底层文化,也就是俗文化,大众文化,它主要是普通老百姓的文化,数以亿计的人就世世代代生活在这种文化氛围之中,我们讲的就是这种文化。这一点,恐怕在座的各位部长、各位领导同志跟我是一样的,其实我们大家都是从这种文化根基中诞生出来的。人类文化到底怎么来的?这是个重要问题。大家知道,这些年,我们正在重新学习和研究马列主义。马列主义的各种派别在近现代产生了不少,我国的马列主义学说结合中国的国情和具体实践也在政治、经济等领域有了重大发展。但从哲学层面上来讲,近现代欧洲有一个很有影响的马列主义学派使马列主义哲学特别关注人类日常生活的文化根基,这是一个很大的飞跃,它不只是在政治经济圈里转,而是更深刻地探索民间日常生活,看看人类对日常生活到底是怎样解读的,所以他们就从哲学的高度解剖了人类文化到底是怎样结构而成的。 国际上文化人类学界给人类的文化下的定义不下700多种,比较有影响的从大师级学者嘴里说出来的大约就有140多种。各说各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其实简单地说起来就是我在提纲中引用的说法:人类文化主要由自在的对象化的三个彼此不能分离的部分组成。那就是:一是使用工具生产的习惯方式和手段;二是社会生活习惯的传承:三是语言习惯交流的活动;这三者结合在一起形成人们一代传一代约定的习惯体系,也就是人类文化。这个哲学上的定义所说的自在的,就是自发的、自然而然的意思。这个定义其实正是民俗学给民俗文化下的定义。它是人类非物质文化最重要的基础部分,中国民俗文化也不例外,它是我国文化的主要根基。这第一个使用工具生产的习惯方式和手段,在作为农业文明古国的中国,主要表现在几千年的农耕传统习惯方式上。比如说中国汉族的二十四节气 农事活动习惯,就是春种、夏锄、秋收、冬藏农耕文化周期的代表。北方的打春阳气转,雨水沿河边,惊蛰乌鸦叫,春分地皮干,清明忙种麦,谷雨种大田等等这就是千百年来农民遵守的农耕作业习惯。直到现在老农根本就不看阳历日历,脑子里记着一本活生生的古老的阴历或叫做农历的二十四节气,按照这个来种庄稼。种庄稼的二十四节气在欧洲是绝对行不通的,只适合中国这块土地的生态。大家看,现在秋分过来了,二十四节气里的秋处露秋寒霜降,秋分过后,寒露和霜降快来了,几亿农民就要安排这一阶段的农事活动了。这里就有各地不同的很多习惯,把它排到一年四季360天中,让每一天的农事活动习俗,年复一年,周而复始,不用号召,无需动员,自然而然、自在地发展。五千多年的农业大国其实就是这样运转的。同时,还有各民族渔猎生产或畜牧生产的种种风俗习惯在自然地发展。这就是哲学上讲的自在的关于生产的民俗文化。第二个是社会生活习惯的传承。人类的生产习俗,从一开始就伴随着衣、食、住、行,婚丧嫁娶等,这些就是诸位最熟悉的民众的千姿百态的日常生活。

民俗节日在中国民众农耕生活中经过了几千年的自在的、自发的传承,早已经形成了世世代代传习不断的全民族重大生活的内容和表现形式,每一个节日的文化内涵和外延都具有相对稳定的完美和谐的特征。

风俗习惯,文化价值;二十四节气

一、中国民俗日历的节日与农业耕作和自然季节时令的完美和谐

编者按

在中国,民俗节日历来被叫做岁时节日,岁时源于古代历法,节日源于季节气候,也可以说,在农耕文明语境中的节日是由年月日时和气候变化相结合排定的节气时令。早在殷墟甲骨文中已经看到了十分完备的古代历法纪年。在古代文献《逸周书·时训》中就有了最早关于一年二十四节气的记载。古代农历把一年化为四季,每一季大约90天,全年约360天,按照一年气候的变化,分为5天“一候”,三候为“一气”,全年“二十四气”,俗称“二十四节气”。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二十四节气的排定并不是随意性的,而是有严格的天文学科学计算为基础的。从冬至这一天开始计算,太阳运行黄经每增加30度,就过到一个“中气”,运行360度,正好经过十二个“中气”,共计有:冬至、大寒、雨水、春分、谷雨、小满、夏至、大暑、处暑、秋分、霜降、小雪等。再从小寒这一天计算,太阳黄经每增加30度,就过到一个“节气”,增加到360度,正好经过十二个“节气”,共计有:小寒、立春、惊蛰、清明、立夏、芒种、小暑、立秋、白露、寒露、立冬、大雪等。由“中气”和“节气”交替运行,构成了中国农历一年四季、十二个月、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三百六十天。其中二十四节气时令在民俗节日构成中至关重要。在这里,“节”的概念正是把岁时季候的渐变过程分解成像草节竹节一样的间距,把节气相互交接的时间叫做“交节”,由此转意为“节日”。最早有“四立”“二分”“二至”八个节令成为重要节日,即: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它们是标志农耕四时阴阳始末的节日,几千年来,保持着农耕文化生活与大自然季节气象、生态环境完美和谐的特征。其中,清明节的突出发展,使其成为中国的重大民俗节日。

高度的文化自信从哪里来?它来自中华5000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优秀传统文化,来自我们对传统文化的坚守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而二十四节气,作为中国古老而科学的“时间制度”,亦是这宏大命题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二、中国民俗日历的节日与“月”的朔望圆缺和谐—致

应天时而动,就地利而兴。在与天地的对话互动中,中国人认识了自然,创立了二十四节气。从“种田无定例,全靠看节气”到“春牛春杖,无限春风来海上”,二十四节气从最初的指导农耕生产逐渐深入到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已经穿越了2000年的时光。当下,我们面临的新命题是:如何让农耕时代的二十四节气讲出新时代的精彩故事,让它成为人民更美好生活的载体。

中国民俗节日的排定,特别注重农历一年十二个月的朔望,这几乎是中国农耕社会过节的最基本的约定俗成标记。现行的公历十二月与“月”的朔望圆缺毫不相干,很难在民间约定为节日。朔,月隐待出之日,是为“上日”,俗称“初一”,又称“元日”,正月朔日叫做“元旦”,如今有的把公历新年1月1日也叫做“元旦”,其实和元旦的含义毫不相干。也有人极力主张把现时的春节改换日期,就因为他们忽略了传统过年的正月初一元旦的“一元复始”的重要含义,是任何日期无法代替的。农历元旦是农业中国一年中最早的节日,也是最隆重的节日,正如《玉烛宝典》所记:“正月为端月,其一日为元日,亦云上日,亦云正朝,亦云三元,亦云三朔。”所说的三元,是指岁之元,时之元,月之元,当日是古俗中大庆大祭的节日,沿袭至今,不变不衰。

时值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一周年,众多专家齐聚一堂探讨二十四节气在新时代如何更好地传承与创新发展——

望日月圆,是一个月的十五。古代秦汉时期的方士、道家测算月历时,另有“三元”之说,认为“天官”之神主管“赐福”,生日在正月十五,是为“上元”,于是古代约定每一年的第一个望日为“上元节”。大庆大祭,发展成为“元宵节”。又认为“地官”之神主管“赦罪”。生日在七月十五,是为“中元”,古代约定为“中元节”,家家举行祖先大祭,成为大节。又认为“水官”之神主管“解厄”消灾,生日在十月十五,是为“下元”,古代约定为“下元节”,也曾发展为节日。最值得注意的是八月中秋,本来“仲秋”只指八月,后因八月望日正是三秋之中,于是八月十五成为“中秋节”。本来自周代以来,中秋节是迎寒祭月的节日,到了唐代发展成为祭月、赏月、玩月的喜庆团圆的盛大节日,沿袭至今。中国人几千年来把自己的生活节拍与大自然的月圆月缺紧密协调起来,构成了完美和谐的节日文化。应当说这是人类优秀的文化传统和宝贵的非物质遗产。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古时,作为国家行政的时间准绳,二十四节气是农业生产的指南针、民俗文化的风向标。现在,二十四节气早已超越传统的农耕生活进入互联时代,我们该如何传承发展它?

三、中国民俗日历的节日与中国人月日代码重叠的符号思维习惯和谐一致

围绕二十四节气在新时代的传承与创新发展等问题,文化部恭王府博物馆、中国民俗学会、中国二十四节气研究中心、山东青岛平度市人民政府日前在平度联合举办了一次高峰论坛。

中国自古以来的农耕历法一直使用“干支”纪年、纪月、纪日法排列月日,十分繁复,许多被看作是吉日或祭日的日子,难以记忆,逐渐消失;但是,人们却在许多零散的吉日、祭日中习惯性地选定了月日代码数字相互重叠的日子,作为节日流传下来。于是就有了“正月正”大年节;“二月二”春龙节,俗称“龙抬头”日;“三月三”上巳节,也是许多少数民族的歌节;“五月五”端午节;“六月六”天贶节,俗称“晒虫节”;“七月七”七夕节,俗称乞巧节;“九月九”重阳节。在中国人的节日观念中月日数字代码的重叠是吉祥的神秘数字,其中“五五端阳节”“九九重阳节”被看作是除年节以外的重大节日。

二十四节气是中国人共同认知的情感文化纽带

以上三个中国民俗节日的特征,其实正是中国民俗节日构成的独特依据,无论这许多节日在发展中吸纳了多少历史的、宗教的、民族的文化元素,它们始终作为中国人传统节日的根基,伴随着祖祖辈辈数以亿计的农耕群体,从远古走来,直至现在,中国民俗节日和它的母胎“农历”历法,事实上始终与全世界10多亿华人息息相关,融为一体,不可分离。近百年来,在中国推行的公历历法,连同公历的法定节假日,虽然已经统领了全社会外在的生活秩序,并和国际接轨,但是,在生产与生活实践的所有细节中,在内在的文化心理和情感中,“农历”及其民俗节日依然发挥着强力支配作用。正因为中国民俗节日形成了自己有节律的排序,并分别拥有各自的丰富内涵,所以中国这部万世一系的“农家历”,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杰作,它本身连同它的重大民俗节日都应当列为重点保护的对象。它将继续保持着它固有的文化活力。

“二十四节气,是中国人发明的一种科学的时间制度,它调整着我们和自然的关系。”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俗学会名誉会长刘魁立说,人们在时间的框架下、按照当地自然的变化生活,一年的活动都在这个时间跨度里面。

当前,在沸沸扬扬的保护中国民俗节日传统的议论声中,人们努力回顾传统节日活动内容和表现形式已经形成热潮,这当然是很必要的,但是,面对似曾相识的传统节日,唤醒人们对产生民俗节日的农耕文化根基与构成民俗节日习惯规则的深层记忆,就成为更重要的事。因为,有几代人已经对属于自己的民俗节日的由来和发展十分陌生了。

“‘微雨众卉新,一雷惊蛰始。田家几日闲,耕种从此起。’中国人‘感时应物’,这些诗句不需要赘述就可以直抵心灵。但是你对一个外国人讲这些,他是不会动心的,因为他的情感认知体系里没有这个。对中国人来说,二十四节气是一个共同的认知体系,体现的是一种集体认同的情感纽带,体现的是我们尊重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智慧和创造力,二十四节气深刻影响着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刘魁立说。

那是因为,近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的民俗文化连同它的民俗节日,经历了两大历史阶段的强力震荡,使民俗节日传承的链条急速断裂,使丰富多彩的节日内容和形式变得异常支离破碎,黯然失色,无声无息,使民众固有的文化生活遭到不应有的破坏,使民众的文化心理和民俗感情遭受了不应有的伤害,使民族精神受到了沉重打击。

平度市委书记张杰说,随着中国城镇化脚步的加快和现代生产技术的进步,二十四节气对农耕的指导功能逐步减弱,与脚步匆匆的现代人渐行渐远,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让二十四节气的文化价值融入现代生活变得极其重要。

这两大阶段的强力震荡,一个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极“左”思潮时期“扫四旧”的“革命化”政治运动冲击波,另一个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来的“现代化”市场经济冲击波。这两股巨大的冲击波,使中国内地的社会生活和文化传统经受了一场又一场史无前例的强烈震荡,震荡的成果目前还难以评说,只看震荡的后遗症就有最突出的症候,那就是使现代人失去了太多太多的文化记忆,其中也包括失去了独具中国农耕文明特色的民俗节日的文化记忆。唤醒节日民俗文化记忆的措施主要有4条:

一是建议在依法保护法定节假日春节等传统节日的基础上,尽快立法保护其他重大民俗节日,并给予假日的认定。同时相应地立法保护55个少数民族特有的重大民俗节日。建议经过鉴别分级认定它们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并对它们实施有效保护。

第二,鉴于中国大大小小的民俗节日与传统农历历法密切相关,几千年的中国农耕文明史充分证明,中国农历具有极为重要的历史、文化、科学价值,至今在全世界华人社会生活中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它当之无愧地理应作为人类智慧的结晶和非物质遗产的优秀代表作进入世界遗产名录受到保护。

第三,所有关于民俗节日的口头或非物质遗产的文化多样性资讯,不仅应当进入媒体的传播系统,而且还应当纳入大、中、小学和学前教育的知识体系进行生动活泼而有效的传习。

第四,建议政府和社会各界倡导和支持民间办好或过好民族民俗节日,对于盛大的节日活动,政府和商界财团应当给予适当的财力资助。

因为民俗节日和人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和整个民族的社会文化发展紧密相连,所以,我们不能不大声疾呼、尽快唤醒传统民俗节日的记忆,刻不容缓。历史的经验警示我们,建设强大的国家绝不应该以砸烂传统民族民俗文化遗产为代价,因为那样做只会动摇立国的根基。现实的教训昭示我们,建设富足的经济社会绝不应该以抛弃传统民族民俗文化财富为代价,因为那样做必将大大损伤民族元气和民族精神,使完成民族复兴大业变成一句空话。因为,一个失去了传统民俗文化根基的民族,必将永远无法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乌丙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