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河南农村一片荒地下面,竟埋着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诸侯

安阳的商代遗迹举世闻名,妇好墓更是考古界的瑰宝,那你知道安阳与中国考古历史的渊源有多深吗?而妇好墓这个宝贝又是如何安全地走过3000年与我们相见?

妇好是谁?她是中国第一女将军;郑振香呢?她是中国第一代女考古学家。沉睡3000年的妇好,甲骨文中的妇好,在郑振香的手中,被唤醒了。

在河南省安阳市西北郊一个叫小屯村的地方,这附近有一片高出周围农田的荒废岗地。1975年冬,全国掀起了“农业学大寨”平整工地的浪潮,这片荒废岗地被列为了被平整的目标。安阳小屯村一带地理位置特殊,曾出土过很多文物,著名的殷墟甲骨,就是在这里发现的。

图片 1

从妇好到郑振香,我们看到一个女人的世界。在甲骨文中,在战场上,在殷墟墓葬中的妇好;在家居中,在田野中,在挖掘墓葬中的郑振香,她们都是一种印证。妇好墓印证了甲骨文中一种传说的存在,印证了女娲补天、精卫填海这种神话中女性力量的现实存在。郑振香也是一个写入历史的女人,她本身也是对妇好的印证,自有一种豪气、自在和担当。

图片 2

李恩义 | 文

女将军,女考古学家,一个出生入死,几番驰骋沙场;一个栉风沐雨,经年挖掘古墓。她们的生命都是需要天地这个大背景的。跨越了3000年,在郑振香和妇好这两个不凡的女性之间,似乎有着绵绵的牵扯不尽的联系。

为了慎重起见,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阳队的考古工作者们在得知消息后,立即奔赴这一带进行考古钻探。

凤九 | 编辑

妇好墓的发现和价值

考古队员们发现岗地东部有比较厚的夯土,并有路基和灰坑。这些都证明这里应该是一个建筑物的基址。考古队的同志找来小屯大队的村干部,领他们看了现场。这些村干部也都曾参与过考古发掘,明白这些遗址的意义,便同意留出这大约一万平米的土地,供考古队进行发掘研究。

妇好墓有多奢华?

记者:与日常家居中安静随意的您相比,那个在洪荒的考古现场的您,则像一个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将军了。妇好墓是怎样被发现的呢?

1976年春,考古队正式开始对这片遗址进行发掘。最早出现在考古队员眼前的是一些房基和夯土,在把整个房基的遗址都清理出来后,考古队员们发现,房基的拐角处是方形的——考古界有一个常识:“阳宅是圆拐角,阴宅是方拐角。”因此,领队郑振香大胆地推测,这下面应该还有一座墓室。但当时的土层很硬,而且很厚,是所谓的“死夯土”。考古界有个不成文的说法“死夯土(房子地基)下面不可能有大墓。”因此,当时考古队的不少人都反对再挖下去。不过,在领队郑振香的坚持下,发掘工作又继续展开了。

2018年10月份对于安阳考古界来说绝对是值得纪念的。

郑振香:那是1975年冬,河南安阳殷墟小屯村西北的一片高岗地,被列入平整的范围。当时我任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安阳工作站站长,接到报告后,我带领工作站的同志在这里进行文物钻探。经过钻探,在棉花地边缘的耕土层下真的发现了殷文化层,并很快探到了夯土建筑基址。

图片 3

中国社科院
、河南省文物局、安阳市人民政府在安阳市联合召开“殷墟科学发掘九十周年纪念大会”,参加会议的大多是中国考古界领导和重量级人物。

我找到村里的负责干部,向他们讲明遗址的重要性,并要求他们一定要加以保护。平整岗地的计划取消了。这时候已到了严冬,大雪一夜之间就把这片岗地覆盖了,所以发掘被迫停止。只有等第二年开春了。也就是1976年春,我和我的爱人陈志达、南京大学张之恒教授等人组成了考古队,除去残雪,继续发掘这片建筑基址。

5月16日,发掘工作出现重大进展。考古队员用探铲下探中,发现探铲上都是鲜红的漆皮,由此可以确定遗址下面还有墓葬。

10月20日下午,我随孙子所在的《安阳日报》小记者班去安阳市博物馆参观《凤归大邑商一一殷墟妇好墓文物安阳故里展》,殷墟在甲骨文中称为大邑商,所以展出题目才定为“凤归大邑商”。

在我负责的探方内有一座残房基,房基中部有一个灰坑。当时我就有一种直觉。觉得其中有疑点。我亲自清理了这个灰坑,当灰坑清理到底后,我发现下边是一片长方形的红色夯土,夯土比一般的房基土要坚硬,而且厚。经过分析断崖下夯土残存的边缘形状,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下面很可能有墓葬。

5月17日开始,考古队集中力量开始发掘。这座墓葬基口长5.6米、宽4米、深约8米。当时人们对这座仅有22.4平方米的墓穴并不抱太大的期望,但出人意料的是在挖掘过程中不断出现殷商时期的文物。

展开剩余89%

记者:看样子在考古工作中,惊人的直觉和洞察力非常重要。挖掘工作顺利吗?

图片 4

这是妇好文物自离开安阳故土42年后,第一次回归故里与观众见面。

郑振香:开始的时候是遇到了点问题。我指挥工人从夯土的四周向下打探,但是探到5米多仍不见底,多次反复,还是同样的结果。工地上就有人开始议论,认为这片夯土是建房时打的地基,下面不会有东西的,再挖下去是浪费时间。但是我还是坚持。

随着发掘工作的深入,现场清理出来的文物也越来越多,共出土不同质料的随葬品1928件,有青铜器、玉器,宝石器、象牙器、骨器、蚌器等。其中青铜器468件,刻有铭文的青铜器有近200件。有“妇好”或“好”铭文的就有109件,两件大铜钺最为引人注目,一件以龙纹为饰,一件以虎纹为饰,每件重达八九千克。此外,墓中还有殉葬的人共16人。

展出的474件文物是从妇好墓出土的1928件文物中精选的,琳瑯满目的文物让我惊叹不已。

记者:这样的坚持,与您的性格有关系吗?

从现场发掘的文物,以及现存甲骨文的资料来推断,此座墓的主人就是殷商时期,商王武丁的王妃妇好。

图片 5

郑振香:是的。我是个执著的人,一旦决定做什么,就坚持到底。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图片 6

你看那底部铸有“司母辛”字样的铜鼎,重达114公斤,据殷墟博物苑志愿讲解员徐建丽女士说,铜鼎四条腿中空,是妇好的儿子为母亲铸造的祭器,正因为鼎上的铭文,才能认定墓主人是妇好。

记者:那您面对怀疑和失败,没有放弃,继续向下挖掘?

要说妇好,绝对是中国历史上一个传奇女子。她身兼多重身份,既是商王武丁的王妃,也是能征善战的女将军,还是祭祀天地、祖先的女祭司。除此之外,在妇好立下赫赫战功之后,她被商王授予了封地,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诸侯。

另有两个状似阔斧一样的铜钺,一个9公斤,一个8.5公斤,虽经3000多年埋藏,仍露武器的锃光。徐建丽说,里面除铜以外,还含锌、锡、铅等金属。

郑振香:是的。我再次挑选了一些有经验的老技工,把探杆加长,拧紧,但是钻到6米以下反复打探,还是没有一点迹象。这时又有人劝我放弃了,但是我还是坚持。这次我选择了夯坑的中心部位,让人向下打孔。接近潜水面时,土质变得又湿又粘,必须通过推动拧杆向下钻探。每钻一铲都很困难,进度非常缓慢。

妇好墓的挖掘在中国考古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殷墟王陵区内发掘的大墓均遭盗掘,因此人们对商代王室墓的全貌知之甚少。而妇好墓是目前唯一保存完好的商代王室墓,不仅出土了大量前所未见的精美文物,而且通过丰富的随葬品、器物铭文,以及甲骨文对妇好事迹的记录,使我们能够确知墓主身份,同时又展现了中国商代晚期的文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我们不得不为3000多年前的工艺所叹服,还有妇好镂空铜觚楞透雕,让人惊讶的是上面镶嵌着64颗绿松石。

突然间,探杆下陷70厘米,接着,又下陷约50厘米,硬底出现了。这时深度已达到8米。工人小心翼翼地将探铲提上来,满铲都是湿漉漉的红色漆皮。在泥土中有一点闪亮的光泽,那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玉坠。

责任编辑:

14公分长的弧形玉凤凸腰处有可穿绳佩戴的孔,羽翼阳雕,3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对凤的形象已为我们定形刻划好了。

就这样,我们发现了在地下沉睡了3000年的妇好墓。

出土的文物中有玉器、骨器、石器、酒器、礼器、祭器以及大量武器,还有8600个带孔海贝,有的玉器原料来自辽宁矿。

记者:妇好墓出土了哪些器物呢?

那么这些价值连城的随葬文物都到哪去了呢?

郑振香:妇好墓出土了极为丰富的珍奇物品,堪称3000年前的商代艺术宝库。墓中随葬器品多达1928件,包括青铜器、玉器、宝石器、石器、陶器、象牙器、骨、蚌器等。另外还有6000多枚海贝和红螺。在妇好墓中出土的青铜器和玉器,最能体现殷墟文化的面貌和发展水平。

资料显示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收藏了其中的大部分一一1788件,国家博物馆118件,河南博博物院22件。

记者:妇好墓的价值在哪里呢?

而出土地安阳连收藏的资格都没有,你说这批文物珍贵不?而且国家文物局庄严宣布,其中64件绝不允许出国展览。

郑振香:它是唯一能和甲骨相印证其年代与身份的考古发现,也是迄今所发现的唯一没有被盗挖破坏的商代王室墓葬。在殷墟发现的11座商王大墓中,其他的墓早已经被盗空,只有这座妇好墓在地下3000年完好无损,而且能确定它的主人就是那在甲骨文中记载的妇好。

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什么人的墓葬陪葬品这样奢华,足够办一个展览馆了?

妇好墓的墓葬保存完好,墓主人身份明确,出土的随葬品丰富珍奇,对研究商代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具有重要的意义。妇好墓的发掘被评为1976年中国考古十大发现之一。

图片 7

妇好其人

这是殷商第23位商王武丁妻子妇好的墓,前面已经说过,除司母辛鼎有妇好铭文,其他器物上也有妇好铭文,如妇好青铜圈足觥也有妇好铭文,甲骨文有220多处提到妇好。

记者:在漫长的3000年间,妇好一直是甲骨文中存在的人物,更多的像是一个传说。妇好墓的发掘证实,这个传奇的女性,是真的存在。您能更具体地谈一下妇好吗?

武丁是一位有作为的商王,历史上称为武丁中兴。妇好是武丁60多位妻子中一个地位显赫的王后。

郑振香:“妇好”这两个字,在甲骨文中反复出现达200次之多。经过郭沫若和唐兰两位先生的考证,妇好是商代盘庚迁殷都之后的第二代帝王武丁的王后。据甲骨卜辞记载,她文主祭祀,武能征伐,不仅地位崇高,而且与武丁相爱至深。

据徐建丽女士说,妇好姓子,是小方国贵族的女儿,由于得到武丁信任曾带一万三千士兵攻打土方等北方小国,为殷商开疆扩土立下汗马功劳,是中国第一位有文字记载的女将军,她还主持大型祭祀和占卜。

历史上有著名的“武丁中兴”。妇好作为一个杰出的女性,集妻子、祭司、将军于一身,在武丁王朝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在武丁心目中妇好是一位好妻子,可惜英年早逝,让他不胜哀痛,为了能经常看到贤妻,就把她埋在宫殿区边缘,并陪葬了数目众多的生活用品,还有妻子妇好领兵打仗的武器、祭器、礼器。

在妇好墓出土的有铭文的铜器190件中,其中铸“妇好”或单一“好”字的共109件,占有铭文铜器的半数以上。这些刻有“妇好”的铭文的礼器,显然是妇好生前使用过的。这便印证了甲骨卜辞上妇好是一位祭司的记载。

妇好墓如何重建天日?

在古代,“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主持祭祀的祭司不但要有崇高的地位、超凡的学识,同时还是国家大事的决策者。妇好主持的祭祀活动都是商王朝的重大事件。她先后主持祭祀过先祖、天地、神泉。有一年国家发生严重的瘟疫,她还主持过祭祀大典。

那么,安阳为啥会在考古界有如此举足轻重的地位?妇好墓又是如何重见天日的?这还得从抗战前说起。

妇好还是一位杰出的女将军。她曾带兵频繁地四处征战,先后打败二十多个小国,为商王朝的稳定和开疆拓土屡建功勋。据甲骨卜辞显示:“贞,登妇好三千,登旅万,伐呼前。”这是甲骨文记载的商朝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战争,妇好率领1.3万人去讨伐羌,最终取得战争的胜利。

1928年是中国的多事之秋。冯玉祥与张学良在漳河两岸大战,郑州大学历史系教授称之为漳河战役。

记者:这是个让人神往的女性。她辅佐丈夫武丁治理国家、征战四方。据说妇好和武丁之间的爱情故事也非常动人。

尤以安阳殷墟附近的侯家庄战斗最为惨烈。双方激战七昼夜,弹尽后肉搏,死伤无数,尸横遍野,鲜血把洹河水都染红了。

郑振香:妇好积劳成疾,不幸英年早逝。难以释怀的武丁对妇好进行厚葬,而且,一反常法,将妇好葬在了自己处理国家大事的宫殿区里。武丁还在陵墓上面修建了一座享堂,以便能够经常祭祀她。享堂的基址也在冥冥中保护了妇好的墓葬。因为历代的盗墓者一挖到房子基址,就以为下面没有什么了,就不再挖了。

冯玉祥部以死伤10000余人的代价取得了北伐的决定性胜利。

记者:武丁和妇好互相扶助,生死不弃,是一个长眠地下3000年的动人的爱情故事。与此巧合的是,您的爱情故事也非常动人。您的丈夫陈志达先生也是一位著名的考古学者。您能讲讲陈先生吗?

然而,战争的硝烟散去不久,1928年10月13日国民政府中央研究所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傅斯年先生率领董作宾、李济、梁思永、夏鼐、郭宝钧等一批年轻的考古工作者开赴安阳小屯殷墟,进行有计划地考古发掘工作。

郑振香:陈志达是一个极其认真的人。50年代末,他到考古所安阳工作站工作,1962年我就去了。我们一起发掘古墓,一起整理器物,一起撰写研究论文,在安阳度过了40年。1976年春,就是我和他一起发掘了妇好墓的。

其中李济和梁启超二儿子是今天所说的“海归”人士。郭宝钧是董作宾幼时的私塾同窗,河南教育厅秘书,因随考古队工作,也爱上了考古,走上了考古道路。

记者:是恩爱相随,深情分担的40年,在安阳。

图片 8

郑振香:是的。

殷墟是一片神秘的土地。

素朴郑振香

1899年清末金石学家王懿荣吃中药偶然发现了甲骨文,就让他弟弟去河南探寻甲骨文的出土地,本来甲骨文出土地在离安阳火车站咫尺之远的小屯村,文物骗子却骗其弟说在汤阴,导致他弟弟无功而返,成为遗憾。

记者:从妇好到您身上,绵延3000年,我看到中华女性的勇敢。能讲讲您从事考古工作的经历吗?

董作宾、李济等在安阳小屯殷墟扎下根,住在洹上村袁世凯府邸改成的漳滨高中。

郑振香:我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考古学家。1954年我从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留校做助教。1959年研究生毕业后去了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三年后来到河南安阳殷墟。从1962年5月12日离开洛阳到安阳,从那以后就一直在安阳,到2002年他(陈志达先生)因为有病,我们才没长期在那里。那真是整整40年。”

从1928年到1937年日军进占安阳,9年间,考古队对殷墟进行了15次大规模科学发掘,理清了商王宗庙区、王陵区、冶铜作坊区,弄清了殷墟建筑布局和城市结构。

记者:您在安阳的考古工作是长期在野外吗?

他们还在一个发掘坑内挖出了15000片叠压在一起的甲骨文,被称为殷商档案库,为殷商王朝研究提供了大量珍贵资料。

郑振香:在安阳,直到退休前,我每年有七个月左右的时间都在野外。从3月中旬就准备下去了,到6月,农民要收麦子,我们就收工了。等20天后,农民收好麦子,能帮助考古队挖掘古墓了,我们再下去。

1928年的考古第一铲,开创了中国田野科学考古发掘的先河,在这15次发掘中石璋如、尹达、胡厚宣也先后加入进来,成为中国考古十兄弟,他们的专著和取得的骄人成就使世界考古界刮目相看,也使他们成世界考古界顶尖级专家。

记者:有您在挖掘现场的照片吗?

1975年全国掀起农业学大寨高潮,在我的家乡,据说是秦始皇时修的黄河古堤被削平,不知何年代的皇姑坟被夷为平地,我们村闫姓是土著居民,他们的祖坟是井筒墓,地处高岗地,也被平掉,家谱烧掉,那时的人根本没有文物意识,随葬品随意就被砸掉。

郑振香:我没有在挖掘现场的照片。当时在工地上都披头散发的,哪里想到拍照留念。因为总有风,就戴帽子。夏天戴草帽,冬天戴男子戴的那种帽子。

图片 9

记者:回顾四十多年的考古生涯,作为女性,您会觉得脆弱和害怕吗?

同样地处平原的安阳小屯村民也没有冬闲,决定挖掉不远处的高岗。

郑振香:我没有觉得吃苦,没有觉得脆弱,也没有害怕。

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安阳考古工作站听说要挖平高岗,立即与小屯大队干部协商,要对尚没有拔掉棉花杆的高岗进行钻探。

我在北大的时候,系里有一些骨头架子。我就主动要求节假日值班。那时有人说:“你一进去,就不怕那些骨头架子吗?我就说:不怕。到安阳后,有些挖掘出来的骨架鉴定后,就装在盒子里。没鉴定的,就放在外面。大家走来走去,都是无所谓的。

因为殷墟是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区,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竖着不少醒目的文物保护水泥标志,保护区内每项建筑动工前必须经过考古钻探,在探明地下情况后,方可动工兴建。

记者:您对这些骨头是怎么想的呢?好像考古学家对生命、器物、岁月的态度有一种特有的超然?我觉得您特别镇定。

如安钢就发现一座违背历史规律汉代在上、唐代在下的叠压墓葬,究其原因是唐代墓主看中了汉代墓主家坟墓风水,掏挖埋葬的。

郑振香:骨头就跟陶罐一样。有放陶罐的地方,也有放骨头的地方。考古本身和古人的社会生活一样。有好东西,有坏东西;有穷的,有富的,考古什么都碰得上。你有时候会碰到一堆房子。房子也有大有小,都一样。

另外小屯干部和不少群众都参与过考古工作队的钻探挖掘,对钻探有十分丰富的经验。因此考古钻探立即得到生产大队认可。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知道有妇好这样一位杰出女性的呢?

图片 10

郑振香:早在北大读甲骨文的时候,我就知道妇好,知道历史上有这样一位文武双全的杰出女性。但是当我从妇好墓出土的器物上第一次看到刻有“妇好”的铭文时,确是感到说不出的震撼和喜悦。

1975年10月23日安阳考古站工作队队长郑振香女士带领民工,开始对高岗进行开铲钻探,他们首先从高岗南部已被群众逐浙挖成断崖的地方开钻,果然发现房屋廊柱柱坑柱础及夯土层和灰坑,他们断定为商代房屋遗址。

记者:没有您的学识、判断、直觉,还有您的专注、果敢和坚持,缺失任何一个因素,妇好墓可能都会在您的脚下滑过。在妇好墓的挖掘中,您身上体现出了强大的意志力。

由于转入冬天,不便施工,郑振香决定覆盖回填掩埋,到来年春天再行考古。

郑振香:我一直对敢担当、有责任的女性有一种认同。我从小就喜欢穆桂英,我觉得她有魄力。我的性格也是这样的,坚强乐观,做事有决心,坚持到底。只要我认为这个事是正确的,我就尽量完成,而且尽量争取完成得最好。

1976年5月16日考古队再次进入高地,发掘出一个大型墓葬,还没挖到墓底就发现殉葬人骨,经统计,一共挖出1928件文物。

记者:您心中的妇好是什么样子的呢?

图片 11

郑振香:妇好个子比较高大,我曾把妇好的一个扳指儿套在自己的拇指上,根本套不住。妇好也很有力气,墓中出土的武器都很重,她要拿得起。

殷商王陵那么多贵族墓被盗得千孔百疮七零八落,而埋在宫殿区的妇好墓出乎人们的意料,连精明的盗墓贼都没有想到,所以才被完整地被保存下来,让3000年后的人们得以看到妇好墓的奢华。

妇好很有气魄,感觉就像穆桂英。早期的妇女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娇柔的,王后也比较有地位,她能够管理很多方面的事物。另外,妇好毕竟是个女性,也很会打扮。她有一箱子骨头簪子。她的玉簪子就有28个。

作者简介

记者:您认为妇好的性格是什么呢?是强悍大气,无所畏惧?如果您生在妇好的年代,是否也会像妇好一样呢?

李恩义,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古都学会理事、文史论坛成员。

郑振香:对,应该是这样。古今女性总有一些共同的东西。时代不同,表现就不一样。战争时期,有的人在保卫国家中作出贡献;和平时期,有的人成为科学家。抗战的时候,出了多少女英雄。她们并不觉得自己了不起,就觉得在这个时候,应该挺身而出,要有所担当。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关注“豫记”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投稿请发送邮件至
yujimedia@163.com

记者:您说的是无所畏惧?

郑振香:说到无所畏惧,这有一个条件,人必须无私才能无畏。没那么多顾虑,也就不怕什么。宁知前进一步死,不能后退半步生。这是一种人生观吧。在危险的时候,宁可牺牲自己。

记者:很难想象您是出生在1929年的人,您的精力这样旺盛,眼睛这样亮。

郑振香:啊,我喜欢工作,做事情。你上次打电话来,我就是去考古所了。

记者:考古学家是通过器物来印证人的。您家里的简单陈旧的器物,却让我惊讶。小铁床、小木桌、暖水瓶,还有您的手表,都是旧的,不知道是用了多少年的。您珍爱着岁月里每一样东西。

郑振香:你说的还真对。你看门上贴的饰物,是我外甥的,也有20年了。我不太在意物质上的东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