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历史教育漏掉了什么

世界史 1

世界史 2资料图:日本僧侣帮助搜集的南京大屠杀证据

日本人总是不能理解,为何几个邻国对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发生的事情深怀怨恨。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他们几乎不了解20世纪的历史。我本人也是在离开日本到澳大利亚读书时,才看到了历史的全貌。

  海外网12月13日电
12月13日,是中国第四个国家公祭日。当天,英国广播公司转发了一条驻日记者大井真理子的文章,这名日本记者在文章中称,因为日本近代历史教育的“缺失”,日本孩子们对祖辈在中国所犯下的罪行一无所知。

自2014年年底开始,日本政府就与美国展开了持久的“拉锯战”,指责美公立高中使用的世界史教材中关于“慰安妇”的表述“存在严重错误”,并频频向美国麦格劳·希尔教育出版公司施加政治压力,要求其对相关表述进行更正。日本右翼媒体《产经新闻》7月5日再次刊文就此事作出评论,将矛头指向中国,称美国历史教材中关于“慰安妇”及“旧日军残暴形象”的表述追根溯源来自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的着作《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中的相关内容。文章称,20世纪90年代后期,美国华裔反日团体反日情绪高涨,蓄意通过张纯如的书作对美国民众开展反日教育,以达到“抹黑”日本的目的。

从人类开始直立行走到今天,30万年的历史全部浓缩在一年的历史教育中。那就是当我14岁第一次学习日本与其他国家关系时的情况。

  日本历史书:关于南京大屠杀只有一行脚注

2014年11月,正值美籍华裔女作家张纯如逝世10周年,美国华裔反日团体“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会长、《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的宣传及销售负责人曾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现有的英文书籍中,并没有对日军南京暴行的相关描写,美国所使用的教科书中也并无相关表述。张纯如在她的书中创造了契机,向世人原原本本地再现了那段历史。”

每周3个小时,一年一共105个小时,我们就这样进入了20世纪。有一些学校的一些班级甚至连这都没有做到,老师让学生们用课余时间自行阅读课本。

  大井真理子在文章中称,日本人似乎总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中国总是因为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事件而对日本怀恨在心。而究其原因,是因为他们在学校里几乎没有学过二十世纪的历史。

《产经新闻》却声称,早在该书出版之时,就有大量的专家学者对书中“日本军队在南京犯下滔天罪行,残忍虐杀中国平民30万余人”等“有悖事实”的描述及“无关的证据照片”提出批评,称书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记述严重与事实不符。该右翼媒体认为,抗日联合会通过对美国主流媒体实施“小手段”,使书中所写的事实深入人心,系美国反日势力的“蓄意为之”。

我仍记得历史老师17年前告诉全班人,日本战争史的重要性并指出很多今天的地缘政治紧张的根源,都在历史中。

世界史,  日本在教科书中,一直尽量弱化近代历史。在一本357页的历史书籍中,只有19页讲述了1931年至1945年间的事件。书中有一页讲了“九·一八”事变,而其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部分,只用了一行注脚来描述。另外,还有一句脚注提及了“慰安妇”,但竟将其描述为“日本帝国陆军建立的军妓营”。书中,甚至连日本广岛和长崎遭投原子弹的事件,也只是一语带过。

据报道,不久前,美国方面向外界公开了洛杉矶某公立高中世界史课程统一使用的教材等,其中包括旧日军老兵为南京大屠杀中日本军队残暴罪行提供证言的影像资料。该影像资料中的两位原日本老兵现均已离世。其中一名在提供证言时坚持声称,中国方面过去出版的南京大屠杀的相关书籍中关于日军暴行的内容“并非事实”,称日本“不会承认凭空捏造的罪行”;同时,另有一名日本老兵也为日军的非人性的暴行提供了证词,“我们把包括妇女和孩子在内的20多名中国百姓驱赶到一户人家,然后直接架柴生火将他们当场烧死”。对此,日方相关“研究者”则提出质疑称,因该老兵在影像资料和《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书中两次作出的证词存在“细节上的出入”,所以“并不具有可信度”。

当我们终于讲到20世纪时,357页的书本中只有19页,描述了1931年到1945年的情况:日本士兵炸毁中国伪满铁路的“九一八”事变只有一页;其他导致1937年中日战争的原因,加起来只有一页;南京大屠杀只出现在一个脚注中;在战争中被强制带到日本挖煤的朝鲜人和中国人在脚注里被一行带过;关于“慰安妇”这一日本帝国陆军一手炮制的卖淫集团,同样放在脚注里,仅仅一行文字;而被发射到广岛和长崎的两枚原子弹,也只是一句话。

世界史 3

此外,据报道,美国高中课堂使用的影像资料中也有所说明,表示“教材所参考的旧日本军在南京犯下的滔天罪行的表述来自张纯如的《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产经新闻》报道称,美国教材中将“南京事件”称为“南京大屠杀”纯粹受张纯如此书的“误导”,该称呼“相当违和”。

我的朋友在11年级时有机会选修世界史。但那时我已脱离了日本教育系统,住在澳大利亚了。我仍记得当我发现澳大利亚历史课不是读年代表,而是深入挖掘一些重要历史事件时,我是多么兴奋。

  日本历史书关于南京大屠杀只有一行脚注

据悉,该影像资料来自美国之前的一档电台节目,该节目在1999年开始以系列故事的形式放映,而1999年正值《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出版2周年。不过,该右翼媒体则分析认为,节目的放映使得张纯如的新书逐渐打开美国市场;同时,美国华裔反日团体也通过这一“手段”使旧日军灭绝人性的“魔鬼”形象深入人心。

所以我不顾导师反对,将历史作为我本科的主修课程之一。他认为我的英语还不熟练,无法应对大量的英文阅读和写作。

  大井真理子称,“令我纠结的是一代又一代日本孩子对我们的祖辈在中国犯下的暴行一无所知。日本的学生关于南京大屠杀大概只会学到一句话,而中国的孩子却不仅仅详尽的了解了南京大屠杀,还包括许多其他的日本的战争罪行。在韩国,事情与此相仿,他们的教育体系对近现代历史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这就导致了中日韩三国对于同一段历史会有截然相反的看法。”

在美国高中现使用的世界史教材中,关于慰安妇有如下表述:“被日本天皇作为‘礼物’赏赐给各军队。”《产经新闻》对教材中这一表述提出强烈指责称,由美国大型教育出版社麦格劳·希尔教育集团出版的该教材信口雌黄,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恶意抹黑日本军队,实在有失恰当。另外,报道还指出,美国教科书出版机构在慰安妇的定位问题上完全参照了《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一书,称“40万余中国人民丧生在日本军队的刺刀之下”,至此,作者张纯如和抗日联合会终于得偿所愿,成功达到向美国民众“抹黑”日本的目的。

我的第一篇英文作文就是关于南京大屠杀。关于事情的真相还有争议,中国人说有30万人被杀,还有许多妇女被日本士兵轮奸,我花了6个月时间调研各方论点,发现有些日本人否定整件事。

  日本右翼势力篡改教科书 中国斥“极其错误”

根据美国教育部的相关规定,全美各州的学校均会在每学年制定教学大纲,选定将要开设的课程内容。而最初公开决定选定该版世界史教科书及影像资料的加利福尼亚州现在使用的教学大纲系1998年制定,明确规定高中一年级学生须必修世界史课程,学习分析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原因和结果,其中就有关于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明确表述。

藤冈信胜是其中之一,我在准备论文时读了他的书。“那是一场战争,所以有人死去,但没有系统的屠杀或者强奸。”他说。

  从上世纪50年代起,日本右翼势力就开始在教科书上做文章,利用教科书否定侵略,将其中“战争反省”的内容删掉,日本篡改教科书的问题由此产生。

《产经新闻》认为,中国反日团体在张纯如《南京浩劫:被遗忘的大屠杀》成书的第二年就蓄意采取各种“小动作”,试图通过此书的内容向美国教育界渗透,逐步达到将日本“妖魔化”的目的,可谓“别有用心”。并表示因中国方面在该问题上步步紧逼,中日关系的缓和前路漫漫,不容乐观。

“当中国政府请日本记者报道时,雇了演员来扮演受害者。”当我后来在东京见到他时,他这样说,“所有中国拿来当证据的照片都是伪造的,因为同一张砍头的照片就出现在国共内战的资料里。”

  日本有教科书提到南京大屠杀时称,“东京审判认定日本军队在1937年日中战争中占领南京时,杀害了大量中国民众。关于这一事件的实际情况,资料上有许多疑问点,有各种各样的见解,现在还在持续争论。”该书通篇渲染日本士兵和平民的伤亡人数,对亚洲各国的巨大损失却只字不提。

日本在军国主义野心的鼓动下发动侵略战争,在“二战”中强征慰安妇,并制造了震惊中外、丧失人性的南京大屠杀,犯下滔天罪行,为中国及众多亚洲国家带来了不可挽回的灾难,这是世界皆知、不容抹杀的事实。而安倍政权却无视历史真相,为掩盖其罪恶“小动作”不断,用尽千方百计,企图为日本“洗白”。分析指出,安倍政府若继续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必将影响亚太地区的稳定与和谐,引起国际社会的公愤和谴责。

作为一名17岁的学生,我并没有试图对到底发生了什么下结论,但在读了很多关于这件事的书后,至少让我懂得了为什么众多中国民众,仍能感受到日本过去军事行为带来的伤痛。

  3月24日,日本文部科学省今天发表了教科书检定结果,明年开始使用的教科书中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记载会写入没有确定的牺牲人数。

日本小学生最多只读过一页与大屠杀有关的内容,而中国孩子了解到了不仅是南京大屠杀事件的细节,还了解了更多日军在战争中犯下的无数罪行,虽然强调这些战争罪行,有时被批评为激进的反日行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此表示,南京大屠杀早已是国际社会公认的,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犯下的重大罪行,铁证如山。关于南京大屠杀死难人数也是经过专家论证的。“我认为日本政府和有关部门在教科书当中要修改或是淡化这段历史,甚至否认、篡写这段历史,这是一种极其错误和不负责任的行为。”

韩国也是如此,其教育系统设置的大量重点是关于韩日双方的现代史。这种情况已导致两个时差仅为一小时的邻国,在同一事件上的认知相去甚远。

  她强调,这不利于教育日本下一代正确地认识历史,也不利于他们正确地认识自己的国家和他的邻国关系的过去,更难以教育他们更好地去把握日本与邻国关系的未来。希望日本政府能本着对本国人民、对历史、对自己邻国负责任的态度,用正确的历史观去教育国民,千万不要用错误的历史观去误导下一代。(综编/海外网
杨佳)

最有争议的话题就是慰安妇。藤冈信胜认为她们是收钱的妓女,但韩国和中国台湾认为,她们是被日本军队强迫的性奴。

如果不知道这些争论,很难弄清为什么近期与中韩两国发生的领土争端,会引起邻国情绪上的严重不满。因此从电视上了解一些普通民众上街游行表达对日本的敌意时,日本观众认为这些做法让人困惑,甚至有些野蛮。

同样,日本民众经常发现很难弄清为什么政治家参拜争议不断的靖国神社,会引起如此强烈的愤怒,因为那里供奉的战犯中,包括侵略他国的日本军人。

我询问朋友和同事的孩子,在学校期间学习了多少历史。20岁的大学生吉田奈美和姐姐麻衣本科都是学习理科,说她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慰安妇”。“我听说过南京大屠杀,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们两个都这样说。奈美补充道,“在学校里我们重点学的,都是很久很久之前发生的事情,比如武士时代的历史。”

曾当过历史老师的学者玉木松冈认为,日本历史教育要对这个国家的外交困境,负一部分责任。“我们的系统教育教出来的日本青年,对于中国和韩国的抱怨感到厌烦,因为他们没有受过与这些抱怨有关的教育。这很危险,因为他们中的一些人想要得到更多信息,因此就去相信民族主义者的观点,那就是日本什么都没有做错。”

当我前些年到南京去参观大屠杀纪念馆时,基于对参加侵略南京的日本士兵的采访,我第一次见到了松冈女士的工作。

“当年的幸存者手中有很多证据,但我想我们同样也该听听当时的士兵怎么说。”松冈说,“我花了很长时间采访了250名当时侵略南京的士兵。他们中的很多人起初对此闭口不谈,但最终他们承认了自己杀戮、抢夺、强奸的罪行。”

一种非常复杂的情绪让我窒息。看到日本一遍又一遍被描述为魔鬼我很伤心,但同时也很紧张,因为我担忧世人知道我是日本人后,会怎么看待我。

当玉木老师出书时,受到很多民族主义团体的威胁。她和藤冈代表了“学校历史该教什么”这场辩论中的两个阵营。

藤冈和他的日本教科书改革协会认为,教科书有“受虐倾向”,而且只教授了日本的阴暗面。他因为给政客施压要求去除高中教科书中的“慰安妇”词条,而名声大噪。他的第一稿教科书2001年在政府通过,只简单提及了在南京死去的士兵和市民人数,但他打算做得更彻底。

但不承认是解决之道吗?教育部要求初中所有学生必须学习日本“与亚洲邻国的历史关系及二战对人类造成的巨大损失”。根据指南,每所学校根据自身所在区域和环境,来决定对哪些事件进行深入讲解。

然而,玉木松冈认为,这样做等于是刻意回避教年轻人日本暴行的细节。

亲身经历了两个国家的历史教育后,我发现日本教授历史的方式只有一个优点:学生们清楚地知道什么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很多方面,我是幸运的。在澳大利亚,初中学生基本都能升入高中,没必要经历“考试大战”。在日本,对那些想要进入好的高中和大学的学生来说,竞争很激烈,需要记住几百个历史时间,以及其他学科需要的知识。他们没有时间在战争罪行那几页书上,花费过多时间,即使他们在教科书中可以读到。所有这些都导致了日本的亚洲邻国,尤其是中国和韩国,指责日本掩盖历史罪行。

与此同时,日本新首相安倍晋三批评中国学校太反日了。他也想改变日本历史,以便孩子们可以为我们的过去而骄傲,而且还想收回日本1993年就慰安妇事件的道歉。

如果他这样做了,毫无疑问会在我们的亚洲邻居中引起巨大骚动。而很多日本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整件事这么重要。作者
Mariko Oi 译者 张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