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学生存发展的外部环境是个很大的话题,在这里我只能简略地大题小做,谈谈我对外部科学环境的粗浅看法,所以说是小议。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历史精神文化积累下来的财富。因此对它的保护和研究不同于对政府管理下的一般性生活事务的处理方式,只能用人文科学的理论知识和作业方法,遵循人类文化法则加以处理,才能科学有效地达到预期目标。

摘要:民俗学学科属性的不确定造成了对民俗文化的属性认知时常出现偏差,因此,有必要对民俗文化的属性进行再认知。民俗与民众的生活须臾不可分离,这就决定了民俗文化是与生俱来的日常生活文化,它与人生相伴,与人类相随,把生物的人操练、养育为文化的人;民俗文化又是根脉文化,它是精英文化的母体,为典籍文化、精英文化奠定了基础,传承了人类之初的文明,与政治、法律、宗教等存在密切的联系。这两种属性决定了民俗文化不仅反映着民众的生活智慧,还传承着民族文化的基因,具有天人合一的文化境界,体现了执着于现实的生生不息的文化性格,显示了包容互生的和谐精神。

任何学科的生存与发展,都离不开它的生态环境、历史环境、社会环境以及人类诸多科学构建的科学环境而孤立存在,民俗学自然也毫不例外。民俗学科生存发展的大环境虽然很值得我们注意,但是面临的科学环境更加值得我们密切关注。因为,众所周知,当今世界大环境的剧烈变动,其主要动因正是来自于现代高科学技术发展的突飞猛进。民俗学的学术研究,不能远离当今世界的科学进步,而把自己的视野仅仅局限于民俗学传统领域的狭小胡同里,自我欣赏着那些支离破碎的所谓民俗活化石、老古董甚至是破绽百出的假古董。虽然我们经常在重弹着一个从柳田国男民俗学到钟敬文民俗学一脉相传下来的经典老调:说民俗学既是过去学,也是现代学和未来学,但是,我们不仅对民俗学的过去式没有做出什么全面深透的研究,更重要的是对于民俗学的现代式和未来式,从来就没有做过什么有建设性的探索。以至于事到如今,我们处在许多强大的现代科学、未来科学的包围之中,已经产生了许多困惑或危机的时候,我们仍然缺乏一种跟着新世纪感觉走的强烈愿望和意向。不过,令人十分欣慰的是:我们的一批有强烈醒觉意识的中青年民俗学者打破了这种沉寂,开始走上了新的民俗学里程,2005年最后一期《民间文化论坛》由刘宗迪、施爱东、吕微、陈建宪等四位博士发表的未完待续的长篇前沿话题笔谈,就是最有代表性的成果。在这里,我不想对这篇有目共睹的真知灼见和集体智慧结晶的宏论发表多余的评价,因为它的出现本身的意义就已经足够人文科学界尽情阐发了。我在这里只想提出科学环境带给我们的两个我认为有价值的问题,供我们大家一齐思考。第一个话题:民俗学该如何面对因特网高科技时代?国际科学界早已认定:20世纪是物理学的世纪。电脑的出现以及它飞速发展到因特网高科技时代是它的最主要标志。目前全世界有15%的人口(65亿人口中的约10亿人),已经通过因特网连接起来了,在未来15年里,差不多世界上大部分人口将会被连接起来。其中为数极少的民俗学者的研究工作会从中得到极大的帮助,可以享用最大限度的信息资讯,甚至可能产生不小的知识经济效益。但是,因特网已经在极为广阔的中国大地改变了固有的民俗文化空间,改变了民间的日常生活,这几乎是不争的事实。特别是信息超载,有利和有弊的信息臃肿地混杂在一起,干扰着所有网民的传统民俗生活;包括误导信息、暴力信息、色情信息、垃圾邮件和网络恐怖主义等等信息对青少年和成年人的严重污染,破坏着原有的正常生活。同时,因特网还每年引来数百万上千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他们远比本土的民俗学者更早地捷足先登到了所有被旅游开发殆尽的民俗田野基地,迫使那里的原住民把千百年来固有的生活风俗习惯交给财富集团和权势集团,经过加工变形成为商品,展演叫卖,获取高额利润。民俗学者此时面对大规模涌动的旅游热潮是研究现代生成的旅游民俗或民俗旅游呢?还是面对旅游这种对传统民俗严重破坏,去追寻探究原有生活习俗已经遭到损害的支离破碎的民俗残片呢?中国56个民族民俗文化的极其丰富的多种多样文化表现形式,几乎都越过了所有的法律可控范围,已经被无国界的网络收入了因特网数据库。我们民俗学研究的战略、策略和战术、技术,此刻该如何采取应对这种信息科学时代的作业模式和操作程序?同时,高科技带来的中国现代化建设,已经把中国数以亿计的青壮年男女农民工从几千年耕种的土地上转移到了都市城镇,甚至劳务出口到了外国。中国传统民俗的主体民众,已经或正在远离他们的民俗根基。原有的村落民俗文化空间,几乎只剩下老弱残幼留在家园担任很不完整的民俗角色。根据我主持的中日韩三国联合调查中国东北朝鲜族民俗的初步结果及最近的追踪调查证明:从1985年到2005年的20年间,东北三省农村的朝鲜族,从未成年的16岁到成年的56岁的88%的男女劳动力,都远在韩国打工,多年离家在外。除了老年协会的老人有歌舞聚会以外,几乎所有的朝鲜族村屯的民俗生活全面淡化。据很多民族自治县和民族乡的文化部门统计,当地最为流行的朝鲜族回甲祝寿习俗,已经十多年没有人家举行了。许多家的老人从60岁等到70岁都过了,儿女和亲戚朋友都在韩国打工赚钱,没有人回来办寿和拜寿,古老的民俗传统从此濒临消亡。第二个话题:民俗学该如何面对一发不可收拾的生物学高科技时代?国际科学界认为:21世纪是生物学的世纪。目前大型的生物制药和粮食、蔬菜、花卉等的新品种培育,都已经启用了生物的基因工程就是最好的证明。目前,基因工程的实验,早已经从植物的培育扩大到动物的培育,基因技术已经瞄准了各种色彩斑斓的热带观赏鱼的宠物市场需求。当前,我们不得不注意下列状况。比如,民俗学家正在努力调查研究各民族的婚恋习俗,从对唱情歌到参加歌墟坡会,从走寨到行歌坐夜,从包办婚姻到自主恋爱婚姻等等各种爱情的民俗形态和民俗心理。然而在国际生物学的神经科学领域已经研究出来,爱情既不是被丘比特的爱之箭射中而施了魔法的人的情缘,也不是两个人心灵碰撞而坠入了爱河,而是两个人的基因在做彼此有效延续下一代的工作。科学家已经掌握了两个人爱情游戏中彼此本能地寻找有利于基因结合,有利于基因延续,以及改善基因入选的全过程。他们在人的后脑中找到了这种爱情反应的特定区域,测查到发生恋情时人体内产生的大量苯乙胺物质,这种物质对于刺激相爱情感十分重要,此后就会进入互相依恋的热恋阶段。就在这种生物遗传基因的作用下有一种后叶催产素的化学物质自然产生,这些科学家把它叫做爱情激素。由此我们联想到,爱情的生物性研究与爱情的社会性研究究竟是什么关系?如果爱情能被遗传基因工程的实验详细解密,那么民俗学的婚恋习俗研究该怎样进行?生物学领域的动物行为学现在已经成为走红的学科,甚至吸引了一些当代人类学家都进入到对灵长目动物、哺乳动物、脊椎动物的行为研究领域,寻找对人类行为的解答。比如,灵长动物的领土欲、领袖欲,异性占有欲和人类这类欲望的本能的近似研究。这只是浅层的比较研究。至于高技术的研究已经进入对于动物的超能力开发和利用的准备。例如,许多哺乳动物自主地出现生物化学机能阻止意外的受孕,而人类就只能使用对人有副作用的避孕药物阻止受孕。然而,生物科学就要从那些动物身上得到滞育机理的成因,就会使人类具备这种自主能力。人类还可以从动物肢体的自主再生机能中找到人体断肢再生的可能,事实上现在人类再生自己的皮肤已经运用了这种成功的生物技术。21世纪的生物技术是一场异乎寻常的颠覆性的科学革命,当我们已经懂得各种动植物的基因,包括细菌、病毒的基因在人类肌体中串来串去作怪时,当克隆技术已经不再在乎法律和道德制裁时,我们社会中的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将被生物高科技摧毁得面目皆非,难以救治。面对已经来临和正在急速发展的物理学和生物学高科技时代,我们已经调查研究过的传统民俗文化,必将成为百分之百的天方夜谭,为现代人和未来人完全茫然无知并无法理解。那么,我们的现代民俗学和未来民俗学到底是什么状况呢?我们到底应该如何研究现代人的民俗生活和未来人的民俗生活呢?值得深思。
(中国民俗学会代表大会发言稿2006)

风俗习惯 1

关键词:生活文化;根脉文化;传承;文化基因

  乌丙安,中国民俗学会荣誉会长、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1929年生于内蒙古呼和浩特,酷爱民间文学艺术,从事民俗学研究。近年来,一直致力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1953年师从我国民俗学奠基人钟敬文先生,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民间文学专业,成为新中国首批研究生。著有《民间文学概论》、《民俗学丛话》、《中国民俗学》、《民俗学原理》、《民俗文化新论》、《中国民间信仰》等一系列具有前瞻性和里程碑意义的民俗学专著,为中国民俗学事业和专业教学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作者简介:邢莉,女,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100081),主要从事民俗文化研究。

  今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10周年,而近年来,我国的非遗保护工作也取得了阶段性突出成果。非遗文化与民俗文化间的关系、非遗在保护过程中面临的问题等越发成为公众关注的话题。近日,本报记者走近民俗学家乌丙安,通过对其60年来民俗学治学之路的回顾,让我们分享了他对民俗学研究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宝贵见解。


  1 民俗学最重采集民风

  钟敬文先生认为文化是人类活动及其所得到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的综合体,他把文化分为上层文化、中层文化和下层文化[1]3;美国人类学家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提出了大传统和小传统的理论模式,所谓大传统指的是一般所说的占统治地位的文化,所谓小传统则主要指的是民间文化,基层民众的生活文化。类似的文化分类是基于对文化属性的认知差异而造成的,因此,对文化属性的认知是我们认识和辨别一种文化的基础。对于民俗文化而言,更是如此。长期以来,由于学界对民俗学学科属性的认知时常出现偏差,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学科发展的一些困境以及观照现实文化的无力。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有必要对民俗文化的属性进行再次的认知,进而确立其与文化基因传承之间的关系。

  《中国社会科学报》:乌老您好,能否谈谈您是如何走上民俗学治学道路的?

  一、民俗文化是与生俱来的生活文化

  乌丙安:我出生在内蒙古呼和浩特,草原牧歌伴随我长大,尤其是受鄂尔多斯和巴彦淖尔草原牧歌及河套爬山调的熏陶,我酷爱民族民间文学艺术。1949年夏,在刚刚解放的北平,我考取了燕京大学等四所高校,因为学费问题,最终决定去天津河北师院读中国文学。1953年留在中文系任教。5个月后,国家公布了全国重点大学招收首批研究生的消息,我深受鼓舞,报考了北京师范大学民间文学专业,拜在我国民俗学奠基人钟敬文教授门下,从此便与民俗学、民间文艺学结下了终生不解之缘。

  民俗文化是与生俱来的日常生活文化,是伴随人类产生的诞生物。钟敬文在1982年写的《民俗学及其作用》一文中已提到生活文化的概念:民俗学(Folklore)是一门社会科学,是一门人文科学。它的研究对象,是一个国家或民族中广大人民(主要是劳动人民)所创造、享用和传承的生活文化。[2]399因为人是融合生物性、社会性和精神性的类的存在物,作为生物的人,人类有饮食男女的需求;作为社会的人,人有群居的本能,社会性使得人的经验和知识不断得以积累和传承;作为精神的人,本质上追求自由自觉的活动。不过七八千年前的文明史,只占人类史的百分之一,可是在史前时代,就有许多不同的氏族,这些氏族流传着不同的人类起源的神话。有历史记载的许多民俗文化,都起源于史前时代人类的生活。当人类的祖先在以狩猎的猎物和采集到的树叶等植物为食物的时候,当他们用树叶掩盖下体的时候,当一个婴儿呱呱落地之前,原始人或用石头,或用竹篾把他与母体分离的时候,就坠入了民俗文化之中。人从生到死是一个生命的过程,从哺乳到死亡的一切行动,都是从同一群体的别人那里学习得来的。所学会的那一套生活方式和所利用的器具都是在他学习之前就已经固定和存在的,这一切是由他同群人所提供的[3]。比如,语言是重要的文化符号,语言作为重要的载体不仅是思想的表现符号,各个地域、各个族群的语言是塑造文化人的第一因素,传递方式为社会传承,人通过在后天习得的语言,成为具有文化的人,具有人性的人。

  1955年8月研究生毕业后我被高教部分配到沈阳师范学院中文系任教,给学生讲授人民口头文学概论和文学概论两门课程,在社会主义建设热潮的影响之下,我也开展了一些文学写作和学术研究方面的工作,先后在《人民日报》副刊、《文艺报》、《芒种》等刊物上发表了《种蒺藜者得刺》、《抬驴子走的故事》、《挂起匾来再说》等多篇民间文艺风格的随笔,1956年完成了近18万字的《人民口头文学概论》编著,被高教部确定为新中国第一部民间文学高校交流教材,内部铅印出版。

  现代人应该知道,民俗文化是与生俱来的。无论从社会群体的角度说,还是从个体角度说,民俗文化是人类整体和每个个体永恒的伴生物,这一点与雅文化不同,民俗文化与人类的整体共存,与人类的某一群体共存,也与每个个体共存。中国人承传着十二生肖的习俗,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我国许多少数民族也有十二生肖的习俗,如蒙古族、壮族、部分彝族的十二生肖与汉族基本一致,但也有民族的生肖文化与汉族不同:哀牢山彝族同胞在十二生肖系列中,以穿山甲占据了龙的位置;新疆的柯尔克孜族十二生肖中以鱼代龙、以狐狸代猴;海南黎族同胞以十二生肖纪日,其次序以鸡起首,猴煞尾;生活在西双版纳地区的傣族以黄牛代替牛,以山羊代羊,亥的属相不是猪而是象。从以上变化中大致可以看出,各民族在选择十二生肖动物时,由于生存环境的不同,选择了最亲近的动物作为生肖动物,从而给生肖文化带来了一定的差异。除了在生肖动物选择上的变异外,少数民族还形成各自不同的纪年、纪日方法,同时产生了许多与生肖有关的民俗。中国人从诞生之日起,就把自己的生命与某一动物联系在一起,似乎两者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系。学术界认为这属于原始思维的范畴,也就是说,原始人就是民俗文化的持有者。

  《中国社会科学报》:钟敬文先生被学界视为我国民俗学的奠基人,作为他的弟子,您认为在学术研究和治学方法上哪些方面受到他影响最为深刻?

  在社会科学家看来,没有无文化的社会,甚至没有无文化的人。每个社会,无论它的文化多么简陋,但总有一种文化;从个人跻身于一种或几种文化的意义看,每个人都是有文化的人[4]29。本妮迪克特的《文化模式》一书在开篇用了一句印第安人箴言:开始,上帝就给了每个民族一个陶杯,从这杯中,人们饮入了他们的生活。这就是说每个个体均生活在其先辈创造和传承的民俗文化中,所以在当今信息化、工业化的时代,人们仍旧期盼龙年生龙子,说明享受现代化、信息化的人们依然在承袭远古时期的思维定势和重复出现的行为习惯。正如民俗学家所言:他看世界的时候,总会受到特定的习俗、风俗和思想方式的剪辑编排。即使在哲学探索中,人们也未能超越这些陈规旧习,就是他的真假是非概念也会受到其特有的传统习俗的影响。[5]在这样的社会文化氛围中,每个社区的民俗文化都遵循着传承创新再传承再创新的规律,适应民众生活的不断需求,就这样民俗文化与人生相伴,与人类相随。

  乌丙安:钟敬文先生给我们研究生讲课时,讲授的是中国民俗学运动也就是民俗学史,还有就是民间文学的基本知识以及田野调查方法。以田野调查收集到的资料为基础,钟敬文先生主编了100多期《民俗周刊》,他田野调查做得详尽踏实,经验非常丰富。我最大的收获也就是他教给我们的正确的田野调查方法,这为我以后从事民俗学研究打下了坚实基础。

  我们说民俗采风,民俗就是一阵风,也就是民风。正是民俗学史的学习使我形成了民俗学要重视田野调查的基本认识。然而困于当时的政策环境,无法大量开展田野调查,我们就收集当时地方杂志发表的新民歌,比如《东方红》、陕北《信天游》,这里面的民俗信息非常丰富。此外,我们也在古典文献中寻找民俗资源。明清甚至汉唐以来的大量文献记录了古老的风俗,这些知识的积累为以后的民俗研究打下基础。现在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很多学生都不知道去哪里查找材料,我可以马上告诉他们在古代的哪本文献中有这方面的记载。这些积累也为我以后写作《民俗学原理》、《中国民俗学》等奠定了基础。

风俗习惯,  2 民俗文化传统保护:根深才能叶茂

  《中国社会科学报》:民俗或民俗文化已成为当下媒体和口头语境中的热门词汇。但民俗或民俗文化究竟指什么、包括哪些内容、有哪些表现形式这些问题,在民众中并没有形成清晰的认识,在您看来,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民俗文化?

  乌丙安:要理解民俗文化首先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概念:民俗文化在中国五十六个民族中,内容极为丰富,表现形式多彩多姿。民俗这种人类文化是各民族民众世世代代传袭下来的、有稳定形式的事物和现象,它表现在人们的行为上、口头上、心理上,并且不断反复地出现在民众的日常生活中,为民众所认同。通常所说的约定俗成,就是对民俗文化的简明解释。

  比如,各地农民按照农历二十四节气进行不同的春耕、夏锄、秋收、冬藏,表现为各种各样的农事活动,这些活动就构成了农耕生产的习俗。再比如,人们到了婚龄期,家族就要依照传统礼仪举办婚嫁喜事,于是构成了婚姻习俗,等等,这都是与民众生活息息相关的重大民俗行事。世界上凡有人烟处就有民俗,任何个人都是在他所属群体的民俗文化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学术研究而言,我们应该如何区分不同的民俗文化?

  乌丙安:中国是农耕文明古国,也是人类农耕民俗文化发源地之一,民俗文化内容极为丰富、形式异常多样。我国的民俗文化大体上说包括以下四大类和大约五十个民俗系列。

  第一大类叫做经济民俗类,也可以叫做物质生产、交易运输与消费的民俗。物质生产民俗包括生态民俗、农耕民俗、工匠习俗(含手工技艺习俗)等;交易运输民俗包括商贸习俗、交通运输习俗;消费民俗包括和衣食住行相关的习俗和医药习俗等共计十四个民俗系列。第二大类叫做社会民俗类。它包括家族亲族民俗、村寨乡里民俗、婚姻习俗等十一个系列。第三大类叫做信仰民俗类,也可以叫做信仰崇拜民俗和传统节会民俗。在中国,非常突出的就是民间庙会祭祀习俗活动和传统节日祭典庆典民俗活动。民族民间节日和庙会都展现了我国农业文明时期传承下来的对大自然恩赐的崇敬和对祖先恩典的祭拜,从中可以领略到中华民族民俗文化的深刻内涵。

  第四大类叫做游艺民俗类,又可以称作民间文学艺术、游艺竞技活动的民俗。这一大类的民俗文化财富是非常丰富多彩的,其中有许多游艺活动都已经成为世界级瑰宝。例如,蒙古族的《格斯尔》、柯尔克孜族说唱史诗《玛纳斯》、侗族大歌、民间剪纸等都已经被联合国批准纳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中国社会科学报》: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和社会急剧转型,文化事业也出现了空前繁荣的景象。请您谈一谈民俗文化遗产保护对于推动我国文化发展的意义。

  乌丙安:从民俗分类的阐述中不难看出,民俗文化包罗万象,无处不在,无所不有,它给我们留下了很多民族民俗文化的优秀遗产,值得我们特别关注。今天中国已经是联合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的签约国,也是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成功率最高、批准项目数量最多的国家。

  近年来,中国民俗学界也提出,中国民俗文化大复兴的年代来到了,从口头文学、音乐、舞蹈到戏剧,还有其他民俗文化表现形式,要重新把我国五十六个民族珍藏多年的文化瑰宝抢救出来,包括那些曾经被人们忽视的文化。

  事实证明,中国优秀的民俗文化遗产,在历史上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和壮大发挥了巨大作用,并为现代人留下了很多宝贵财富。中国的民俗文化始终保持着一种多民族多元一体化格局,保持了文化多样性的鲜明特色,符合人类文明发展的前进方向。民俗文化传统正是当代文化走向大繁荣的根脉,只有根深才能叶茂。我国目前正在大力推进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巨大文化工程就充分证实了这种深远的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