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清朝打了胜仗,乾隆收报后却羞怒交加,要处死将领

大小金川之役是乾隆的十大武功中的两大武功,动用人力六十万、耗费银两七千万。而作为对手的大小金川跨度不过二百公里、可用之兵不过三万人。

大小金川之役是清朝乾隆皇帝的十大武功之二。与乾隆其他八大武功相比,偏居川西一隅、仅有弹丸之地、数万人口的大小金川,却致清王朝先后共投入了近60万人力、7000万帑币,其代价远远超过乾隆的其他任何一次武功。

乾隆十年(1745年),川藏大道上的36个大清政府军遭遇强盗,被扒了个精光。川陕总督庆复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指认这次抢劫是瞻对部落(今四川新龙县)的康巴汉子干的,理由是他们热爱抢劫。乾隆即位后,就一直想找机会敲打一下川西高原上数十位土司,以维护通葬大道的顺畅,于是他果断决定出兵讨伐瞻对。

实力对比如此悬殊,在崇武的乾隆朝,为何一定要打平这块地方,并且还打得如此吃力呢?

图片 1

一切似乎跟预想的一样。一年后,庆复奏报攻克瞻对,土司班滚被战火烧死。然而事实却是,清军被打得东躲西藏,连半场像样的胜仗都没打过。最后庆复不得不贿赂班滚,双方约定停战,班滚让出一个寨子给庆复烧,班滚三年不得出头。

下面的文章中,我会边介绍战役的情况边分析,请大家耐心地阅读。

乾隆初,大金川土司莎罗奔夺取小金川泽旺印信,“意欲并吞诸蕃”,又攻明正土司。1747年,清军3万人分两路进讨,久而无功,川陕总督张广泗被清廷处死,改派岳钟琪为总兵,刻期进讨。1749年,莎罗奔请降,大金川事件初告平息。

图片 2

莎罗奔挑起事端

以后,大小金川之间常有冲突。到18世纪60年代,金川局势再度紧张,又一次引起清王朝的关注。1766年,清廷派四川总督阿尔泰联合9家土司会攻大金川,小金川土司僧格桑联合反清。1771年清军败绩,清廷又将阿尔泰革职,派温福入川督师,向金川进兵,第二次金川之役由此开始。1773年,温福战死,清廷又派阿桂为将军,增兵金川。经多次血战,清军死伤众多,终于于1776年初取胜。历时五年、死伤逾万人、耗银7000万两的第二次金川之役至此结束。

在一旁看戏的大金川(四川金川县)土司莎罗奔闻讯狂喜—原来朝廷也不过如此。瞻对战事平息后,他立即派兵四面出击,进犯其他土司,大有摧毁清王朝边疆土司管理体系,一统川西高原之势。乾隆怎么会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呢?乾隆十二年三月,乾隆宣布讨伐大金川,曾被他誉为“西南保障”的云贵总督张广泗受命入川。

在四川和西藏的交界处,因为少数民族集居、地形复杂和历史沿袭,朝廷有军事要塞的驻军,但不派文官管理。地方的行政管理权下放到土司,那块地方共划作十八个土司管理,称作“嘉绒十八土司”。

战后,清朝在大小金川分置阿尔古、美诺两直隶厅。

此刻的张广泗志得意满,他觉得此战是皇帝对他的考验,只要成绩合格,入京为相不成问题。然而真的来到前线,他才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请求乾隆赶紧再派点儿人手、凑点儿钱粮过来。另外,张广泗还捅出了瞻对真相,而且班滚根本没有遵守约定,仍然在他的老巢活跃着。

土司在他的地盘上就是土皇帝,他们不仅有行政权,还有自己的军队。因为教育贫脊,时人不遵律法,土司之间也经常为争地盘发生战斗。

图片 3

乾隆收报后羞怒交加,处死了庆复,又给张广泗加派了两万人马,要求他必须尽快攻破金川,挽回颜面。然而碉楼成了清军的最大障碍,张广泗想尽办法,死了不少人,却毫无作用,反而遭到金川士兵的反击,陷入被动。张广泗束手无策,只好找乾隆报销损失,并保证明年夏秋完成任务。

图片 4

战争背景

乾隆十三年三月,富察皇后在东巡途中病逝,乾隆的心情阴暗至极,触到霉头的官员个个动辄获罪论死,长时间徒劳无功的张广泗令乾隆丧失耐心,派首席军机大臣讷亲前去督战。然而,双方交流不畅,讷亲动辄抬出皇帝旨意,要求张广泗速战速决,气得张广泗交出了指挥权,让讷亲亲自披挂上阵。

(上图即嘉绒十八土司的分布区域,紧挨西藏)

土司制度到明末清初已不适应社会的发展。当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从劳役地租向实物地租过渡时,世袭土司仍强迫人民无偿服役。土司中又一再发生侵吞其他地区土地,甚至公开武装叛乱的事件。清廷采纳云贵总督鄂尔泰疏议,在西南掀起大规模“改土归流”高潮,改土官为流官,革除土司制,建立州县制。“改土归流”的政策,在云南和贵州取得很大成效,但在四川当时却只实行于与云、贵接壤的少数民族地区。在川西藏区,则发生了大小金川事。

但事实证明,讷亲就是个狗熊,金川军只用了十几天就让参战清军死伤大半。乾隆的脸都羞红了—讷亲的确执行了自己的部署,结果没做成示范,反而成了笑柄。

乾隆十年,大金土司莎罗奔诱骗绑架了自己的女婿泽旺,他是小金川的土司,还收缴了他的土司印信。

战争过程

然而,更大的笑料还在后面。闰七月下旬,清军遭到几十个金川兵袭击,三千人马立时一哄而散,发生严重踩踏,莫名其妙地死了好几百人。“闻之骇听”—乾隆以这四个字结束了自己的批复,必胜决心也随之动摇。没几天,败报又来了,二三十个金川军袭营,杀伤军士后抢走几门大炮。

在川陕总督庆复的查办调停下,莎罗奔释放了泽旺并归还了他的土司印信。

第一次平金川

图片 5

乾隆十一年,另一个土司班滚的下面人抢劫了当地驻军,班滚不服管,还在关隘处派兵与清军对恃。朝廷派庆复征剿他,其中,明正土司出了大力,又是出主意又是做向导。

乾隆十一年,大金川土司莎罗奔劫夺小金川土司泽旺﹐经清朝干预后释还。次年,莎罗奔又攻明正土司等地,清朝派兵前往“弹压”﹐遭到莎罗奔的抵制。乾隆帝调张广泗任川陕总督,自小金川进兵大金川征伐莎罗奔。莎罗奔率众奋力反抗,清军屡失利。十三年四月,乾隆帝又命讷亲督师前往增援。莎罗奔构筑碉卡,严密为备。张广泗与讷亲互不协力,莎罗奔乃大破清军。同年十二月﹐乾隆帝以贻误军机罪斩张广泗,讷亲亦赐死,改用傅恒为统帅。起用已废黜还籍的名将岳钟琪率军自党坝大破金川军。因莎罗奔曾于康熙六十一年从岳钟琪用兵于川西北羊峒,岳钟琪又奏请授予莎罗奔“金川安抚司”印信,所以莎罗奔闻岳钟琪军攻入,遂在乾隆十四年正月降。乾隆帝为笼络人心,诏赦莎罗奔,事遂平。

看来金川真是打不下来了。这场并没有什么宏大战略目标的小规模战争,竟耗去白银近两千万两,占国库总额的近一半。且根据四川方面估计,若战事延至明年,还要再耗费近千万两白银。乾隆很无奈,只好降低目标,求个体面收场。在那之前,他要先收拾让自己不体面的人,令张广泗、讷亲回京受审。不知是嘴尖牙利还是事实如此,张广泗拒绝了乾隆扔过去的所有黑锅。不替皇帝背黑锅就只剩下一个结局——死。讷亲更惨,乾隆勒令他回到金川,在军前用祖传的宝刀当众抹了脖子。

乾隆十二年,大金土司莎罗奔抢明正土司的地盘,朝廷说要管,这样就拉开了大小金川战役仍序幕。

再平金川

乾隆十三年九月,乾隆任命小舅子傅恒代川陕总督,统金川军务。傅恒抵达金川后,开始讲和。随后,乾隆也正式宣布:今朕已洞悉局势,决定收局!乾隆十四年二月初五,讲和成功——大金川归还占据其他土司的地盘,朝廷也赦免其罪。第一次金川战争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结束了。

如上图所示,清廷要打大小金川战役,可不是想单纯地帮助明正土司,更重要的是这块地方紧靠西藏,一旦西藏用兵,必须保证川藏道路的通畅。

乾隆三十六年,大金川土司索诺木再次发动反清斗争﹐乾隆帝命温福﹑桂林分别自汶川及打箭炉攻小金川。索诺木派兵助僧格桑抗击清军。三十七年五月,桂林兵败被黜,乾隆帝以阿桂代桂林。十二月,清军攻占小金川美诺官寨,僧格桑奔大金川。次年六月,小金川藏族反攻清军,收复美诺,清军死三千人,主帅温福战死。时乾隆帝在热河,闻报后,决定以阿桂为定西将军,加派健锐营﹑火器营兵两千﹑黑龙江及吉林兵两千入川增援。十月,复攻占美诺。清军第二次征伐金川以来,受到当地藏族人民的坚决反抗,深陷重围,屡遭失败。乾隆帝恼羞成怒,命令阿桂等人在讨平小金川后,立即以全力征伐大金川。为抵抗清军的进犯,大金川增垒设险,严阵以待,其防守远较小金川为严密,坚持斗争长达两年,终以众寡不敌而失败。四十年七月,索诺木鸩杀僧格桑,献尸请降,不准。八月,清军攻破大金川勒乌围官寨。次年正月,复攻破索诺木最后据守的堡寨噶尔崖,索诺木出降。清军第二次出兵大﹑小金川,历时五年,耗费白银七千万两,官兵死伤数以万计。事平后,清朝在大﹑小金川设立懋功﹑章谷﹑抚边﹑绥靖﹑崇化等五屯,驻军屯垦,以防再次发生反抗事件。

乾隆三十六年,风云再起。大金川土司索诺木伙同小金川土司僧格桑侵犯周边各土司,乾隆终于找到机会,新账旧账一起算,令理藩院尚书温福率军五千兵分三路,先打小金川。谁知,战争刚开始就陷入了添油战术的泥潭,战局疲沓不堪。

张广泗劳师无功

图片 6

一年后,清军才拿下小金川,僧格桑逃往大金川。战略计划的第一步总算完成,清军开始向大金川挺进。然而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从小金川到大金川的150公里路程,温福率军竟然走了半年。温福此举,无异于作死。

当时,庆复已回京,张广泗接手川陕总督。

战争结果

乾隆三十八年六月初一,金川反击,袭取清军后方营寨,切断清军前线总指挥部木果木(位于今四川省金川县境内)退往内地的后路。为防止金川细作混入大营,温福下令关闭木果木各处营门,连前来送粮食的运输队也不准入内。六月七日,门外的运输队听闻金川兵前来的传言,扔下粮食一哄而散,草木皆兵的温福竟不准营内士兵出门捡粮。

张广泗以平苗疆叛乱而出名,他一来,受莎罗奔欺负的女婿土司泽旺就来帮他。

经过大小金川之役,此后清朝在这一地区废除土司制,改置州县。巩固和发展了西南地区自雍正以来“改土归流”的成果,加强了边疆和内地的经济文化交流。

六月九日夜,清军士兵悄悄打开小门出去捡粮。此时,早已埋伏在外的金川兵乘虚而入,清军心胆俱裂,各级军官赶紧开溜,大清王朝两万多兵士在哭喊声中全线崩溃,相互踩踏,一夜间四千人阵亡,其余全部逃散。木果木大营中的
粮米、战马、军火装备全部损失,合计估值白银30万两。温福也死于乱军之中。败报至京,乾隆悲叹:“国家百余年用兵多矣,从无此事。”

张广泗兵分两路,但还是打不动莎罗奔。原因有四条:第一,金川山势险峻,毛爷爷长征时经过的地方;第二,敌人在关隘口修碉堡,很坚固不好打;第三,张广泗冲劲没了,还老爱吹牛,他给将领开讲武课,就是讲他以前的战功。多次讲,将领们都听烦了。第四,张广泗身边有莎罗奔的卧底。

历史影响

图片 7

讷亲相坐而论政

在这些平定叛乱、维护大一统国家的战争中,平定新疆准噶尔和回疆的战争,用兵五年,耗帑三千余万两,辟地一万余公里;平定云、贵、粤的战争,前后用兵十二年,耗帑七千余万两,领土未有增加,但改革了三省政治;而平定大小金川的战争,前后两次,历时七年,耗帑七千余万两,杀张广泗、讷亲、阿尔泰、温福四员大臣,阵亡将士三万余人,杀抗命苗番两万以上,而所平定之地,不过是四川省西北部的深山荒野,纵深仅仅二百余公里。与朝廷大军作战的,亦只是人不满三万、武器装备非常落后的大小金川沿岸的藏民。
[8]

木果木之后,数万清军面临全线崩溃,收拾残局的任务落到了顺位递补统领全军的大将阿桂身上。阿桂办事靠谱,亲自断后掩护主力撤至安全地带,在兵败如山倒的危急时刻,扼制了局势的全面崩塌。乾隆抓住阿桂这根救命稻草,正式任命他为定西将军,指挥接下来的金川战事。

张广泗打不明白,辅相讷亲看不下去了,就弹劾了他。

比较一下这三次大的平乱战争,大小金川之战实在是得不偿失,这其中一定有令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北京西山圆形城堡之,是乾隆皇帝专门为征讨大小金川而修筑的模拟战场。八旗军中的精壮将士二千余人组成的一支特种部队“健锐云梯营”,日夜在此演习山地战和攻坚战。这里就是乾隆团城演武厅。

木果木之后,大金川没有追击,而是借着胜势主动向清军请和,阿桂也借势拖延。清军稍退,各路土司与大、小金川之间的矛盾立即爆发出来,大、小金川之间也发生了内讧。如此一来,阿桂心中有了把握。为求稳妥,阿桂向乾隆求援。乾隆三十九年年底,新增九百万两军费到位,数千八旗精锐以及万余各地绿营兵集结完毕。至此,清军已近十万,是大、小金川总人口的三倍有余。

根据“你行你上”的原则,乾隆派讷亲统管金川战事。讷亲这人和乾隆是发小,还是遏必隆的孙子,人脉深厚但就是不会打仗。

相关评价

这样的战局,就算清军的战斗力再差,也不至于打不赢这场战争了。阿桂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终于把刀尖逼到了金川的咽喉。乾隆四十年,清军攻克大金川土司官寨勒乌围,拼下一场决定性的胜利。乾隆在捷报上批复:“嘉悦之外,几欲垂泪……”攻陷勒乌围之后,阿桂再接再厉,攻克大金川的最后据点噶拉依。至此,历时四年,阵亡万人,耗费军费6200万两的第二次金川战争,以清军惨胜告终。

讷亲上台,张广泗还在军中,乾隆希望他们将相和,有功同赏有罪共罚。

大、小金川之役是清朝中期的一次较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战争对清朝政府维护国家统一、保证多民族的、统一的封建国家的安全,保持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稳定和发展都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虽然战争给大、小金川地区带来了巨大的灾难,给嘉绒藏区带来了痛苦,但是,战后,乾隆皇帝在嘉绒藏区实行的一系列积极的经营措施,对金川地区,乃至嘉绒藏族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有利于嘉绒藏区的民族融合和发展,促进了这一地区的封建化进程。大小金川之役的结束标志着从明中期开始的“改土归流”政策终于取得了最终的成功,明清两代耗费200年付出惨烈代价推行的“改土归流”政策,使得中原王朝在南方的经营终于取得了成功,基本划定了今日中国的南方边界。

金川之战后,乾隆着力加强清王朝在川西北的统治力,设立成都将军管理川西日常军务,在大、小金川屯田驻军,实行改土归流,归属四川省管辖。这片嘉绒藏族的聚居地,连接川甘青藏、中国西南与西北交接处的战略要地,终于纳入了清王朝的有效管辖。

结果还是打输了,原因有三:第一,讷、张两人相互不配合,讷亲掌不了张广泗的兵;第二,讷亲拿不出主意,而张广泗用多路分兵的错主意,还用碉堡对碉堡的蠢办法;第三,莎罗奔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越打越顺手,经常断他们的粮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有趣,有料,有深度

关注公众号淘历史,和T君一起读历史

作者|孙宇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忠傅恒草草收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讷、张两人下场,换上了国舅傅恒上场。傅恒打仗也不精通,但他会用人,用了岳钟琪这员又老又猛的将领。

责任编辑:

图片 8

岳钟琪是百战将军,他有的是打仗的办法。他先是诛杀奸细、护好粮道,再偷渡泸河、水陆齐进。一步一个脚印地争夺,最后直逼莎罗奔的老巢。

莎罗奔和岳钟琪有故交,其全族的人都受过岳钟琪的恩惠,知道仗打不下去了。

乾隆十四年,莎罗奔自缚请降,傅恒也顺势草草收场,“改土归流”就没有办成,朝廷仍然没有很好地掌控这片区域。

二十二年后,乾隆三十六,大小金川再燃战火。

乾隆三十六年,大金川土司莎罗奔之孙、索诺木诱杀革布什扎土司,小金川土司泽旺之子、僧格桑也攻打鄂克什和明正土司,并公然与清朝援军开战。

这一次,大小金川共同对付清廷,清廷釆用了分化战术,主打小金川、拉笼大金川。但这招明显没管用,大小金川绑一块了。既然如此,开打呗!

这次战役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

时间:乾隆三十六年至乾隆三十七年十二月。

主将:定边右副将军温福,辅佐他的是四川总督桂林。

其中,桂林在乾隆三十七年五月因兵败被罢黜,后来换阿桂上场。

过程:温福爱喝酒,不体恤士兵,战斗打得很苦,基本上靠人命拼的,桂林还吃过大败仗。

结果:清军会师于小金川美诺官寨,这标志着小金川彻底收复。泽旺这个倒霉人被捕杀,僧格桑逃到大金川。

第二阶段

时间:乾隆三十八年元月至六月

主将:温福,阿桂辅佐。

过程:攻打大金川,起先顺利,后因温福漏算,小金川藏人反攻,战事被逆转。

结果:温福战死,损兵三千人;阿桂临危不乱,带出队伍;小金川被藏人收复。

第三阶段

时间:乾隆三十八年六月至乾隆四十一年元月

主将:阿桂

图片 9

过程:乾隆三十八年十月攻占美诺,打下小金川。后遭到藏民的一致坚决反抗,战斗进程十分艰苦。乾隆四十年七月,索诺木鸩杀僧格桑,献尸请降但不许。

结果:大金川土司索诺木出降,大小金川彻底收复。

讲完了二次大小金川的战役过程,接下来分析难打的原因。

第一,地理位置特殊,到处是崇山峻岭和石卡碉堡。

图片 10

这是金川战役的绘图,放大这个图,可以看到有山有河有碉堡,步步都是攻坚战,要拿人命往里填。

第二,有些主帅,例如张广泗、讷亲,根本就不在状态;温福和桂林,也都在关键时刻出了昏招,导致战事不顺利。

第三,这次战役后来演变成藏人的反对清廷的民族压迫,他们保卫家园就只能以命相拼了,增加了战斗的难度。

第四,气侯方面清军没有土著人适应。这地方的湿气重,还有瘴气和沼泽,粮食和生活品容易霉变。清军因病减员很多,同时也影响士气。

第五,粮道太长,难运也难守,这些都得银子往里填。

第六,对手藏民彪勇且悍不畏死,他们长期内部争斗,很熟悉战争。

尾声:经过大小金川之役,此后清廷在这一地区废除了土司制,改置州县。巩固和发展了西南地区自雍正以来“改土归流”的成果,加强了边疆和内地的经济文化交流。

评价:平定大小金川的战争,前后两次,历时七年,耗帑七千余万两,杀张广泗、讷亲、阿尔泰、温福四员大臣,阵亡将士三万余人。

与清军作战的,只是人数不满三万、武器装备非常落后的大小金川藏人。

而我要说的是:为了西藏的大局,为了政权的执行力,这场战争必须要打。打的过程是阵痛,打的结果是疆土保障和民族融合。

乾隆帝为了纪念金川战役的胜利,特铸铜龟镇守,龟身没尾,以示金川之后不留尾巴。此处,为乾隆点赞。

作者心语:闲来无事,翻阅粉丝信息。其中多数只关注不到二十人,侥幸有我。余来头条号,开康、雍、乾专栏不足半月,承蒙关爱,心甚感激。感谢悟空!感谢有你们陪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