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县令花80万买了个小妾,不仅不碰她还当母亲供养,一年后连升12级

南宋宋宁宗在位的时候,朝中最有权势的大臣是韩侂胄,此人系出名门,韩侂胄是北宋年间的著名宰相韩琦的曾孙,韩侂胄的母亲和宋高宗的吴皇后是亲姐妹,因此韩侂胄是当时的皇亲国戚,身份尊贵无比。

“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怕死”是古代对官员的起码要求。有的官员也许能做到“不爱钱”,但未必能做到不好色。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在色贿、美人计面前,前仆后继倒下的官员,真是数不胜数。操守坚正,洁身自好,能不为女色所动,是难能可贵的。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有一个整个国家都不思进取的王朝,这个国家便是南宋。南宋的朝堂之中,虽然有一部分能人,但是大部分人都被江南的繁华乱了眼,并忘记了国仇家恨,过起了偏居一隅的生活。

中国史 1

女色诱惑对古代官员来说,是比金钱诱惑更大的考验。抵御这种诱惑,需要有很高的道德素养和很强的自制能力。可惜很多官员道德素养低下,自制能力缺乏,所以,被色贿这种“糖衣炮弹”一轰就倒。

中国史 2

韩侂胄在宋光宗时期,趁着宋光宗病重,与另一个大臣合计让宋光宗做了太上皇,而拥太子赵扩为帝。而赵扩继位后自然对他也是非常的感激,于是对韩侂胄进行了大大的封赏和予以重任给他,而韩侂胄也正是在这次政治投资中得到平步青云,一步登天,被封为太师、宰相。

程县令施色贿一再得手

在南宋时期,有几位十分著名的奸臣——秦桧、韩侂胄( tuō zhòu
)、史弥远和贾似道,这些人在朝廷之中担任重职,把控朝政,败坏朝政,搞得南宋朝廷乌烟瘴气。

掌权后的韩侂胄致力于北伐,为岳飞等人平反,也算是个十足的将才,但同时,他也是个贪图美色之人,在他的府邸中有很多小妾,天天歌舞不断,非常的奢靡。在这群小妾中,其中有一个小妾身形妖娆,能歌善舞,独得韩侂胄的宠爱,但有一次她冒犯了韩侂胄被轰出府去了。

色贿这种行贿伎俩,在古代很常见,能收到金钱贿赂所达不到的效果。对付有些官员,几乎“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些心术不正的跑官者及谋求青云直上的人,均乐于采用这种成本低、收效高的手段。

南宋宋宁宗在位时期,十分信任韩侂胄,韩侂胄从一位小吏逐渐成长成为了第一权臣。位高权重的韩侂胄很快便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并且养了一群的小妾。其中,有一位貌美如花而又擅长歌舞的女子俘虏了韩侂胄的心,受尽宠爱。然而,这个小妾却因为这份宠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并做出了令韩侂胄生气的事情,因此被赶出了韩府。

小妾被赶出之后,无依无靠,被人贩子卖给了当时的钱塘县令程松寿,由于小妾长得美,程松寿花了八十万钱才买到手。程松寿得到小妾之后,让小妾在自己家的正房中居住,而程松寿则和妻子住在偏房,而且程松寿每天都会亲自和妻子送上丰盛的三餐给小妾享用。这个小妾被程松寿这么奇怪的举动吓怕了,她不知道程松寿买了自己做小妾,为何却把自己当做祖宗一样供奉。

宋代《庆元党禁》一书载:南宋宁宗时执掌政柄,位在左相、右相之上,被封为平原郡王的韩侂胄,其爱姬偶犯过失被送出王府。钱塘县令程松寿以为机会来到,立即以800贯将她买来,并将其安排在自己家的正厅居住,以示恭敬有加。他与妻子一日三餐亲自将饭菜端到韩侂胄爱姬面前,对她服侍特别周到,搞得她莫名其妙,惶恐不安。过了几天,韩侂胄思念爱姬,派人召她回府。得知已为钱塘县令买去,他大为恼怒。程松寿听到这个消息,急忙亲自将韩侂胄的爱姬送回王府,并且对韩侂胄说:“前几天有一个地方官要离开京城,准备带她去外地,我作为京都所治之县的县令,特地为大王将她藏匿于我家。”
韩侂胄仍未消气,总疑心自己的爱姬被这个小县令揩了油。爱姬回到王府后,对韩侂胄详细叙述了她在程松寿家的几天里,程氏夫妇对她怎样恭谨,怎样有礼貌,韩侂胄这才转怒为喜。当天便任命程松寿为太府寺丞,一年后升为谏议大夫。

中国史 3

中国史 4

哪知程松寿欲壑难填,登上谏院的长官谏议大夫的高位之后,心仍怏怏。于是心生一计,买来一位美人,献给了韩侂胄,还为美人起名曰松寿。韩侂胄不解地问他:“美人怎么与你同名?”程答称:“我想让大王经常听到我的贱名。”韩侂胄不觉得此人奸滑,反觉得此人可爱;没有看出此人是要利用自己,反而以为此人对自己忠心耿耿,当即任命他为同知枢密院事,即全国最高军事机关枢密院的副长官。程松寿本是一个品级很低的官员,靠了色贿,居然连连高升,两三年内跻身朝廷重臣行列。

当这个小妾落入了人贩子手中之后,她才感受到了生活的绝望。不过,韩侂胄的女人,很多官场之人都不敢接手的,因此,人贩子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买家。最终,钱塘县令程松寿以80万钱将这个小妾买回了家。

而韩侂胄自从把小妾赶走以后,心里十分的想念她,因为他心里还是非常惦记她的,只是当时在气头上轰走了,现在他到处打听她的下落,打算把她接回来。这一打听不要紧,听说小妾被程县令买走了,他马上气坏了。程县令也知道韩侂胄会大发雷霆,就前去请罪,然后解释说,当初把小妾娶回去,是没有非分之想,而是怕别人把她卖到别的地方去,自己才把她迎在家里供着,并随时等着韩侂胄接回去。

为何钱塘县令程松寿施色贿屡试不爽呢?是因为他摸清了韩侂胄的脾性及弱点。韩侂胄当时权倾朝野,势焰赫然,他视朝廷官职为私有,只要他高兴,可以随便送人。他宠信爱姬,听信枕边风。他对于美女,是多多益善,有了爱姬,还垂涎别的美女。程松寿正是利用了韩侂胄的这些特性,“对症下药”,故次次成功就不足为怪了。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程松寿将这位美女买回家后,却从未碰过她,甚至将她像老佛爷一样供了起来,这样的行为让这个小妾十分惶恐。不过经过一段时日的观察,她发现这个程松寿的行为都发自内心的,也就接受了。

中国史 5

提刑官未查别人先倒下

中国史 6

中国史,韩侂胄这才信以为真,大喜过望,当天就把程松寿提拔为太府寺丞,接着又提拔为右谏议大夫。不久,韩侂胄提拔程松寿做了同知枢密院事,也就是枢密副使。在一年之内,从七品县令飞跃成二品大员,这家伙也堪称创造了南宋的官员升迁纪录。

宋代罗大经《鹤林玉露》一书记载了这样一个事件:南宋绍兴年间,王鈇任番禺军政长官,在当地胡作非为,搞得民怨沸腾,声名狼藉。鉴于地方上要求王鈇下台的呼声很高,朝廷决定调原任谏院司谏的韩璜为广东提点刑狱公事。广东提刑负责广东所属各州的刑狱、司法、监察,权力很大。朝廷让韩璜去广东先对王鈇立案审查。韩璜才到广东,尚未触动王鈇,自己便先倒下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久之后,韩侂胄早已忘记了当时生气的事情,并且开始想念那个貌美如花的小妾了。于是乎,韩侂胄派遣了手下之人,开始去寻找这位小妾的下落,最终找到了程松寿的头上。知道自己的小妾被人买走了,韩侂胄顿时感觉自己被戴了绿帽子,甚为生气,想要找个理由来报复程松寿。

各位网友,你对此怎么看呢?

原来韩璜还没有来得及审查别人,自己先授人以柄。

不过,程松寿倒是个不同寻常之人,他听说了这件事后,便马不停蹄地将这名小妾带到了韩府之中,向韩侂胄请罪,并告诉他这个小妾这段时日在自己家中的真实生活。韩侂胄听完之后,内心的愤怒早已不见了,很快便带着自己的小妾开始逍遥快活去了。

韩璜按朝廷命令前往广东,将提刑衙门设在韶阳,并立即赴番禺,拟对王鈇展开调查。王鈇自知大祸临头,如惊弓之鸟,寝食不安。他的妾本是“钱塘倡”,见王鈇心事重重,便问:“主公担忧什么?”王鈇告诉她,朝廷已派韩璜来广东查处他。妾说:“用不着忧虑。韩璜啊,我认识,他不就是韩老九吗。从前他常到我家,玩得挺欢的。主公无论如何要请他饮酒,只要他端起酒杯,我自有办法败坏他的操守。”

中国史 7

很快韩璜乘船来到番禺,一副钦差大臣的架势。王鈇到郊外迎接,韩璜避而不见,入城迎接方才见面。在堂上,对着王鈇,韩璜不发一言,弄得王鈇很是尴尬。次日韩璜按官场规矩回访王鈇。喝过茶后,王鈇邀请韩璜游览庭园,韩璜不允,王鈇一再邀请,韩璜才勉强同意。至一处房屋,水中、陆上所产食物一应俱全,摆了一桌,而且有歌舞艺人的表演。韩显得局促不安。王鈇命歌舞艺人下去,私下吩咐她们淡妆,假扮成侍女。然后将韩璜迎入后堂饮酒。喝着喝着,就听到王鈇的妾在帘后唱当年韩璜赠她的一首词,韩闻之不禁心动,以致狂不自制,说道:“想不到你原来在此地啊!”当场就要跟旧相好见面。王鈇之妾隔着帘子有意请韩满上,韩璜接连喝了几杯,那女子仍然不肯出来。韩急不可耐,王鈇之妾便说:“司谏当年在我家舞跳得最好,今日如能为我舞一曲,我马上就出来相见。”此时的韩璜,已经醉酒,控制不了自己,以为自己还在当年那个“钱塘倡”的家中,不知自己眼下正在审查对象的府上,更是把朝廷赋予他的使命忘得干干净净。他立即要了一件舞衣穿上,还涂抹粉墨,踉踉跄跄地跳了起来。才跳了几下,忽然跌倒于地。王鈇急命人抬来轿子,歌舞艺人们七手八脚地将韩璜扶上了轿,送他上了船。

不久之后,程松寿便得到了提拔,并且在一年之内,从小小的七品县令一直升到了二品大员,相当于连升12级,这样的升迁速度,令人赞叹不已。可以说,程松寿是个极为会拍马屁之人,也是一个愿意等待机会的人,不过最重要的还是南宋官场的腐败,也正是如此,他才能获得这番际遇。

酒后失性、酒后失态、酒后失德,韩璜便是如此。

参考资料:《宋史》、《南园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韩在船上昏然酣睡,五更酒醒后,觉得身上穿的衣服不对头,让跟从的人点亮蜡烛,一看身上还穿着舞衣。再拿镜子一照,脸上粉墨还在,羞愧得无地自容。他立即下令开船,回韶阳提刑衙门。对王鈇的案子,他再也不敢过问。从此他臭名远播,并很快遭到弹劾。

责任编辑:

这位提刑官为何这么经不起“糖衣炮弹”的攻击?因为王鈇之妾——一位老于世故、工于心计的女人,对这位高官再熟悉不过了,深知其发达之前就好色又贪杯,并且深知,他这种德性,发达之后不但不会改,还会变本加厉。王鈇及妾抓住了韩璜的软肋,才一个回合,就轻易将他击倒。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