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东四胡同,原来这么有故事!

图片 1

原标题:北京有条“蜈蚣巷”

图片 2

去年听朋友说东四八条的胡同里有一个书吧,叫1968书吧。老板叫金鹏远,天蝎座,是胡同里长大的北京人。

在北京,有这样一条街巷,东西两侧各有八条东西走向的胡同,宛如多腿的蜈蚣,被称为“蜈蚣巷”。其实,“蜈蚣巷”就是大家熟知的南锣鼓巷,如今已经成了一个热门的旅游景点。今天小编就和您聊聊这“蜈蚣巷”里的历史变迁。

东四三条至八条一带,属于北京旧城历史文化保护区。这一区域的四合院、胡同、街巷是在元代街巷格局上发展形成的,是明清北京城重要的传统街区。其特点是,胡同东西向,平直顺畅,南北有小巷相连,宅院规模较大,多为明清官僚宅邸。北京的胡同,被视为砖砌的历史,是一部七拐八拐的“志书”,尤其在东四一带,这样的胡同还能有点老北京的感觉。

他开有一家公司,叫环时互动,是一家基于受众洞察,整合多种创意方式,聚焦社交网络,协助品牌和产品扩大其社会化影响力,以创新为生命线和竞争力的新形态传播公司。听说老板喜欢淘世界各地的旧物。老式的打字机,钟表,收音机,应有尽有。他甚至有一台库布里克拍《2001太空漫游》用的同款打字机型。据说现在全球仅存不到50台,有一台就在这里。

图片 3

图片 4

书吧里书的品类主要是建筑、工业设计、摄影、广告、时尚、复古等。有的是外国出版社,或者是港台出版社,大部分不容易买到,还有一些难以形容的书籍,也摆放其中。里面也有杂志,家具和杂货出售。

南锣鼓巷是元大都城的一条南北通道,拥有800多年的历史。以南锣鼓巷为界,以东的八条胡同为“昭回坊”,以西的八条胡同为“靖恭坊”。明代,“昭回坊”和“靖恭坊”合二为一,更名为“昭回靖恭坊”。清代,此处属镶黄旗驻地。

进入十二条西口,见,辛寺胡同,辛寺胡同三十五号原为地藏禅林,有山门、地藏殿、娘娘殿。东四十一条42号,一个典型的老北京四合院,院子有三进,曾经是《中国青年报》和《中国少年报》的宿舍,在这儿住过的人,都管这个院儿叫“42号”。

听上去老板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书吧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于是前两天我专门去探访。坐地铁5号线到张自忠路,从东南口(C口)出来,就是东四十条,向南走,经过东四九条,走大概几十米就到了东四八条。向东拐进去一直走。

南锣鼓巷59号有一座大门,当地居民称其为“洪家大门”,为洪承畴的家祠。65号院是洪家旧宅。民国时期,59号是古人类研究专家、北京猿人第一个头盖骨的发现者裴文中的住所。

图片 5

图片 6

南锣鼓巷西侧的八条胡同

东四十条则是一条具有丰富历史和文化背景的街道,沿线有“南新仓”等文物保护单位;北京军区总医院,新保利大厦等。东四十条地铁站和新保利大厦分别评为“北京80年代十大建筑”和“北京当代十大建筑”。东四十条往东是“工人体育场北路”,坐落有北京工人体育馆,北京工人体育场等体育场馆,还有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东四十条往西为“张自忠路”,沿线分别坐落了“陆军部”、“海军部”、“段祺瑞执政府”、“欧阳予倩故居”、“和静公主府”等历史建筑。其中尤以“段祺瑞执政府”最为有名,著名的“3.18”惨案就在此发生。

图片 7

前鼓楼苑胡同在明代是大兴“养济院”所在地,是收养孤老的地方,因此,此条胡同在明代称为“孤老胡同”。清代,“孤老”被讹音为“鼓楼”,再加此胡同位于鼓楼的前面,胡同名称也改为“前鼓楼院”,取“鼓楼前方院子”的含义。清末,“前鼓楼院”又改名为“前鼓楼苑”。7号是东北军张作相的副官宋寿山的旧居。

图片 8

东四北大街由南向北,在路东分布着东四头条一直到东四十条。三条有孟小冬故居,九条有梅兰芳故居。这一带属于北京旧城历史文化保护区。这一区域的四合院、胡同、街巷是在元代街巷格局上发展形成的,是明清北京城重要的传统街区。其特点是,胡同东西向,平直顺畅,南北有小巷相连,宅院规模较大,多为明清官僚宅邸。

黑芝麻胡同在明代称“何纸马胡同”,取自胡同内一户制造纸马的何姓人家。纸马旧指版印的神像,俗称神马儿。清代以后,胡同被讹音为“黑芝麻胡同”。13号是清朝京城“四大财主”之一、荣禄的叔父奎俊的故居,民国时期,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顾孟余的宅第。14号是著名学者启功的旧居。1920年,启功迁居到此,一直居住到1957年。

南新仓,位于东四十条22号,是明清两代皇家仓库之一。清初时南新仓为30廒,后屡有增建,到乾隆时,已增至76廒。民国时,该仓改为军火库,后为北京市百货公司仓库。由于近十数年新建频仍,又拆了几座仓,现剩9廒待考。

走进东四八条,胡同窄窄的
,两边停着几辆三轮车,还有私家车。高大的槐树树荫下是一个个四合院。大红的门洞,青瓦灰砖,诉说着旧时光。

沙井胡同原名“沙家胡同”,清宣统时期改名为“沙井胡同”。15号为三进四合院,是清光绪朝大臣奎俊的前宅。

东四九条小学,东四九条69号。这个院子,原为佶公府,是清代皇族爱新觉罗.亦谟的贝子府邸,又称“谟贝子府”。分东西两部分,东部为主体建筑,西部为花园。民国时期,大银行家中国银行总裁冯耿光曾在此居住。1924年,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以此花园和亭子为外景,拍摄电影《黛玉葬花》。

图片 9

景阳胡同在明代称“宣家井胡同”,清代称“井儿胡同”,1965年改为今名。胡同西段是清末大学士文煜私宅“可园”的爬山廊,景观非常丰富,是难得的幽静之所。

图片 10

图片 11

帽儿胡同2号曾是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城工部秘密电台隐蔽地。1949年1月,傅作义在东单广场修建了临时飞机场,企图飞离北平。解放军在城外用炮火轰炸飞机场,命中率很低。地下电台及时获取情报,将落弹点汇报给平津前线指挥部,东单机场被彻底摧毁,傅作义南逃的计划落空。

梅兰芳遇劫的故事也发生在这里。一天,梅兰芳与盐业银行总裁冯耿光、北平某报主笔“祖壶张三”和主人打牌行乐。牌从中午一直打到傍晚,梅先生有些倦意,出屋散步换换空气,走到了后花园中。正当梅先生观花赏景之际,从假山背后窜出一个持枪劫匪,他用手枪对准了梅兰芳,声称要“借几个钱花花”,并开出了三千大洋的数目。

图片 12

5号院据传是清末重臣荣禄的一处府邸。7号、9号、11号院是清末大学士文煜的宅邸。冯国璋当上北洋政府代总统后,买下文家的宅院,并收购了邻近的13号、15号,修建了一所庞大的豪宅。冯国璋死后,冯的家人将13号、15号租给朱家溍的父亲朱文钧,朱家溍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时光。日军占领北平以后,冯家将房宅全部卖给了当时的伪军司令张兰峰。

梅兰芳是见过世面的人,且又临危不惧,慢声细语地告诉劫匪,身上没有这么多现金,可去屋中取,他告诉劫匪,三千大洋是个小数目,到牌桌上凑一凑就够,并劝说劫匪“稍安勿燥”,取回来就让他“远走高飞”,不会介意他的举止。劫匪听了十分高兴,他把枪收了起来。梅兰芳见他放松了警惕,趁他麻痹之际,会武功的他一步窜上了假山,从山后小路飞跑回屋中报了警。

图片 13

图片 14

劫匪一见梅兰芳无影无踪了,顿时慌乱起来,在花园里东奔西窜,胡乱开枪。然而,此时侦缉队已将宅院围了个水泄不通,子弹打完之后,他只好束手就擒。事后查明,劫匪系张作霖“奉军”的一个连长,“奉军”撤回东北时,他开了小差,留在了北平,并重操旧业干上了土匪绑票的生意。

东四八条内原有承恩寺、正觉寺。现在都没有了。八条71号院,原是清代为宫中掌管帘子的王姓官吏所盖的一座房子,解放后为教育家叶圣陶故居。院内种满了花草,还有两棵大海棠树。东四八条111号,是民国总理朱启钤故居。他原住在赵堂子胡同3号,东邻宝盖胡同,西近朝阳门南小街,北靠盛芳胡同。此宅是朱启钤二十世纪30年代购置的,当时还是一座未完成的建筑,后由他亲自设计督造,建成为一处大型宅院。北京沦陷时期,被日本人强行购买,抗战胜利后又发还朱家。朱启钤在民国初先后出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等职。曾主持了北京城的大规模改造,并开放紫禁城前三殿为“古物陈列所”,对开放中山公园、开发北戴河旅游等颇有建树。1929年3月24日创办的我国第一个研究本土古代建筑的民间学术机构——中国营造学社,集中了梁思成先生、王世襄先生、罗哲文先生、郑孝燮先生、谢辰生先生等一大批古建筑学家,为国家作出了突出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政协委员。因此,周恩来总理曾于1954年和1962年两次亲临八条故居看望朱先生,并为其90诞辰祝寿。著名学者章士钊先生来京后,也曾在此居住多年。

可园内景

图片 15

图片 16

21号原是建于明成化年间的文昌帝君(即传说中的文曲星)庙,现为帽儿胡同小学。

离东四九条小学向东不远,当年路北有一个黑漆门的院落,据说就是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的旧居。日伪时期,这所宅院也成了汉奸川岛芳子(又称金壁辉)的私宅。日本侵略军的头目冈村宁次也曾住过来和川岛芳子鬼混了一段时间。

据说书吧是59号,我看路北的门牌都是单号,由西向东号牌依次增大。走到51号时我知道快到了。继续东行,可是只能看到60多号了,并没有找到书吧。只好向一个阿姨打听。她说书吧在装修。我回头望去,刚才是路过了一个很大的装修地,但我怎么也不会联想到是书吧曾经的位置,因为我觉得这个书吧应该是一个很小巧的地方。我问阿姨他们是搬走了,还是会回来?阿姨很确定地说:会回来。我的心却并没有欢欣起来,因为我怕这个小书吧根本就回不来了。

35号、37号原为清宣统皇后婉容之父荣源的承恩公府。婉容由此宅出嫁入宫。1930年,朱家溍随父亲由帽儿胡同13号、15号迁至婉容旧宅居住。

1914年,末代肃亲王,善耆在大连将自己的女儿十四格格送给川岛浪速做养女,即著名的女间谍川岛芳子。日寇侵华期间,川岛芳子回到北平,住在东四九条这一座大宅里,勾结日军做尽坏事。1945年10月10日,川岛芳子在九条被捕。1948年执行死刑。(有人考证,她是替身而逃,故事丰富)。爱北京搜威信chwlibj

不知道1968书店去了哪里?还会回到东四八条59号吗?

45号院原为明代北镇抚司所在地,清代,这里先成为刑部的会同馆,后变为步军统领衙门。

九条,住过个李侍尧,深受乾隆皇帝的赏识,历任过总督、尚书、大学士等高官。李侍尧多次因贪污被判处死刑,都被乾隆皇帝赦免,继续做着大官。因年代久远,李侍尧在东四九条府第的确切位置已无法知悉了。

雨儿胡同在明代称“雨笼胡同”,清代改为“雨儿胡同”,沿用至今。11号至15号曾是清买办兼北海公园董事会会长董叔平的旧宅。新中国成立后,13号院成为国画大师齐白石的居所。齐白石在此居住了不足三个月便离开了人世。31号、33号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分别是罗荣桓元帅和粟裕大将的住所。

图片 17

图片 18

东四九条66号,“新红资”餐厅的门口停着一部“退役”的红旗车,这曾是陈毅的座驾。“新红资”据说是精品酒店,只接受预定。门外没看出好多少,新红资就是骗老外的?客房一共只有5间,所有房间都用中国精品家具精心装饰。老板Lawrence是一个美国人,律师出身,博士,曾经担任东南亚国家与中国政府货币政策顾问。

雨儿胡同口的牌坊

图片 19

蓑衣胡同名称的来历有两种说法,一是因地理位置在雨儿胡同以南,故称“蓑衣胡同”,取防雨之意;二是因胡同内原有“裟衣寺”,常被讹传为“蓑衣寺”,胡同因寺而得名。2号是现代画家溥任的故居。

东四八条内原有承恩寺、正觉寺。现无。

福祥胡同因“福祥寺”而得名。福祥寺始建于明正统元年(1436年),一武姓太监为明英宗祝寿,舍弃自家的宅院修建了寺院。清雍正二年(1724年),锡乎图克图使节来京朝拜,购买“福祥寺”为驻京行馆,将其改为喇嘛庙,更名为“宏仁寺”。今25号是“福祥寺”旧址。11号院是奉系将领王树常的故居。

八条胡同71号院,原是清代为宫中掌管帘子的王姓官吏所盖的一座房子,解放后为教育家叶圣陶故居。院内种满了花草,有两棵大海棠树。叶宅院中那茂密的海棠树和盛开的海棠花,叶老和冰心老人曾在此留影后,凡再进此院的人,莫不以在此留影为荣了。

南锣鼓巷东侧的八条胡同

东四八条111号,民国总理朱启钤故居。他原住在赵堂子胡同3号,东邻宝盖胡同,西近朝阳门南小街,北靠盛芳胡同。此宅是朱启钤二十世纪30年代购置的,当时还是一座未完成的建筑,后由他亲自设计督造,建成为一处大型宅院。北京沦陷时期,被日本人强行购买,抗战胜利后又发还朱家。新中国成立后,朱启钤将此宅献给国家,全家迁入东四八条111号。

菊儿胡同在明代称“局儿胡同”,清乾隆时期改称“桔儿胡同”,后谐音为“菊儿胡同”。3号、5号、7号是清代光绪朝大臣荣禄的出生地和府第。荣禄之女嫁给了醇亲王载沣,生有一子,名溥仪,即后来的末代皇帝。解放后,7号曾做过阿富汗大使馆。33号是圆恩寺旧址。41号是清代的“宏德禅林”旧址,据说庙里的开山和尚是清代某位皇帝的替僧。

1986年1月21日,赵堂子胡同3号被公布为东城区文物保护单位,现为某单位宿舍。朱启钤在民国初先后出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等职。曾主持了北京城的大规模改造,并开放紫禁城前三殿为“古物陈列所”,对开放中山公园、开发北戴河旅游等颇有建树。

图片 20

图片 21

菊儿胡同新貌

尤其是其在1929年3月24日创办的我国第一个研究本土古代建筑的民间学术机构——中国营造学社,集中了梁思成先生、王世襄先生、罗哲文先生、郑孝燮先生、谢辰生先生等一大批古建筑学家,为国家作出了突出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政协委员。因此,周恩来总理曾于1954年和1962年两次亲临八条故居看望朱先生,并为其90诞辰祝寿。

后圆恩寺胡同因位于圆恩寺之北而得名。7号院原是清末庆亲王奕劻次子的宅第。新中国成立后,7号院曾作为南斯拉夫驻华大使馆。13号院是茅盾故居。20号是清代“镶黄旗官学”旧址。28号是万庆当铺旧址。

著名学者章士钊先生来京后,也曾在此居住多年。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长瑜住在77号。东四七条有灿公府第、海兰察府第等。没发现。灿公为圣祖十五子愉恪郡王允祸之后。一等超勇公,乾隆时领侍卫内大臣海兰察封超勇公,谥武壮。以神威之师入昭忠祀,画像绘紫光阁四次。

图片 22

图片 23

茅盾故居

东四七条胡同的西口,听说那个大院,原来属于清朝的一个王公,三进的院子很深,后来被阎锡山买下了,解放后作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宿舍,住进了许多知名人士。39号阎公馆。

前圆恩寺胡同因胡同内的“圆恩寺”而得名。圆恩寺始建于元至元年间,后多次重修。5号是圆恩寺旧址,著名华侨陈嘉庚曾在圆恩寺居住。

东四六条的崇礼旧宅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门牌63号、65号。清代光绪年间大学士。有假山、凉亭,花园,游廊,戏台,马号。此宅曾号称“东城之冠”。抗日战争时期,为伪新民会会长张燕卿所购。张为清末大学士张之洞子。

秦老胡同在明代称秦家胡同,据说因胡同内有一秦姓人家居住而得名,清代改为今名。9号是关帝庙,现仅存大殿。18号是多贝子府,多贝子是清乾隆皇帝的女儿和敬公主的后裔,1940至1944年期间在此居住。19号、21号为北京地区典型的并列四合院。35号院原为晚清内务府大臣察哈拉氏明善府第的花园部分,名为“绮园”。索家的后代为曾崇,因曾崇的女儿为末代皇后婉容的姨妈,因此民间流传着此宅是“皇后的姥姥家”的说法。

沙千里,作家,曾居住于东四六条55号。对面的一六六中学,是在民国大总统徐世昌旧宅的后花园上改造而成的。

图片 24

六条,最东边的路南,就是鼎鼎大名的“班大人胡同”了,现在叫育芳胡同。5号院有吉祥寺遗存。

绮园花园

东四五条三号裕谦故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正月,道光皇帝下诏“对英宣战”命裕谦为钦差大臣,力主抗英的裕谦亲临阵前指挥,誓死守城,九月初四,镇海被攻破,裕谦投水殉国,是鸦片战争死难者中官阶最高的朝臣。死后谥“靖节”,入昭忠祠。

此外,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朱益藩曾在此胡同居住。1916年至1924年,朱益藩受小朝廷之邀,出任上书房师傅,教授溥仪汉文,兼做“御医”。在溥仪的诸位老师中,朱益藩的地位和影响仅次于陈宝琛。

图片 25

北兵马司胡同因元代设有“北城兵马司”而得名。胡同内的“涵珍园”餐厅即是兵马司将军府旧址。17号曾是清代大学士灵桂的府邸。清末民初,灵桂府成为赵尔巽的私宅。赵尔巽,清末汉军正蓝旗人,曾任清朝东三省总督。民国后,赵尔巽任清史馆馆长,负责主编《清史稿》。17号现为中央戏剧学院校区的一部分。

东四五条还有徐世昌故居。1916年徐任职总理仅一月力荐段祺瑞继任。1918年又当过5年大总统。徐世昌退居河南辉县水竹村,后自号水竹村人。徐在日记中大发感慨:人各有志。志在仙佛之乡者多,则国弱;志为圣贤之人多,则国治;志为帝王之人多,则国乱。他施行“中庸之道”,确是在官场上保身保位的灵丹妙药,徐世昌因此而赢得“水晶狐狸”的雅号。

东棉花胡同15号院原是清末广州将军凤山的宅第。39号是中央戏剧学院,原为北洋政府时期国务总理靳云鹏的故居。

东四四条5号,此院建于清代中后期,与1号、3号一起同为本为清道光皇帝本家绵宜(号达斋)的宅院。该院有三进院落。后来听说大太监李莲英,也曾在这儿住过,解放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楚图南曾住在这儿。隔壁院里曾作为张学良的宅子。胡同中间地段,传说是纪晓岚的外宅,为此有聪明的商家,建起了阅微山庄旅馆。快到西口的85号,史料记载是清代宝泉局的东作厂,也就是为清王朝制钱的地方。

图片 26

图片 27

凤山故居内的精美砖雕拱门

东四三条。三条胡同特别气派,清代时路北一共才住了四户,从东到西:努尔哈赤第三子镇国共阿拜家、外蒙古王车林巴布家、主管皇家粮仓的韩姓家族(俗称仓韩家)和赫舍里氏家。这个赫舍里氏可是名门望族,清朝正一品大学士英桂的弟弟英朴,就住在这里。这个英朴虽是四品官,却掌管着皇粮征收押运事务的肥差。

板厂胡同在清乾隆年间称“板肠胡同”,光绪年间改为今名。19号院是北京胡同中罕见的“穿堂门”建筑风格。“穿堂门”由南至北将板厂胡同与东棉花胡同相连,其四合院的独特风貌体现了元、明时期院内胡同套胡同的特色。新中国成立后,朝鲜大使馆曾设在19号院内。30号、34号原是清嘉庆皇帝的三女儿庄敬和硕公主的公主府。清嘉庆十六年(1811年)三月,庄敬和硕公主去世,葬于今天的公主坟。庄敬和硕公主无子,立僧格林沁为嗣,僧格林沁后来晋封僧王,于是,公主府变成了僧王府。自1934年至2003年,朱熹的第25世孙朱家溍除了抗日战争时期住在四川外,其他时间一直居住在僧王府34号院。

到后来,英家与皇室结了亲,格格嫁给了乾隆长子定亲王后裔贝勒毓朗,就是宣统年间的军机大臣。人们常说的末代皇后婉容的大姨,以及欲嫁溥仪未成的“王大姑娘”,还有婉容母亲都住在这里。据《燕都丛考》载:“路北有海公府”,现已无存。

炒豆胡同63号、65号是清庄敬和硕公主“公主府”的一部分,后为僧格林沁“僧王府”的一部分。

一代京剧名伶孟小冬的故事也被重新说起,她早年居住的三条65号自然又引起人们的关注。路南只住了两家,更是赫赫有名:一个是康熙第十三子怡亲王允祥新府,这个巨宅,至今基本保存着原样,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另一个就是清代重臣福康安后辈公爵海年的宅第。

图片 28

图片 29

僧王府前门在炒豆胡同,后门在板厂胡同,纵跨两个胡同

而这两个宅子之巨,占了整整两条胡同,一直到朝内大街,这也就是为什么东四头条只有半截胡同,二条胡同也是走了一半就拐进三条的原因。说起这两条半截胡同,也不含糊:著名作家钱钟书一家,曾住在头条1号。

文章来源于北京市档案馆微信公众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著名相声大师侯宝林故居,就在头条19号,侯先生的好朋友著名漫画大师方成先生为故居题写了馆名,故居挂牌那天真是人山人海,老先生的儿孙、朋友、徒弟来了那么多人,可是让邻居们开了眼。至今还有许多崇拜者慕名参观。离故居不远的地方,是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主人公乔致庸置办的房产,现在住着乔东家的第五代孙。晋商聚居的29号院,大门两侧的墙上有砖雕影壁,两侧砖雕影壁的下方各有一座高大的上马石。大门对面马路对过的墙上,还有一面墙大小的砖雕影壁。

责任编辑:

在40号和35号之间,有爱国将领张治中及后代的寓所,台阶高大,有砖雕的门楼和车库(东四三条77号,待考。)

图片 30

从北说到南,东四这个地界儿真可以说是人杰地灵、卧虎藏龙。其实还有许多没说上的呢。在朝内北小街(正对着东四三条胡同东口)原来的46院,现在已变成拔地而起的高楼,曾先后住过著名作家夏衍和前文化部部长著名作家王蒙,2006年初老部长故地重游,在一片新小区中,轻松指出了当年小院的旧址:就是这儿,没错,马路对面是公共厕所。后来老部长把自己多年的作品和一些期刊,捐给了东四奥林匹克体育文化中心的图书馆,并设立了王蒙图书专柜。

向东的烧酒胡同里,有一座惇亲王府,前些年东城区政府出资翻建后,依然保持着当年的气势。仓南胡同有一座清康熙第二十二子多罗恭勤贝勒府,几经更替,到民国初,为段琪瑞所用,俗称‘老段府’,现在是军营。东城根底下,住着晚清名士康有为的女公子康同璧,相隔不远就是溥仪的七妹金志坚。这些院落都随着旧城改造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林立的高楼。据说当代作家王朔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东四十三条东段,旧称慧照寺胡同,因有明代古庙慧照寺而得名。东四十四条在1965年改名前,东段称五显庙,西段称船板胡同。十四条西段的农贸市场,原是北京袜厂的厂房,在旁边有几座老房子,相传是清朝末代肃亲王府的遗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