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四月,气温渐渐回升,闽台民间信仰的交流也随之日益“升温”。

图片 1

十二日,台湾屏东里港双慈宫妈祖信众七十人赴妈祖故乡——湄洲岛朝圣观光;十七日,第三届海沧保生慈济文化节在厦门开幕,七千名来自两岸的信徒齐聚青礁慈济宫,共祭保生大帝;十八日上午,一千余两岸王氏宗亲身着汉服聚集在福州闽王陵前,焚香祝祷,同祭闽王王审知……

爱搞“文化台独”的蔡英文,拜的“中国神”能保佑她吗?

闽台民间信仰同根同源。台湾民众精神生活的民俗文化是民间信仰拜拜盛行,祖先崇拜诚挚深厚。台湾的民间信仰不同于西方与世俗生活分开的“制度化宗教”,而是一种深层次精神生活中的民俗文化,其内容经常与一般的生活混合,普及于文化的各方面。明末清初,闽南、粤东移民到台湾,同时将各地民间种种神明信仰移植台湾,如土地公、妈祖、关帝、观音菩萨、三山国王等等,台湾成为“众神的殿堂”。

台湾“中时电子报”26日发表台湾竞争力论坛学会理事长庞建国的评论文章说,民进党执政之后,为了搞“去中国化”,蔡英文和台当局官员刻意缺席许多具有“慎终追远”意涵的祭典。

移民到台湾,在当时航海技术、设备落后的情况下,要渡过风高浪急的海峡,凶吉难下。于是,移民随船供奉妈祖,以求平安抵台。到台后,自然把妈祖供奉于庙宇。从此,妈祖信仰启蒙及台湾,形成许多以不同妈祖为中心的祭祀圈和大规模的供香、割香活动。

例如,蔡英文就职之后,就不再遥祭黄帝陵,也从未出席祭祀孔子的大典;台当局“内政部长”缺席祭祀郑成功的典礼两年之后,因为地方人士抗议,才在今年又到了台南参加祭拜。不过,郑氏宗亲显然对民进党已经失望透顶,决定自行在郑成功墓碑遗址处,结合海峡对岸举办大型公祭活动。

妈祖,原名林默,是宋代莆田湄洲岛的一位民间妇女。据传,她通晓天文、医术,平素急公好义,扶老济困,民间流传着许多妈祖驱恶扬善、扶助百姓的故事。她为救海而捐躯之后,乡亲们便在岛上为她修了一座庙宇奉祀。老百姓出于对妈祖助人为乐、济世救民的向往,把她塑造成一位保佑平安的海神形象。台湾的妈祖崇拜极为普遍,以妈祖为主神的庙宇多达509座。每逢妈祖生日,各地妈祖庙都在这一天前后举行隆重祭典,绕境游行,称之“迎妈祖”。

诡异的是,爱搞“文化台独”的蔡英文,在民进党领导人初选期间,却密集地安排拜庙行程,走遍台湾的大小庙宇,借由参拜各路神明,来争取地方势力的支持。我们相信,蔡英文在焚香祝祷的时候,一定会祈求神明保佑她能击败赖清德,赢得民进党的初选。

台湾最基层的地域神是土地公,又称福德正神,各乡村都有土地公庙保护各区域的安全,祈求土地平安,农作物丰收。台湾有句话说:“田头田尾土地公”。在乡村进村路边常见立一块宽30公分-40公分、高80公分-90公分的石碑,上面只刻土地公或福德正神字样,连神像也没有(闽南一带也同样可见),因有所谓“有土即有财”之说,福德正神也成为财神,被商人所信仰。土地公庙很多,据调查,以土地公为主神的庙达669座。可见,土地公信仰之普遍,富有亲和力。

现在蔡英文如愿胜出,不知她是否会把胜选的部分功劳归给各路神明,然后找机会再去各个庙宇还愿。只是,神明如果有知,恐怕不会欣然接受她的再度到来。因为,对于众多神明来说,搞“台独”而数典忘祖的蔡英文,根本就不应该踏入庙宇的山门。

移民到台湾定居下来,为了求得生存与发展,需要互相团结,以便开垦荒地,对抗豪强劫掠。因此,重信义的武神―关公,恰好满足他们的需求,成为他们的精神依托和崇拜偶像。清朝统一台湾后,统治者为了安抚民心,巩固统一的局面,大力提倡忠教节义,鼓励民间崇拜关帝,关公信仰在台湾日益发展起来。关帝既是道教之神,玉皇大帝的近侍;又是佛教之神,护法伽蓝;同时还是儒教之神,文昌帝―文教守护神。据1960年调查,台湾供奉关帝的庙宇共有192座之多。台湾进入工商资本主义社会后,频繁的商业交往需要建立新的人际关系。因关公被认为重信义之神,可藉以整合商业社会,于是,关公崇拜便流传起来。现在,我们在北京、厦门等地常可以见到台商企业和餐馆供奉关帝神位。在台湾,城市和市郊纷纷建起关帝庙。90年代关帝庙发展到481座。这些关帝庙大多是从闽南东山岛铜陵的关帝庙分灵过去的。80年代两岸放宽往来以后,台湾信仰者纷纷到东山关帝祖庙拜谒。1995年1月11日,东山“关帝圣君”应邀赴台,参加了“台湾关帝大庆典”,并“巡访台湾”,历时6个月,在台湾及海外引起了强烈的轰动。

台湾人口95%是先后从大陆移民过来的汉人,台湾各地方的庙宇几乎都是先民们从大陆带过来的信仰。中国民间信仰基本上是把对人世间有贡献的古人,在其往生之后建庙供奉,敬为神明。所以,台湾的庙宇里几乎都供奉着不同朝代的大陆人。

台湾民众对观世音菩萨的信仰也很普遍。佛教里的菩萨原为“善男人”。中国的佛教徒在唐代,为吸引妇女信佛,宣称即使女身也照样可以成佛作菩萨,而塑造出女观音的形象。台湾先民入台时将闽南人奉祀观音的习俗传入台湾,称观世音菩萨为观音妈、观音佛祖、大慈大悲观音菩萨。观音形态很多,最为民间尊奉的是白衣观音,即送子观音。80年代以观世音菩萨为主神的寺庙为557座,遍及全岛。信奉观音佛祖的人不必是佛教徒,也不需念佛经,只要心诚,照样可以受庇佑。

例如,每年出巡都会带动众多信徒追随銮驾的妈祖娘娘,本名林默娘,是宋朝初期福建泉州湄州岛人;许多政商界人士爱供奉的关圣帝君关羽,是三国时期山西运城人;保生大帝吴本,是宋朝时期福建泉州人;开漳圣王陈元光,是唐朝时期河南固始人;清水祖师陈昭应,是北宋时期福建泉州的高僧;三山国王是广东揭阳三座山-巾山、明山、独山-的山神;五府千岁是李大亮、池梦彪、吴孝宽、朱叔裕、范承业等5位唐朝的开国功臣;至于玄天上帝、九天玄女、和中坛元帅等等,则是道教里的神话人物,来自于中国传统的典故。

客家人崇祀的神明并不多,主要信仰三山国王,因而有三山国王庙的地方就有客家人,是客家人的守护神。三山国王是山神的尊称。据传说,粤东潮州的三山之神,多次现身,协助官军平定贼乱,故受敕封为三山国王。台湾以三山国王为主神的庙宇有135座。其神像一位是红脸,一位是白脸,一位是黑脸,前两者均文质彬彬,后者则双眉紧锁,怒目远视,威风凛凛。

换句话说,蔡英文去到台湾的庙宇参拜时,拜的都是中国传统中的人物,都有着大陆的渊源背景。当年先民把这些神明从中国大陆请来台湾,为的是接续故乡的香火,保住老家的根脉,是为了不忘本。我们敢断言,如果这些神明有知,不会欢迎蔡英文踏进山门。

如上述,台湾的先民们迁移台湾,面对严酷的自然条件和社会动乱,将其故乡的神明带到台湾,祈求超自然、支配万物的神明庇佑。这些神明有的慈悲为怀,有的驱恶扬善,有的保护安全等等,对信仰者劝善积德。除上面介绍的之外,还有如天公、王爷、城隍爷、玉皇大帝、保生大帝等众多的神明,所祀的神明之多,拜拜之盛,超过诸神的故乡福建。这些神明信仰没有共奉的典籍,更没有固定的入教仪式,而是融汇到人们的生活和风俗习惯中,成为一种世俗化、生活化的信仰活动。崇祀者不像基督教徒、佛教徒那样是排他性的一神教信仰者,而是开放的多神信仰者。民间信仰本身就是儒、佛、道混杂体。信徒们在神明面前充满敬畏之情,祭祀、供牲礼、进香,祈求个人和家庭的福祉,或祈求神明保佑国泰民安、五谷丰登及为民众消灾赐福;有时也向神明许愿和还愿,计价还价,还谋略经由某些禁忌和巫术去能动地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些行为虽是为生存和幸福而进行的挣扎,但属迷信、愚昧。随着人们科学知识水平的提高和社会稳定,经引导,迷信将会逐步消失,神明信仰会健康发展。

中国传统文化融合了儒、释、道3家,但以儒家为主流。孔夫子对于超自然领域采取的是不可知但敬天畏神的态度,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可是必须要“敬神如神在”;更强调人要“慎终追远”,不要忘本。台湾庙宇里供奉的神明或许不同,但是这些来自大陆的神明都有着切割不了的中华文化渊源,一定会反对欺祖忘本的“台独”。

民间信仰

我们不晓得蔡英文是抱持什么样的态度踏入了这些庙宇,当她面对象征中华文化传统和神州大地渊源的神明时,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拿香祭拜,我们能确信的是,看到这位“辣台妹”貌似恭谨的伫立案前,众神不会欣慰,只会摇头叹息。

民间信仰与纯宗教不同,它没有统一的教义、教理系统和礼仪系统,信仰者也不出家,信仰者的主要目的是消灾灭厄,祈求平安和财利,其信仰系统更加复杂。台湾民间信仰也是随闽省移民的迁移而传进台湾的,在台民间所崇拜的神祗,绝大部分与福建地方神有着密切的关系。

图片 2

台湾的庙宇据统计超过15000座,除了中国传统神明以外,诸如天上圣母、广泽尊王、观音、佛祖、保生大帝、开漳圣王、福德正神等,都属于泉州、漳州、汀州各地民间供奉的神明。而最有影响力的天上圣母,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妈祖,一直是南方沿海一带居民信仰之航海守护神。自从宋代以来,中国历代帝王对妈祖的封赐近30次,褒封她为天妃、天后、天上圣母或天后圣母等。妈祖的信仰传播很快,宋代在福建就建有10余座妈祖庙,福建的沿海居民有迁徙台湾的,首先需要在惊涛骇浪中漂泊,妈祖就成了人们虔诚祈祷的神明,许多移民奉持着妈祖神像来到台湾。平安抵达台湾的移民,更是感激妈祖的保佑,纷纷在聚集地建祠奉祀,妈祖的信仰区域也随着闽省移民的足迹不断扩大。今天的台湾,主祀妈祖的宫庙已达500座,而每年的妈祖诞辰日,台湾各地都会组成进香团回到福建的湄州妈祖祖庙“谒祖”。甚至在日据时期,闽台妈祖信仰的交流也没有停止过,总有一些信徒不顾日本殖民者的禁令,渡海进香。比如在1922年,台湾人施福联等人就带领彰化县鹿港天后宫进香团,从基隆搭船前往湄州“谒祖”。当时他们打出的口号是“祭妈祖,怀故土”。闽台妈祖信仰的交融一直有着深厚的情结,上世纪80年代,台湾妈祖进香团即冲破台湾当局的阻力赴湄州妈祖庙进香。1989年5月,台湾宜兰县就有19艘渔船载着224名信徒直航湄州,并且迎回了祖国大陆妈祖祖庙的“38尊小型妈祖像和两尊大型神像。”进香团返台时,台湾全省赶来迎接的信徒成千上万,人手一香,敬拜的队伍竟有3公里长。这热烈的场景,充分表现了闽台间数百年来妈祖信仰的交融关系。

资料图:蔡英文团队拜公庙

而其他被民间供奉的神明,则有以下几类特点,一是历史上大多真有其人,如“广泽尊王”,姓郭名忠福,福建泉州府人,世居郭山之下。再如“开漳圣王”,也即唐朝开设漳州的首任刺史陈元光,更加熟悉者如关帝等。二是在民众心目中可以帮助拒盗驱邪、除害治病、消灾解难。如城隍老爷、福德正神、助生娘娘等。三是这些神明大多蕴涵着崇善惩恶的儒家伦理道德内容,他们刻苦耐劳,建功立业,保民济世,忠勇慈孝,如:关公,三忠公(南宋末年的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甚至像唐朝时候中原地区死守睢阳,抗拒安史叛军的张巡、许远也在祭祀的神明之列。

目前,福建各地每年举办的妈祖文化旅游节、关帝文化节、保生慈济文化节、开漳圣王文化节等种种活动,以民间信仰为纽带,搭起一个个促进两岸民间交往和文化交流的平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