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白起和王翦谁更强?不要比较了,司马迁已给出答案

白起,作为战国时期秦国的将军,为秦昭王征战无数,讨伐六国,使六国人民闻风丧胆;作为统帅将领,他善于用兵,一生征战三十七年,并且毫无败绩。这不仅仅是用“出色”就能形容的了的,他是当之无愧的——战神。

不知是谁最早把“杀神”、“人屠”的标签贴给了白起。从那以后,很多人对白起的印象等于“嗜血好杀”的屠夫,约等于每战不留活口、走一路屠一路的狠角色。把历史人物简化成一个以偏概全的刻板印象,有利于扩大传播力度,但不利于我们全面了解其人。

战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割据时期,也是各个领域发展的黄金时期,史称百家争鸣。在这个时期,涌现了许多流传后世的人物,白起和王翦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两人都是秦国名将,虽不是同一时代,却都战功赫赫。

白起是秦武公的嗣子公子白的后人,从小家里长辈就希望白起长大像武器一样,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统帅、将领。长大后,白起也没有辜负长辈的希望,从小便开始从军打仗,并且屡立奇功,成为受朝廷重视的一名优秀的将军。

《史记》的《秦本纪》《白起王翦列传》《穰侯列传》《六国年表》以及《赵世家》《魏世家》《韩世家》等篇与《战国策》都有关于白起的出战记录。白起的作战风格是否只有“杀杀杀”?统计一下他的出征记录就清楚了。

中国史 1

白起,善于用兵,并且对行军打仗有着独特的天赋,再加上白起从小沈默寡言,隐忍果断。在战争中,他的这些天赋体现的淋漓尽致。白起从军三十七年一来,征战无数,杀敌无数,更为重要的是,他不仅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历史上战绩最辉煌的将军,更是历史上唯一的有不败战神之称的将领。

白起首次在史书中登场是秦昭王十三年,“白起为左庶长,将而击韩之新城”,无斩首记录。(《白起王翦列传》)

秦昭王十四年,“左更白起攻韩、魏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又虏其将公孙喜,拔五城。起迁为国尉。涉河取韩安邑以东,到乾河”。(《白起王翦列传》)

秦昭王十五年,“大良造白起攻魏,取垣,复予之。攻楚,取宛”,无斩首记录。(《秦本纪》)

秦昭王十八年,白起“攻魏,拔之,取城小大六十一”。《白起王翦列传》称此事发生在秦昭王十五年,《六国年表》则记为秦昭王十四年,皆误。此战是白起、司马错、魏冉三人联手攻魏,无斩首记录。

秦昭王二十五年,白起攻赵,夺取兹氏、祁县,无斩首记录。

秦昭王二十六年,白起攻赵,拔蔺县与离石要塞,无斩首记录。

白起,从秦昭王十二年(前295年)入伍,到为秦昭王五十年(前257年)自刎,将近40年的军旅生涯,从未一败。伊阙之战击败韩魏联军,斩首24万;鄢郢之战击败楚国大军,斩首近10万,楚国被迫迁都;长平之战击败赵国,斩首45万。这三次大战,让楚、赵、魏、韩损失惨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短时间内再也无法与秦国抗衡。

并且,白起,打赢得战役,还有更多的是以少胜多,白起不仅有高超的战术,还有高明的战略,目标明确,能够“稳、准、狠”的歼灭敌对国,取得绝对性的胜利。不仅如此,白起指挥的战争的规模很大、也很残酷,简直在历史上、乃至世界上都鲜有能比者。

上述两场战争没有被计入《秦本纪》和《白起王翦列传》,但在《周本纪》与《战国策》里有提。杨宽先生在《战国史料编年辑证》称:“《赵策三》第四章云:‘秦攻赵,蔺、离石、祁拔,赵以公子郚为质于秦。’皆以蔺、离石连称。盖蔺与离石同时为白起所拔,时在周赧王三十四年,较白起拔祁与兹氏迟一年。”

中国史 2

可以说,在当时那个“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的战国末期来说,白起是当之无愧的“战神”,同时,白起也为秦国创造了中国兵法的最高实战典范。

秦昭王二十七年,《秦本纪》载“白起攻赵,取代光狼城”,《六国年表》称“(赵惠文王)十九(年),秦败我军,斩首三万”,可见此战赵军被斩首三万。

秦昭王二十八年,《白起王翦列传》载“白起攻楚,拔鄢、邓五城”,《秦本纪》记载大同小异,但没提斩首。然而,《水经注》称白起攻打楚国陪都鄢陵时用水淹战法杀死楚国军民数十万。这个战果存在争议。

秦昭王二十九年,白起“攻楚,拔郢,烧夷陵,楚王亡去郢,东走徙陈。秦以郢为南郡。白起迁为武安君”,无斩首记录。(《白起王翦列传》)

秦昭王三十年,《白起王翦列传》称“武安君因取楚,定巫、黔中郡”,《秦本纪》称“蜀守(张)若伐楚,取巫郡,及江南为黔中郡”,应是白起与张若协同作战,无斩首记录。

秦昭王三十一年,“白起伐魏,取两城”,无斩首记录。(《秦本纪》)

秦昭王三十四年,“白起攻魏,拔华阳,走芒卯,而虏三晋将,斩首十三万。与赵将贾偃战,沈其卒二万人于河中”。(《白起王翦列传》)

秦昭王四十三年,“白起攻韩陉城,拔五城,斩首五万”。(《白起王翦列传》)

秦昭王四十四年,“白起攻南阳太行道,绝之”,无斩首记录。(《白起王翦列传》)

秦昭王四十五年,白起“伐韩之野王。野王降秦,上党道绝”,无斩首记录。(《白起王翦列传》)

秦昭王四十七年,“秦使武安君白起击,大破赵于长平,四十余万尽杀之(前後斩首虏四十五万人)”。(《秦本纪》)

白起的成就很直观,数据可以说明一切。整个战国时期,因战争死亡的士兵约有200万,仅白起斩首就达到95万,差不多占据一半,因此,白起也被称为“杀神”。除此之外,他还掠夺城池70多座,大小几十场战争,无一败绩。相比而言,王翦的数据要逊色一些,但是成绩却更好,秦灭六国中,有五国是王翦和儿子灭的。

走在长平古战场上,周身笼罩着一层寒冷与荒凉,四周是连绵起伏的山丘,更加衬得战场的寂寥。除却萧瑟,还是萧瑟。

白起亲自领兵出征16次,真正明确记录斩首的战绩只有中国史 ,5次,伊阙之战、光狼城之战、华阳之战、陉城之战、长平之战。如果加上无斩首记录但确实大量杀伤敌军的鄢郢之战,也只有6次。

中国史 3

长平之战可谓是经典之战,他是我国历史上最早、规模最大的包围歼灭战。这是在赵国和秦国之间展开的斗争,当时赵国的将领是赵括,秦国的统帅就是白起。而参战人数也是历史上相对来说比较大的一场战争。其中赵军参战四十五万余人,秦军大兵少说也有百万人。此次战争是赵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同时也另秦国军事、政事方面的实力大幅提升,为各国统一推进了进程。

由此可见,白起采用歼灭战法的战争只占了37.5%的比重。他“斩首”时必得城池土地,但拔城夺地时未必次次“斩首”。当然,这些城池的守军在战斗中肯定有伤亡,只是不计入“斩首”。

很巧的是,两人都属于战国四大名将。因此,总有人拿两人比较,直到如今,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这场战役是古今中外战争史上,规模最大、手段最残暴的一次战役。最主要的是因为,这场战役,赵国兵败,四十余万的兵士都被杀死。这一点是广被后人所议论的。难道坑杀赵兵四十余万是最正确的选择吗?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据史书记载,其实,坑杀降俘并不是白起的主意,在坑杀之前,白起有向秦昭王请求,也是通过请求才将赵兵坑杀的。

也就是说,在白起大约三十七年的将军生涯里,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歼灭战只有伊阙之战、鄢郢之战、华阳之战、长平之战四次;斩首数小于等于五万的小规模歼灭战两次,剩下的都是不以大量斩首为目标的攻城略地战。单凭这点,我们就不能说白起每一战都追求大量斩首,更没有那种“攻一城屠一城”的屠夫思维。

白起是歼灭战的宗师,他的作战特点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而是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甚至不顾自身伤亡,在秦昭王时期,白起完成了削弱六国的使命,为后来秦灭六国打下了基础;王翦打的是灭国战,数据没有白起好看,但是效果很不错。

白起是个善于用兵的人才,在长平之战中体现的淋漓尽致。白起在跟赵军对抗之前,先认真分析当前局势,以及两国的兵力,然后再采取措施。白起先令先行军跟赵军正面对抗,然后再让大部分兵力向后包抄赵国的军队,完成一场完美的歼灭战。可以说,白起打仗“稳、准、狠”。他目的明确,所以能够很精准的对敌人穷追猛打。所以,才有长平之战的胜利。

此外,大家通常都默认白起从不俘虏敌军士兵,务求全部消灭在战场上。但史书记录表明:白起有俘虏敌将的习惯。只要敌将没有战死阵前或逃脱,白起往往选择生擒而不是杀死。

中国史 4

《白起王翦列传》是司马迁着写的《史记》中的一篇关于白起和王翦的列传。白起是个战功赫赫的秦国将领,在秦朝征战六国,历史上对他的评价有好有坏。有人因为他坑杀四十万降卒而评价白起不是名将,也有人因为他军事上高超的战略谋划而称赞他是兵家奇才。

例如,他在伊阙之战中虽将韩魏联军斩首24万,但俘虏了联军主将公孙喜(百度上那个公孙喜宁死不屈被白起杀害的段子原始出处不明,可信度极低)。而在华阳之战中,白起俘虏三晋将。按照《赵世家》说法,赵将贾偃应该是被俘虏了,只是两万赵军被杀死沉河。

白起和王翦都完美地完成了历史使命,如果将两人调换,可能就会乱套。王翦没有白起的歼灭能力,不能大幅度削弱
六国的有生力量;当然,如果用白起替换王翦,秦灭六国之战中,结果可能让人意外:六国还没灭完,秦国的人就先死光了。

那么在《史记》中是怎么记载的呢?

结合白起的惯例来看,如果赵括没有中箭身亡,最终结局要么是投降要么是被俘。值得一提的是,长平大战是白起第一次有明确记录的大量俘虏敌军士兵(因为赵军余部主动投降)。

中国史 5

“善用兵,事秦昭王。”是开篇第第二句话,主要是说,白起擅长行军打仗、排兵布阵,在秦昭王底下办事。点明了白起的军事才能。文中还介绍了白起是如何的在战争中获胜,又是如何的夺取韩、赵、魏、楚大片领地的。首先,在读取韩国的时候,是在昭王十三年的时候,然后再攻占楚国都城时,烧毁了楚国先王的墓地,并且大获全胜。也因此被称为“武安君”。之后,白起有连续夺得很多的城池,歼灭敌人无数。《白起王翦列传》中还主要针对白起的长平之战做了讲解。长平之战是白起的重要一战,他在本战中采取了迂回、运动的战略战术,大败赵军,并坑杀俘虏四十余万人,这种举动举国震惊。这也是后人讨论的地方。

那么除此之外呢?白起是不是完全不考虑抓俘虏呢?

那么,白起和王翦到底哪个更强?其实,司马迁早就给出了答案,在《史记·白起王翦列传》中这样评价两人: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就是说,两人各有优劣,难分高低。

《白起王翦列传》是司马迁撰写的。司马迁在叙述这件事的时候采用的是重点事情横剖面的写法,详细记载重要的事情,同时用不同的笔墨记载白起与王翦的不同事件,记载的事情毫不雷同各有千秋。

不见得。因为,他为秦国扩张了好几个郡的地盘,所拔城池的军民自然也就是他的俘虏。

参考文献:《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需要指出的是,没有直接证据表明白起有屠城的恶习。否则的话,《史记》肯定会用“屠之”而不是“拔之”来记录他的攻城战。“拔城”与“屠城”是两个差别很大的表述,前者不涉及战后屠杀报复行为。

责任编辑:

伊阙之战后,白起连续攻打韩魏,为设立河东、河内两郡奠定基础。而破楚之后,他更是将原先的楚国腹心地带变为了南郡。这些新郡县的总人口数目不详,但都是人口较为稠密之地,户口数量相当可观。

其实,想一想长平之战时贡献巨大的秦国河内郡民众(秦昭王赐民爵各一级的那批参军的十五岁以上男子)就知。

他们大多是白起等将在秦昭王四十三年至四十五年俘获的人口,改入秦籍。韩国上党民不乐为秦民,于是在郡守冯亭的带领下降赵。但原先韩国南阳、野王一带的河内郡民众,却站在秦国一方。

更进一步说,河东及河内部分地区老一辈人,大多是从秦昭王十四年至秦昭王二十一年期间被白起、司马错、魏冉三人合作俘虏的韩魏民众。再加上故楚腹地的南郡民户,白起一生中虏获的人口数很可能比他的斩首数更多。

此外,我们不应该忽略当时的一个社会背景——各国的奴隶的主要来源是战俘,比如秦国的“隶臣妾”。尽管我们不清楚隶臣妾在秦国社会中的总数,但从你出土秦简来看,秦国不少低级爵户甚至无爵士伍家的户籍薄上都有隶臣或隶妾的身影。

秦昭王时期,白起、司马错、魏冉等将相打下的新领土相当于增加了一个秦昭王初年的秦国。土地与人口的大幅度增长,必然也会让秦国隶臣妾的绝对数量有所增加。秦昭王时期的大部分战争是白起指挥的,试想,如果他只杀人不俘虏,秦国光靠处罚本国罪犯,恐怕不会有那么足够的隶臣来满足新郡县的社会需求。

总之,武安君白起虽然重视大量消灭敌军的有生力量,但并不是每战都追求斩首。他在攻城略地时很少斩首,更多是打得敌国军民俯首称臣。纵然是打大规模歼灭战时,只要有机会,白起就会设法俘虏敌军将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