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湘西12月19日电(记者
龙军)今天下午,作为首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的一部分,民俗摄影现状与民俗学意义上的影像追求论坛在此间举行。中国摄影报副总编辑、摄影评论家柴选表示,优秀的民俗摄影作品应该成为民俗学、社会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人类学、历史学、民族学等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重说民俗摄影

民俗摄影,作为一门年轻的摄影门类,与其它摄影虽有不少共性,但又有许多个性即特殊性。民俗摄影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有自身的内在规律。掌握并适应这些规律,就能在民俗摄影实践中取得主权,从而使自己的民俗摄影水平不断进步,不断有所创新。要搞好民俗摄影需要遵循的原则和注意的问题比较多,如提高摄影技术、技法等,但主要应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

  令柴选感到忧虑的是,现在的部分民俗摄影工作者对民俗学知识和所拍题材见解粗浅,拍摄思路也长期停留在唯美化表现的层面,因此难免造成对任何仪式都只关注最有气氛或最具代表意义的决定性瞬间,对民俗的理解只停留在婚丧仪式、节庆表演等肤浅层面,甚至只关注少数民族题材。而且,一些拍摄者还存在不尊重当地风俗习惯,违背民族习俗的行为。

图片 1

图片 2

  柴选说,合格的民俗摄影工作者,应该对民俗文化有一定的知识储备,有更多的民俗观察力和民俗学意识,对于具体事象的形成、发展及其与地域、历史文化的渊源等有深刻理解,能深入探究、穷而后工地把握民俗的深厚内涵。

放赦扛神的人们 刘岗 摄

《奶茶飘香》张繁勤摄

  说民俗摄影,一定得先从民俗学入手。民俗学是专门研究民俗事象的学问。1846年,英国考古学家汤姆斯(W.J.Thoms)将撒克逊语的Folk(民众)和Lore(知识)合为一个词汇,正式提出民俗学(Folklore)概念,随后渐渐为国际同业所承认和使用。

一、要学点民俗摄影理论

  中国的民俗学研究从近百年前诸多有着留洋背景的学者专家结合国学研究等启动,到钟敬文等诸先生的着力推动,至今已蔚然成风。

从严格的意义上讲,以民俗事象为题材的摄影作品不一定都是合格的民俗摄影作品。因为,民俗摄影具有极强的学科边缘性,它既是民俗学、社会学的组成部分,又与人类学、历史学、考古学、民族学等学科相联系,其自身也涉及摄影艺术的许多门类。所以,民俗摄影工作者需要具备多方面的知识,具有一种特定的民俗文化的观察力和极强的民俗意识,对具体民俗事象的形成、发展及其与传统文化的关系能有较深刻的理解,才能准确地把握民俗事象的深厚内涵,拍出优秀的民俗摄影作品。

  民俗涵盖着世俗生活的各个层面。除对民俗学理论和歌谣、故事等无法加以表现外,同文字一样作为民俗学研究记录工具的摄影,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和可供发挥的空间。从人们平日的衣食住行,到各式各样的人生礼仪、节庆活动、宗族村落、生产活动、市井商贸、信仰禁忌、社火戏剧、游艺竞技、民间庆典……皆可入镜。优秀的民俗摄影作品应该成为民俗学、社会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与人类学、历史学、民族学等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合格的民俗摄影工作者,应该对民俗文化有一定知识储备,有更多的民俗观察力和民俗学意识,甚至对于具体事象的形成、发展及其与地域、历史文化的渊源等有深刻理解,能深入探究、穷而后工地把握民俗的深厚内涵。从这个意义上看,在大量专家学者田野考察和社会调查中拍摄民俗影像资料外,民俗摄影在民俗学、社会学和摄影层面的价值,都需要正确反思和重新考量。

就目前我国民俗摄影队伍而言,不论是有一定资历的中老年摄影工作者,还是众事摄影经历不长的年轻人,可以说,绝大多数都是初涉民俗摄影这一领域,对有关民俗摄影的理论知识普遍比较缺乏,对诸如什么是俗学、民俗学包括那些内容,民俗摄影的特性、内涵、原则及应具有的技术技法等比较模糊。致使一些同志的创作思路长时间停留在单纯为了猎奇而纪录或囿于唯美的艺术创作。

  1928年12月25日,历史学家顾颉刚与余永梁合作完成的中山大学语言历史学研究所的工作计划书第四部分专论民俗,其第七条计划写道:编印民俗学丛书及图片……至于图片,亦应多多编印,以广流传。

有的认为,民俗摄影就是到少数民族、边远落后的地方去拍摄,汉族、内地、城市没有什么民俗题材可拍;有的在拍摄过程中,舍本求末,不得要领,使得许多难以遇到的拍摄良机失之交臂;有的干脆这也拍,那也拍,似无头苍蝇到处乱撞,带有很大的盲目性,结果片子消耗不少,收效甚微;还有的由于不大懂民族政策和当地民俗习惯,到民族地区采访闹出笑话,有的甚至违反当地的民俗禁忌和国家民族政策,引起民族地区的不满,造成了民族矛盾。如此种种,虽现象各异,但却说明了一个共同性的问题:缺乏民俗知识,缺乏民俗意识,一句话,缺乏学习。这就从中得出一条结论:从事民俗摄影,不下一定气力学点民俗知识是绝对不行的。许多颇有摄影经验的同志经过一段波折后曾发出这样的感叹:“搞民俗摄影,不学点民俗学知识就不知道哪些该拍,哪些不该拍,应该从哪个角度拍,通过学习才明白,原来民俗摄影的题材如此之广,范围如此之大,既大有作为,又大有学问。”

  与民俗学声名渐隆的趋势相比,民俗摄影的境遇并不那么乐观。前辈对图片多多编印的需求,促成了后来民俗摄影的蔚为大观,但在繁盛兴旺之后的泥沙俱下,约略形成今时之悄无声息的局面。我们不否认包括人类贡献奖等在内的摄影活动,为民俗摄影提供了更大舞台,促进了优秀民俗摄影作品传播,但从更宽泛的角度,从民俗成为与风光并列的通用摄影题材的现状来看,摄影界的作为相对于民俗学研究,相对于影像作品在传播民俗文化方面的需求,还是有些跟不上──这也是民俗摄影不被更多重视和关注的原因之一。

实践证明,从事民俗摄影须着重学习以下基本知识:一是民俗学,通过学习弄清什么是民俗,民俗学及民俗的范围;二是学习民俗摄影的有关理论知识和拍摄技法;三是学习有关民族政策,了解我国各民族的形成、发展及其主要的民俗民风特征及民俗禁忌,熟悉国家对各民族特别是少数民族的有关政策。应当指出的是,即便是从事民俗摄影有相当资历的同志,在采访前还要先期学习有关民族政策、民族习俗,民族心理。过去由于宣传内容与研究资料的界线不清,本应作为内部学术研究资料的却拿来公开宣传,结果虽满足了一些读者的猎奇心理,扩大了刊物发行量,但却严重伤害了少数民族同志的感情。

  在新载体不断涌现,各种影像手段极大丰富的前提下,民俗摄影应该产生更多具有知识性、系统性和一定审美价值的独立文本,但我们看到的,却是热闹中的式微,以及种种与民俗文化相关的摄影异象。

图片 3

图片 4

《祭天》李鸿雁摄

  这样的民俗已是常见的摄影题材 贾世华 摄

本文只所以不惜笔墨地论述学习的必要性和重要性,正是由于它实在是从事民俗摄影必须的先决条件和最基本的要求,大概也是与从事其它摄影的显著区别之一。

  消费化

二、要具有两个感情

  每一个旅行者和摄影者都会在中国大地上看到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大趋势下的种种民俗消费景观。不用说那些断章取义的表演,不用说那些已成消费式体验活动的风俗,不用说民俗村之类概念已深入每一寸乡土,不用说本属虔诚的仪式被消费主义带来的嬉皮感所消解,不用说现代生活方式的侵袭和为了生存的妥协与改变让众多事象正快速消亡……单单与摄影相关的种种现象就足以让我们看到消费潮流对传统的影响:

民俗摄影工作者的对事业的感情与对被采访对象的感情,是决定能否克服一切困难,能否拍出感人至深照片的重要因素。

  ──几乎摄影者目力和脚力所及的所有地域,向拍摄者索取钱财已成为被摄者的生财之道之一,尤其是民俗丰厚之地,据说都是摄影家训练出来的;

拍摄民俗照片,必须深入民俗活动的生活中去,特别是到那些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地区采访拍摄,需要作者具有吃大苦,耐大劳的坚毅品格与顽强精神,而这些又来源于作者对民俗摄影事业的高度责任感和事业心。很多同志以为民俗摄影首先要解决语言问题,实际,在经济、交通发展迅速的今日,即使再偏远的山寨,也可以找到翻译和向导,而考验民俗摄影工作者意志的正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缺的吃饭、睡觉、走路三大要素。入乡随俗,你能到藏区喝酥油茶、吃糌粑吗?在生活艰苦的环境条件下,能一个星期甚至十来天地把土豆又当菜又当饭来与老百姓共处吗?睡眠是恢复工作必不可少的条件,可是在条件较差的山区,没有床甚至没有被还有各类小动物的干扰,或者十多人乃至几十人共享一个大帐篷甚至露宿,你能保持足够的休息来维持连日紧张的工作吗?再说走路:过溜索,骑马,攀越白雪皑皑的山脉,背上几十斤重的摄影器材,连续几天或十几天的步行,所有一切构成了民俗摄影工作者的艰辛的工作写照。民俗摄影的收获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有时甚至是宝贵的生命。如果对民俗摄影事业没有足够的认识和对事业的深厚感情,也许一个跳蚤就会把你吓回去。

  ──民俗表演成为摄影采风的必备项目,各地的摄影节庆活动为吸引参与者,好像不安排点民俗表演就对不起四面八方的来客;

至于民俗摄影工作者第二个感情就显得更为主要。这个感情问题实际也就是立场问题,无论是哪个民族,即使是最贫困、最弱小、最偏远的民族,采访者都应对他们抱着诚恳、平等、尊重的态度,只有这种态度才能被他们接受,才能受到他们的信任。一个人迹罕至的偏远小山寨,来一个外人是会有“轰动效应”的,很久以后,甚至几十年,上百年后都会由爷爷传诫子孙,某某汉人是我朋友,某个汉人是骗子,他们待人的态度是认真的,甚至是刻板的,是凭感情来认识的。对待被采访对象最好的方式是诚意,有诚意就不必怕误会,有诚意就可以交朋友,有诚意就会培养出深厚的感情。一旦与被采访者之间有了感情,你就不会去拍猎奇的照片,哪怕拍一间破茅屋,拍一位破衣烂衫的劳作者,也会充满了温馨,充满了人情味,你就会从现实的贫困中找出他们和昔日的不同与发展,你就会从相对的落后环境中发现在现代城市里已经难以找到的情感与信任。你就不会嫌脏,你就不会嫌穷,你就会把充满诚意的镜头去寻找能反映他们真情实感的一举一动,去对准他们虽然贫困,但却认真而火热的生活,你也会在这样的采访中获得升华的快感,悟到更多人生的真谛,一切艰难困苦,一切生生死死的威胁都会被你那高于感情的采访热情所溶解。

  ──某些特色题材,已成为地方旅游推广的重点项目天天上演,组织拉纤、套马、放牧等大型场面等也成为摄影旅游景点的收费项目之一;

三、进行民俗摄影创作的两个要点

  ──特色民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迅速成为旅游主打项目,借用的多是形式光鲜的宣传照,无形中影响着公众的审美趣味;

1.就地就近为主

  ──旅游摄影本身作为一种娱乐化的消费,对拍风光还是拍民俗并不考究,只需拍得高兴,并没有深层次的研究思考;

随着经济建设的飞速发展及现代文明的冲击,许多传统的民俗事象在正在迅速消失,需抢救的民俗资料极多,需抢救的地域遍及全国,而从事民俗摄影的人力虽不断增多,但与面临的任务相比较,仍有杯水车薪之感。面对这一严峻的形势,我们应采取何种战略来完成“抢救性”的历史任务,确实是一个艰世而复杂的工程,它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但首要的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如何科学地使用现有力量,才能达到又快又好又省地完成任务之目的。对此,近年来已有许多民俗摄影同仁发表过见解。目前广大民俗摄影工作者可以做到的组织形式,应是坚持就地就近为主的拍摄创作的原则。这是较为理想的一种组织形式。这种形式有许多好处:

  ……

植根当地的民俗摄影工作者,具有许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可使创作得心应手,从容自如,有可能拍出具有深刻文化内涵的作品。作者对生活工作的家乡故土是最熟悉、最多倾注感情的地方,对当地的各种民风民俗最为了解,把当地做为自己的创作基地,经过充分准备,有步骤地将各种民俗事象作为特定的地域文化现象,深入观察体验,细微探索考证,用相机去揭示、展现、研究,一定能拍出更多的风格各异技艺品位具佳的民俗摄影作品,一定能出色地完成当地民俗抢救任务。这种形式,可省却到外地创作食、住、行等大量的开支,可减少到外地采访的诸多困难和不便。

  在这样的消费化热潮中,多数摄影者的状态可以概括为热情而浮躁。艺术品市场等诱惑,让过去扎扎实实沉下去拍照片的人,也因了影像专家见面会和图片交易等而变得功利起来,甚至为了迎合市场需求而试图突破自身能量与学识,走观念化的流行路子。

试想,在各地各级民俗摄影组织的指导协调下,全国各地的民俗摄影工作者及爱好者都来各守一地,全面搜集,坚持积累,然后再逐渐向周边地区延伸扩展,用不了多久,抢救民俗文化的“星星之火”就会在祖国的万里疆土形成燎原之势。

  固然,摄影作为传播媒介之于民俗的记录和介绍,是题中应有之义;固然,摄影普及而产生的众多服务行业和群众摄影现象在繁荣文化建设的同时促进了经济发展;固然,民俗题材图片勾起了更多想了解原汁原味中国,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欲望,带动了民族地区甚至是经济落后地区的旅游开发;但是,被新闻摄影界前辈蒋齐生先生称作大有可为的民俗摄影热潮却让消费主义在某种程度上占了主流,并在一定程度上掩盖和消解了其学术价值。旅美摄影评论家王瑞在一篇题为《民族文化的传承符码──关于民俗纪实时代历史的串联思考》的文章中写道:当民俗表演搞得隆重热闹,当摄影家因拍民俗而时髦轰动,那样的玩艺儿,多半沦为徒有其表的好看民俗赝品了。

当然,我们这里提倡就地就近为主的原则,并不否定适当地组织民俗摄影工作者外出开阔视野,结合创作进行业务培训、研讨、观摩或交流;也不排斥集中力量对某些老、少、边、穷地区及民俗摄影力量薄弱地区的民俗文化进行突击性抢救。因为,这些作法都是与加强摄影队伍建设,完成祖国民俗摄影的宏伟事业相一致的。但从宏观部署上,我们应提倡广大民俗摄影工作者把着眼点放在就地就近方面。

  其实,消费社会对于民俗造成的影响,也应该成为民俗摄影者关注的对象。中山大学教授邓启耀在关于河南摄影家王立力作品的评论《有趣的视觉错位》中,就介绍了2003年7月,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召开的人类学民族学世界大会上,亚洲的婚纱摄影现象被列为重点话题。

12下一页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曹卫东在一个研讨会上说:摄像机的镜头和人的笔一样,是有视角的,看你站在什么样的视角来面对文化素材。他说的是纪录片,对于民俗摄影亦应有振聋发聩之效。

相关文章